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五十章 琴虫

  不远处那具女尸正躺在冰面上,她的额头上被轰出一个鸡蛋大小的窟窿,地上没有一滴血,爆裂的冰末零星的散落在她那张还算俊俏的脸上。

  超子瞧着那具女尸说道:“差点害了我们,怎么处理她?”

  “随她去吧,也亏得她才把我们的内心深处给照亮了,食魄的尸首一旦和空气接触要不了多久就会自行散去,我们走吧”查文斌的脚步已经响起在冰面上,咔嚓卡擦。

  等到他们的背影消失在一个转角的时候,食魄也同时化成了一具白骨。

  沿途的壁画零星的散落在四周,有些是简单的字符,有些是异兽鬼怪,它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那便是彩色鲜艳,一抹血红。

  这趟的目的不是考古,他们也没有在这些远古时代遗留的杰作面前做过多的汪,这一路上查文斌都在和老王讨论一个问题:在色彩不是很发达的几千年前,他们是从哪里得到了这样多的红色染料,推断来推断去,查文斌说出了那个大家伙儿最不愿意听到的字:血!的确,在那个茹毛饮血的远古时代,血被认为是人的精灵用自己身上最宝贵的东西去祭祀或是供奉,才能体现出虔诚的信念。

  这往里又走了三里多路,不知是这人团结了气焰就高,还是真的就很顺,什么东西都没遇上,这算算走的路也不少了,他们多半已经进入了某座大山的深处。

  这按说随着越来靠里边的距离应该导致更低的温度,可查文斌发现四周墙壁上已经没了冰块,就更加别提有冰棱了,脚下不知不觉换成了干燥的泥土沙石,身上也逐渐开始出汗。

  这到后来就演变成了每走向前一步都能感觉到温度逐渐在提高,他们身上的衣服也从最开始的脱掉外套演变成了单衣,走了这儿,超子和卓雄以及横肉脸都打起了赤膊,查文斌和老王身上那件汗衫都能拧出水来。

  查文斌拿着早已融开的水壶猛灌了几口,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说道:“这也太反乘,前面还是冰雪世界,到这儿怎么就像是进了太上老君的火炉了?”

  老王那身子就更加别说了,胖子格外怕热,他使劲的扇着风,刚想把背靠在石头上倚着休息下,“哎哟”一声弹开,“这里连石头都是烫的,简直是冰火两重天艾我们不是走到了火山下边吧。”

  查文斌愣了一下:“这儿有火山吗?”

  老王想了想:“这座山应该是长白山的衍生段,长白山就是座火山,不排除有这个可能。”

  四周的石壁因为高温,颜色都有点泛红,周边也没有任何植物一路走来,鸟语花香的春,冰天雪地的冬,到了这儿俨然是高温似火的夏,短短一条不足十公里的山谷里竟然有着三种季节的表现,查文斌说道:“再往前走走看,要是温度太高,我看只能再找别的口子,不过既然有人曾经活动过,就证明我来对了地方。”

  走到后来,连他们脚底的鞋都觉得是踩在滚烫的炭火上,就在马上坚持不住的时候,远处悠然传来一阵“咕咕咕”得声音。

  超子和卓雄条件反射般的立马拔出枪做好防备,查文斌也做了一个停止前进的动作汗水如珠子一般不住的从额头上淋下,同时也迷离了双眼,因为过高的温度,地表就像是变形了一般,因为气浪的起伏而不停的颤抖着。

  超子在第一时间发现了情况,离他们不足五十米的地方,有一根“棍子”正立在那儿,那根棍子还时不时的左右摇晃着。

  “看那!”,顺着超子手指的方向,老王大惊失色道:“别动,那是赤蛇琴虫!”

  果然,那根“棍子”还时不时的吐着芯子,昂着的脖子上和普通的蛇脑袋并不一样,它的脑袋更加丑陋,似乎有两根类似与昆虫触角一般的东西竖立着。

  蛇拦路,自古便不是什么吉祥的事,这条怪蛇便和他们相持在这儿查文斌他们没有动,那蛇也不动,只是不停的“咕咕咕”叫着,像是在发出警告。

  “怎么办?”超子问道,以他和卓雄的身手,这个距离打掉它应该有九成把握。

  “老王你确定那是条琴虫?”查文斌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问道。

  “我年轻的时候,在戈壁滩的楼兰遗址进行一次考古,当时我们发现了一座深埋地下的王城地宫,并且发现了入口当我们队员到达地宫深处的时候,就有这么个东西在棺材边守着那会儿不晓得它的厉害,一个队员就拿棍子去赶,这蛇的动作出乎意料的快,凌空弹起一口就咬住了那队员的喉咙,当场毙命紧接着靠得比较近的人都被它在折之间全部袭击,被咬的人无一幸免全部当场死亡,后来我跟剩下的几个队员还有向导飞一样的跑了出来,听向导说这是太阳神的化身,是守护地宫的神,我们私闯地宫受到了惩罚再后来上报组织之后,又派了大量的人带着装备进行二次发掘,可是当地的向导无人再肯领路,我们只好自己行动结果花了三年的时间,把戈壁滩翻了一个底朝天,再也没有找到那个入口,我曾经到过的地方就像是在一夜之间凭空消失了,这件事也一直是我们悬而未解的一桩遗案。”

  查文斌拔出七星剑拿在手中说道:“太阳神的化身?有意思,这里这么热一般的蛇还真受不了,超子,我们慢慢走过去,要是在三十米左右它还不走,先开一枪警告,再不走马上击毙≠虫据说是有思维的蛇,聪明的很。”

  几个人小心翼翼的盯着那蛇慢慢移动着,超子和卓雄打头,手头上各自的家伙早已拿好,那琴虫看见有人过来,把脖子仰得更高了,“咕咕咕”的叫声也更加响亮。

  “妈的,还越来越凶的喂,再不走,超爷先打爆你的脑袋再一会儿烤着吃”超子这嘴巴向来是不干净的,看着那怪蛇还在耀武扬威的样子,老毛病又犯了。

  这隔着差不多也就四十米左右,那琴虫像是听到了超子的话,并且听懂了一般,把身子猛的向前一探,“呼”得一声吼,这是一个蛇类攻击的动作,像是再给超子回应。

  “还挺凶,嘿嘿”超子笑道。

  查文斌叮嘱道:“小心点,这东西不是那么好惹的。”

  这条琴虫光是仰起来的高度就跟横肉脸差不多高,还有半截在地上,足以矿泉水瓶子粗细,浑身赤红色,特别是它那脑袋,怎么看都跟螳螂挺像的在三十米左右的时候,它还保持那副攻击的姿态。

  “警告它一下”查文斌下令。

  “呯”得一枪射出,离那琴虫不足十公分的地面瞬间弹起一阵烟,大威力的子弹把地面都给轰出一个坑来,乱石四溅。

  那琴虫显然没见识过这种东西,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给惊得身子往后一靠现在在它的对面有四杆这样的武器对准着脑袋,只要它作出任何有攻击的动作估计就得迎接一阵枪林弹雨。

  那蛇果然给镇住了,慢慢的低下了自己脖子,重新回到了地面转个身子慢慢的向后方游去,很快就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超子收起武器笑道:“还挺实相的。”

  不过查文斌可不这么认为,既然它有来警告的意图,那么可说不准接下来还会遇上,这东西聪明着呢。

  “都小心点吧,要是再多上几条就麻烦了。”

  说来也怪,当他们走到那个弹坑的时候,一下子就觉得周围的温度开始下降了,偶尔还能有丝丝凉风传来,这可让查文斌他们开心起来了。

  再往前走,洞口豁然开朗了起来,紧接着当灯光照到一片乌黑的时候,他们还以为已经到头了,还是眼尖的超子喊道:“天呐,你们看,那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