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四十七章 失踪的人

  这一晚除了查文斌睡的很香之外,也就剩下那个醉酒的横肉脸了,其余几人各怀着心思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眠。

  吃道心不静则神不宁,一大早的当查文斌伸着懒腰打着哈欠准备起床,那几个却跟死猪一样赖着了,只有横肉脸揉着眼睛嚷嚷着昨晚的酒好凶。

  他们是决计不会告诉他,那酒里泡着什么,这换做任何人恐怕都得吐上几天几夜随意支了一个石头爹下山赶集去了的借口暂时糊弄了过去。

  早餐破天荒的都吃起了自备的干粮,可能都对这儿的食物有些反胃了,不明就里的也只好随着大家一块儿啃了。

  吃罢早饭,天还蒙蒙亮,这儿是个小盆地,太阳起的比较晚查文斌把那煤油灯就地挂在大门口,被风吹的晃悠过来晃悠过去,吊在门梁上的铁丝环时不时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来,收拾完行李的人们就准备着出发了,只是超子手中多了一块床单。

  这横肉脸嚷嚷着还要再去弄点酒带着,不然上山了要正呆个几天还能喝点小酒解解乏,查文斌晓得他们几个都好那口,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第一晚喝的玉米秆子酒是绝对没问题的,便说道:“大块头兄弟艾你要真想拿酒,就挑那最差的糙酒,老爷子弄点粮食部容易,咱不能给他糟趟。”

  超子在一旁叽歪道:“还敢喝酒,昨天就差点喝死了你”马上查文斌就甩了个白眼给他,让他别继续啰唆了,超子只好住嘴。

  不过横肉脸对于超子向来都是无视的,自顾自的闪到了厨房里,他那鼻子对酒也是相当的了解,只隔着酒坛子,就立马分辨出哪个里面装的是那糙酒ˇ嘿嘿的搬过酒坛子,往自己的军用水壶里灌了漫漫一壶,还嚷嚷道:“你们真不要翱。”

  卓雄答道:“带一点就够了,我们不要。”

  横肉脸这人不仅脸大,体积大,那力气自然也是相当大,这家伙做事很不拘小节,但也有个后果那便是毛手毛脚酒坛子原本是挨着一水缸放在地上的,地上呢垫着几块木板,这是为了防潮。

  他呢,取完了酒,自然得把酒坛子给还回去,两只手随意一抓,那十几斤重的坛子就往地方一杵,“彭”得一声传来,这让让查文斌和这般子侦察兵出身的家伙是听了个真真切切,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喊出那句:“空心的?”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横肉脸以为自己闯了什么大祸了,也就愣在原地没走动之间着他们几个快步走了过来,这超强射灯“唰”得一下亮起,超子拿出匕首在那木板上仔细敲打了一番,最终确定这下面还有个空间。

  老王反倒不觉得稀奇,这北方家庭里挖个地窖储藏食物什么的倒也正常,在自家厨房里掏这么个空间来也确实可以理解。

  他这么一解释,倒也还说得过去,反倒是超子提议说:“既然天色也还没大亮,那就索性打开看看呗,文斌哥你说是吧?”他是知道查文斌想在这儿寻找点什么线索的,可这两间小屋子就这么巴掌大的地儿,一眼就能扫干净,还这没什么可疑的地方。

  “开了看看吧,超子你上”查文斌顺势说道,又补了一句“小心点!”

  放心吧,超子直接拔出了腰上的枪,熟练的拉了一下枪栓,上堂开保险,看他这个标准的军事防卫动作作出之后,立马闪到他的对面,一样亮出了自己那只沙鹰,老王一看这阵势,先闪到墙角边。

  “大块头,你力气大,过来把这个水缸搬一边去”超子喊道。

  横肉脸搬离了水缸之后,下面一大块木板就露了出来,超子和卓雄两人一手拿着一边互相使了一个眼色之后,突然发力,猛的一把就掀开了这块木板,下方一个大洞豁然呈现了出来,一股恶臭随之传出,惹得大家纷纷捂住鼻子。

  不用指令,两柄大口径手枪已经一同指向了下方,在等待了一分钟左右不见有动静,才低头去看地窖的壁上躁着台阶,可以顺势而下,只是那味道实在有些呛人,极像是肉腐烂发出的超子捂着鼻子说道:“怎么办?都这个味这还要下去瞅瞅吗?”

  查文斌从八卦袋里拿出一个小竹筒来,拔掉前端的塞子,从里面倒出几颗小药丸来,约有黄豆大鞋一人发了一颗说道:“含在嘴里,别吞下去,可以在一段时间里嗅不到臭味。”

  这药丸果真如他说的那般神奇,含在嘴里刚才那股扑鼻的恶臭转瞬间就没了,取而代之反倒是一股清凉淡雅的香味超子刚想开口问,查文斌主动说道:“别问了,是辟尸丹,还是我师傅留下的,炼丹的本事我可一点都没学到。”

  有了这东西,至少在嗅觉上他们暂时能应付了,但为了保险起见,这一回屋子里留了卓雄和横肉脸两员大将,若是那石头爹真杀回来,他们也应该能应付,查文斌和超子还有老王三人先行下去查看情况。

  这地窖挖的并不深,用老王的话讲,乍一看就是农民储藏土豆和大白菜用的,往下不到两米,空间陡然开始增大,在下个两米已然到了底就是这四米深的地下,嘴中含着辟尸丹的他们都隐约能觉得鼻孔中传出一股恶臭,这种臭查文斌很是熟悉:尸臭!

  等他们回转身的那一刻,灯光把这不足五平方大小的世界照的通亮,也把他们的心照的一下子就纠结在了一起。

  尸体,满眼的尸体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横七竖八的躺着,有的已经能看见白骨,有的则还有些皮肉尚存些尸体无一例外的都穿着统一的服装,而这些服装他们几个今天也穿着,那便是老王的那个组织提供的!

  “一二三”老王细细的数着地上的尸体,“十十一,刚好是十一具,人数和穿着都和失踪的人一样,没想到啊没想到,他们居然在这里遇害了,亏得那人还回去报信,这不是把我们往坑里引吗?”

  查文斌不想再看了,这儿就是个埋尸坑,也许他们是作为石头爹在修鬼道时的道具,也许是因为其它某种原因被老爷子个灭了口,总之这几波人是死了个干干净净但无论你修的是何门派,以取人性命作为代价总是会被天道所不齿的,必定会受到上苍的惩罚。

  “我们上去吧,文斌,我不想再看了,太惨了”老王说道。

  查文斌点点头,三人重新返回了地面再次盖上那盖子,见三人脸色都很难看,便问道:“怎么了?”,超子把下面的情况说了一遍,足足十一具尸体陪伴他们度过了这么多夜晚,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老王几乎是用恳求的语言向查文斌说道:“给他们做场法事送送吧,太惨了。”

  可查文斌却摇头道:“没用了,对于已经失去三魂七魄的人来说,是感受不到阴司的庇护,我们看到的只是剩下的躯壳。”

  老王不可思议的问道:“他们已经投胎了?”

  查文斌却拿起那坛子酒,狠狠得砸到地上,然后说道:“已经魂飞魄散了,修鬼道之人便是取人魂魄加以修炼,这种起源与巫术的门派能够控制别人的魂魄加以利用,实在是罪不可赦,天理不容!”

  临行前,查文斌一把火把整个寨子点了个干干净净,用他的话说,这儿就是个聚阴地,最合适干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至于寨子里的其他屋子里在检查后都空无一人,后来在那场大火中也没见有一户人家跑出人来,反倒是各种恶臭冲天而去,不用说,那些屋子和义庄的道理是一样的,早就被这个修鬼道之人杀的干干净净。

  干完这些,太阳已经升起,当金色的阳光洒在这片土地之上,他们已经迎着山岗,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缓缓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