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四十六章 阴灵鬼酒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是谁都没有料到的,众人看着查文斌在等待一个解释,而他却看着那块已经破碎了的窗户满是遗憾。

  “文斌哥,这到底怎么一回事艾我们全都蒙在鼓里”连卓雄都已经按耐不住的问道。

  查文斌反过来倒问上老王了:“老王,你先前一共有有派了多少人回来?”

  老王静下心来细细想了一番说道:“在我们之前,一共来过这地的有三波人,加起来有总计一十二人,除了最后一个回来了,其余的都没了下路。”

  查文斌铮的盯着老王问道:“剩下回去的那个人现在在哪?”

  这可一下子还真把老王给问住了,其实他也没见过那个人,一切都是看的资料他们那儿不同的人负责不同的项目,互相之前并没有太多的来往,也可能是每个人身上都背负着太多的秘密了吧。

  “那我还真得回去再打听打听了,怎么你觉得有问题?”老王问道。

  查文斌接着说:“我说出来你别怕,回去的那个很可能也不是活的从我来到这个村子的第一眼就发觉了这儿没有一个活物,反倒是鬼气十足的充满了每一个角落我本以为这是一个已经消亡了的门派,没想到却接二连三的遇上。

  石头爹,他也是个修鬼道之人,这一点从我见到他的第一面就确定了,无论他身上的柴火味有多浓,都遮挡不住那股尸气我没点破无非是他还没有害我们的心,鬼道只诸多追求天道中最为诡异的一类,我也不懂得其中的奥妙但是今晚,我不得不提前动手了,因为再晚一点的话大块头兄弟恐怕就得把命留在这山里了。”

  查文斌此言一出,大伙儿当即发现横肉脸还真得不在身边,平日里体型最大的那哥们呢?卓雄那叫一个急,冲进房间一看,那小子正在打鼾呢!

  “文斌哥,他没事吧?“卓雄指着横肉脸向查文斌问道。

  查文斌从包里家伙,挨个摆上,叹着气说道:“事是没多大事,就是有点麻烦,老爷子看他体型最大,第一个目标就把他给盯上了如果我们不管,他就会这样一直睡一直醉,一直到再也没有呼吸为止。”

  超子看着查文斌摆弄的那些个东西,咋都觉得那么眼熟呢,这不是他平出法事用的那套家伙吗?

  “文斌哥艾这小子酒量好着呢,这点酒能把他给放倒咯?”

  查文斌严肃的说道:“就你话多,刚好差你个事情,去厨房里把那酒坛子给我搬过来。”

  这酒坛子不大,也就平时我们见得那种,圆圆的超子抱在怀里感觉里面还有半坛子酒,在那来回晃荡着,这玩意抱在怀里超子有那么一刹那的感觉是怎么跟抱了个脑袋在怀里。

  这人艾在自己点子背的时候千万不要去胡思乱想,往往事情到最后就成了真的。

  那酒坛子被查文斌吩咐摆在房间中央,弄了一条大板凳上放着,前面照例是倒头饭两碗,这些东西老头这儿都是现成的。

  香烛依次点燃,前面几道符纸依次被压在铜钱下方忙活了半天了,这大家心里都在犯嘀咕,你这究竟是要干啥?尤其是那酒坛子,倒像是个灵牌被放在中间供奉了起来。

  查文斌先是恭敬的给那酒坛子前方上了一柱香,然后差超子和卓雄扶起正在打鼾的横肉脸,把他从床上拖起来,面对着那酒坛子跪下。

  这小子完全像是丧失了知觉,任凭他们几个随意摆弄,查文斌也把他的脑袋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三下,然后七星剑在大块头的中指上微微一抹,鲜血便汩汩的流到下方一个早已盛放了清水的碗里。

  端着这个碗,查文斌十分小心的走到那酒坛子边说道:“这杯酒是他还你的,从此以后两不相干,就此扯平,你若愿意,就把眼睛闭上,我会找个好地方给你埋上。”

  打开坛盖,一股浓郁的酒香飘来,让人闻着都有几分醉意,查文斌把那碗清水慢慢的倒了进去,再次朝他拜了拜,然后才让人把横肉脸抬到床上去。

  他这一出戏,谁都没看懂,老王第一个开口道:“不是,文斌艾你在这鼓捣了半天到底是在干嘛呢?”

  查文斌朝着躺着的横肉脸努努嘴道“替他还债。”

  “还债?”超子叫道。

  查文斌见超子又来劲了,打算给他吃点咯苦头:“超子艾你过来坛子刚才你抱着重不重翱。”

  “还行吧。”

  查文斌笑道:“我告诉你,这坛子里泡着一样好东西,你要是有本事呢,就伸手进去拿出来别怪我没提醒你,后悔的话就别来找我了。”

  超子他打小就是不服输的,这查文斌还是第一次激将他,明知是条斜坡,他超爷就是爬上去也绝对不是滚下来,那面子到时候往哪里放撸起自己的衣袖,掀开那酒坛子盖,一只手就抓了进去。

  “滑,黏黏的,软软的”这是超子的手指传出来的感觉,顺口也就说了出来。

  查文斌打断道:“慢着点,轻着点,这可是个宝贝,拿出来看看吧。”

  这何毅超艾顺手那么一提,一团肉呼呼的粉嫩嫩的东西就让这小子给拿起来了,接下来那可就是遭了老罪了,他恨不得立马找个地方去呕吐,吐到把这几天吃的全给吐出来为止。

  在场的人,除了心理有所准备的查文斌外,无一能够幸免。

  没错,这是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尚未出生,汪在孕妇体内的婴儿,母体已死,可是他还活着。

  普天之下在自然界没有比这个更加通灵的东西了,带着无限美好愿望来投胎却发现自己胎死腹中,那股子怨气绝不是能够轻易化解的但凡留在这世上不肯走的都是有这样那样的原因而这种胎儿他是无路可走的,因为未出母体,也就未得人形,所以三魂气魄不能聚齐;但他偏偏又是从那轮回道里刚刚出来的人,却发现母体已然死亡,多少年的等待才能重新做一次人,如今落得自己鬼不鬼人不人,只好把这怨气积攒起来,一直到爆发。

  这种酒不是查文斌第一次见,他的师傅就曾经遇到过,在广西边境一带有些会蛊术的人就用这个酒来害人因为阴灵的智商还未得到开发,所以第一个接触他的人很容易就会把它驯服成忠于自己的小鬼。

  查文斌一早就觉察到了,因为那酒气里老远就能闻到一股怨恨,这种怨恨和酒香混合在了一起普通人根本无法识别,但却没能逃过他的鼻子。

  看着手掌中那个已成人形的小娃娃,浑身上下晶莹剔透,尤其是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此刻正缓缓闭上。

  查文斌长舒了一口气;“没事了,超子今天我替你做了一件好事,也算是你自己的造化娃娃将来会在你的生死劫中替你抵挡一次,也就是说你多了一条命。”

  超子看着手掌心那东西,要说可爱,那真的沾不上边,他只是觉得这样做太过于残忍,怎么会有人用这玩意泡酒:“接下来怎么办?”

  查文斌已经在地上铺起了一张床单,“先放在这儿,抱起来,然后明天找个地方埋了就是,阴灵眼睛闭了说明这事就算完了,你让他入土为安,救他出了这酒坛子,他自然会牢记你的恩德,不过如果不是你八字够硬,这种小鬼要是上身了,那恐怕真得把祖师爷请下来才能搞的定。”

  老王看着这莫名其妙的一晚,一头大艾这都什么事跟什么事,感情这几天都跟一个鬼在打交道还吃的欢,喝的香,他把查文斌拉到一边,小声问道:“你还有什么事就别瞒着我了,让我也心里有个底。”

  “你要的和我要的都是一致的,今晚放心睡,不会再出事了,明天一早,进山”说完留下还在回味这句话的老王,自己先爬上了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