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一个活人

  别说这老爷子的刀工还真有几下子,颇有几分庖丁解牛的味道,这一头野猪很快就让他给收拾利索咯这肉归肉,头归头,重要的是这野猪下水里有一样好东西,那便是野猪肚子。

  话说野猪肚对于犯有胃病的人来说是非常具有保健效果的,现在市场上一幅野猪肚少说也得两三千才能拿的下,当天中午他们几个吃的就是这玩意。

  查文斌也不客气,抹开嘴吃,就是他说下午要出去转转,没让大家伙儿喝酒吃饱喝足之后,查文斌又跟老爷子说道:“石头爹,我这两位兄弟都是一身好枪法,能不能把你家的猎枪拿来用用,保不准还能带几只山鸡回来。”

  石头爹倒也大方,去了房间里取下两杆猎枪来,这枪其实就是火铳,我们农村里管那玩意叫土枪枪用的是黑火药填装击发,效率高的人一分钟能打出一枪就算不错了对于现代战争而言,这已经算是原始武器了,但在广大农村,尤其是在这大山里,这玩意打打野兽还是照样好使的。

  超子和卓雄分别取了一杆跨在背上,超子心想着我腰间挂着沙漠之鹰还要拿着你这土掉牙的东西做甚?玩惯了八一杠的他们打心眼里就瞧不上这土枪。

  临走前,老爷子站在院子门口喊了句:“山里小路多,别走岔咯,太阳落山前就赶紧回来吧!”

  “知道啦!”他们这一行人你一脚深我一脚浅的沿着山岗开始走了起来座山是呈现东北西南走向,就是我国东北边境著名的长白山山脉的延伸段。

  随着队伍的推进,他们眼前的林子也开始越来越密,遮天的落叶松一望无际,这是一片林海,不过他们倒不的迷路的问题因为这一路走过来除了自己的脚印之外还没发现其它的足迹,到时候只要按照原路返回便是。

  查文斌走到一个小山岗上之后,掏出罗盘打了个方向,这里的山和南方的山脉不同,它是一片连着一片,匍匐起伏,一望无际的白色世界里姓罗密布着棵棵松树。

  要想找古代的东西,必须得从方位入手风水学这门东西可是老祖宗遗留下来的。在小山岗上,查文斌仔细的看着手中的罗盘,不停的移动着自己的方位,可是漫天的白色,只有起伏的山峦,他一时半活儿还真定不下来。

  “老王,你说这山头上的雪到了夏天能化掉吗?”查文斌冷不丁的突然这么来了一句。

  老王摸着下巴答道:“这东北虽然冷,也是在这个季节罢了,不用等到夏季,开春之后艾这山脚的雪就得开始融化了,也只有在长白山那样的顶峰上夏天才会有积雪,这里多半是存不住的。”

  查文斌突然眼睛一亮,指着前方一处山谷说道:“那儿可能会有我们需要找的东西。”

  超子使劲眺望着,除了一片白还是白艾便嘟囔道:“都是雪艾看不出有啥特别的。”

  查文斌笑笑道:“长白山脉是伴随着昆仑山脉而同生的,昆仑是我华夏龙脉的发源地,这儿自然是有真龙的,不然东北一带也不会先后兴起女真与满清这两个部落并统治中原几百年的历史有真龙在世则必有其它龙穴,你们看这山势貌似平坦,只不过是掩藏在皑皑白雪之下要想寻得龙,就只有一条,便是登高跳远。”

  “你看出什么了吗?”老王问道。

  查文斌接着讲道:“风水寻龙里在这野外定穴无非是要看星象结合地理,但万变不离其宗,必须要有山有水!平地龙从高脉发,高起星峰低落穴;高山即认星峰起,平地两旁寻水势→由气生,气由山生,山是生育龙脉的必要条件,我现在站的这个位置就是星峰,这是一条很小的龙,龙首的位置就在下方。

  方才我问了你,这儿的雪可会融化,那么到了开春季节,这大量的雪水势必会从那两处山坳里形成河流直达谷底,这就应了风水里的另外一句话:两水夹处是真龙,枝叶周回踪者是莫令山反枝叶散,山若反兮水散漫。”

  老王听完十分高兴,不禁又对查文斌敬佩起来,若没有他在单是这茫卯万里大山要想寻得一个未知的地界那不比大海里捞针的难度。

  “那我们是不是要等到开春的时候?”老王问道。

  查文斌抓起地上的雪随手一扬,当即被风吹的七零八落,回转身来说:“回去收拾收拾东西,明天一早我们就下去,等开春的季节雨水一漫,我怕你是想找路都没得找,倒不如索性乘着现在先下去摸摸情况再者,你现在手头上什么资料都没有,我也只是看到了一个龙穴罢了,有没有人用这地方还很难说,都先回去吧,晚上有空去村子里转转,跟其他人打听打听这儿有没有出过什么怪事或者发现过什么古怪的东西。”

  这回来的时间说巧不巧,还真就赶在了太阳落山前×枪上分别挂着一只毛兔和一只山鸡,这是超子和卓雄这哥俩在回来的路上顺手收拾掉的战利品。

  回到石头爹这,他们几个一脸轻松的样子,哼着小曲,嚷嚷着晚上加菜白天收拾好的野猪肉蹲着酸菜,兔子野鸡和獐子红烧的红烧,清炖的清炖大家吃的不亦乐乎,除了横肉脸陪着石头爹喝了两碗酒,其它人都借口这酒太烈喝不惯为由拒绝了。

  老爷子照旧喝好之后就一个人提着煤油灯先回了自己屋里,他们几个则聚在火盆边烤着火,看着翻来覆去已经被烤的发红的手掌,查文斌故意把声音提高了几度说道:“要不哥几个出去转转去?来了好歹也是客,拜访下邻居们。”

  “好嘞好嘞”超子马上就跟着起哄,就在这时,一声咳嗽传来,原来是石头爹披着棉袄走了出来:“晚上喝得有点多,我起来去茅房解个小手。”

  “那您慢着点,我们打算去串串门,熟悉熟悉这村子里其它人家”说完查文斌就作势要起身,不想石头爹马上就换了副口气说道:“太晚了你们就不要出去了,这儿的人睡得都早,别去打扰人家了。”

  “行,知道了,那咱们也早点休息吧”查文斌给几人使了个眼色,丢下这么一句话后带头走进了自己房间里,其它人都跟着附和起来零零散散的都回了自己房间里。

  关上房门之后,不用查文斌吩咐,两位侦察兵一个贴在房门上,一个贴在墙角处,细细的听了半天确定石头爹回去睡觉之后才小心的回到炕上:“他睡了,我们要不要溜出去?”

  查文斌这会儿在干嘛呢?这家伙铺了一炕的符纸,老王正在帮他研磨着朱砂,拿着毛笔刷刷几下后果,一人手上递了一张,让他们把符都贴在自己怀里,然后说出一么一句话来:“先各自拿好,我要很正经的告诉你们一件事,整个现在村子里只有一个活人。”

  “一个活人?什么意思?”老王问道。

  查文斌挥动着手中的那张符纸说道:“只有我一个活人!”

  老王听着这话怎么的心头都觉得别扭,怎么就他一个活人,便说道:“文斌,你没喝酒吧,怎么开始说胡话了?”

  查文斌取出包里的家伙事,还稍了几包黑狗血:“我没骗你们,从现在开始起,你们全部是死人,这道符叫做替身符,能够在三个时辰内遮住你们身上的阳气,在鬼魂的眼中和他们是同类。”

  “那不还有石头爹吗?”超子不解的问道,因为查文斌说的是整个村子只有一个活人。

  “他?”查文斌冷笑道,“一个活死人跟鬼有区别吗?老爷子你说是吗?”突然查文斌手中的七星剑光芒一闪,手中一包黑狗血嗖的被抛起来,椒一挑,当即爆裂开来不等众人有所反应,七星剑已经没入了墙壁之中墙壁乃是由泥土夹杂着稻草混合浇筑而成,一墙之隔就是石头爹的房间,只听见“啊”得一声惨叫,查文斌飞速冲向隔壁,除了床上有一滩及其腥臭的血迹之外,哪里还有那老头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