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四十三章 石头爹

  带着这个深深的疑惑,查文斌重新回到了地面,看着正在整理包裹的卓雄,他几次欲言又止他还记得花白胡子曾经说过这种用血纹身代表着家族的象征,而这个家族与三千年前的古蜀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如今东北与四川,两地相隔十万八千里,更是位于我国版图的两个对角线上,这儿怎么也会出现类似的东西?

  他很迷茫,迷茫的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蜀王蚕从的后人才会有的烙印怎么会出现在这个毫不相干的地方,而且这个冰窖是如此的邪门。

  当老王听到他们描述看到的东西时,也不禁对于这个地方产生了好奇,不过大家商量过后,觉得还是赶路先要是一会儿天色晚了,就得在这冰天雪地的半山腰上过夜了,再说还不知道晚上会出现怎样的天气变化呢。

  决定启程之后,补充了一些高热量的食物,这种雪山可是相当耗费体力,又在那个洞穴附近找了棵树,系上一条红绳子作为标记换了卓雄打头,在稳重这个层面上,他确实要比超子好上许多,看着眼前还有四百多米高的雪山,卓雄一刻不停的赶着路。

  队伍的行进速度是由领头的人决定的,在这种集体活动下,他往往能够左右进程的快慢小子体力自然是不差超子,闷着头还时不时回头吼一嗓子给大家鼓鼓劲,还真有几分领队的涅,大伙儿在他的带领下走得也确实快了不少。

  当太阳渐渐消失在山的那一头,一抹夕阳的余晖洒在这片雪地里,霎时犹如铺上了一层金灿灿的黄金,这种美景可不是哪里都看得到的,当然坚持的时间也是很短暂就在众人为这种神奇的自然景观所感叹的时候,不远处的头顶已经可以看到袅袅炊烟升起。

  卓雄面露喜色的喊道:“你们看,到了,终于要到了,同志们,为了热乎乎的馒头,冲啊。”

  超子在下面大叫道:“还有热乎乎的酒都已经给咱烫好了,冲啊”说着开始像一头雪地里的豹子开始飞奔起来。

  看着这两小子的冲劲,查文斌心头那个阴霾暂时被放到了一边,也给自己加了把劲儿开始向上攀去。

  山顶果如老王说的那般有一个寨子,这山顶像一个火山口,山顶上让人出乎意料的有一个小盆地,面积还不小在这盆地之中散落着七八间民房,家家户户的烟囱都在冒着白烟¤地的中间倒是没积雪,几个人顺着条小路一溜烟的就冲进了寨子,这时天方才大黑。

  老王来到了村东边的一户人家,还没进门,却只听见院子里有狗叫传出来,这倒让查文斌想起了黑子,也不知道自从自己走了以后它过的怎么样≠走时他把黑子托付给了小舅舅,想起这伙伴的时候也同时想起了那座大山里的蛤蟆。

  老王敲了几下门,里面有个老者传出一声:“谁翱”接着便有一个穿着老棉袄的老头出来开门,一看屋子外面站了这么多人,立马笑着说道:“北京来的吧?来来来,快点进来烤烤火。”

  老狐狸终究是老狐狸,超子刚想进门却被老王一把拉到身后,然后笑着说道:“请问老人家可是姓李?”

  那老头转过身来笑道:“哈哈,你搞错了,老汉姓殷,名天阳,这儿的乡亲都管我叫石头爹。”

  老王立马拍了一下脑袋瓜子说道:“哎呀,是我记性不好,把您老人家的名给记错了,晚辈给您赔礼了”说完立马前去握住石头爹的手,两人快步走向那小平房。

  超子当即就立马跟查文斌小声嘀咕道:“这家伙的演技以前我咋就没看出来呢?”

  查文斌说道:“多学着点把,在这种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防一手确实是有这个必要,你啊以后做事别那么鲁莽,还侦察兵出身呢,我看卓雄就比你要强得多。”

  只留下超子一个人在外面翻白眼的时候,其它人都进了屋子,他琢磨了老半天卓雄到底哪儿比我强呢?

  屋子里有一个大铜盆,里面的碳正烧的旺,红彤彤的照在人脸上,一股暖意扑面而来,查文斌一边双手交替着烤火,一边听老王跟那石头爹攀谈起来。

  说老王他们组织上曾经不止一次的派人上过这山,根据最后一个回来的人报告他们都是在山顶一户老人家里,那老人叫做殷天阳,外号石头爹,是一个孤寡老人说这老人艾为人挺和善,是个石匠,也不知为啥终身未娶,在这山顶上一住就是一辈子。

  石头爹拿来一个煤油灯,把里面的棉芯拨弄了一下,挂到了梁上,笑着说:“山里不通电,只能点这个你们还没吃饭吧,山里头也没啥吃的,一会儿就讲究着吃点,你们这些城里人别嫌糙就成。”

  “哪里哪里,怕是要麻烦石头爹了”说着老王给超子使了个眼色,那小子立马心领神会的说道:“石头爹,我来给你帮忙”说完便跟他一同进了厨房。

  待他们二人走开,查文斌这才开口:“可靠吗?”

  老王在火盆边不断翻动着自己的手掌取暖,说道:“你觉得呢?”

  查文斌哈哈一笑:“既来之则安之,我想你应该事先都已经把工作已经做到位了的。”

  老王一拍他的肩膀说道:“一会儿喝几杯?”

  “好!”

  不多时,桌子上已经摆上了几大盆肉食,一股香气直扑而来,引得横肉脸连连咂舌,口水险些留了一地’头爹搓着手说道:“山里没啥像样的东西,这都是我打的野味,有野猪獐子和山鸡,你们讲究着吃,不够我再去做。”

  查文斌这是第一次开口说话:“老人家,您客气了,我们也是山里人,这可都是些好东西,看样子老爷子还是个好猎手嘛!”

  这话貌似石头爹很爱听,脸上立马就来了笑容,露出一口大黄牙嘿嘿的笑道:“我们这荒郊野外的,难免会有些野兽来祸害庄稼,在这地方种点东西不容易,可不能让它们给糟趟,这儿的人家家都会打猎,剥些皮子也可以下山换点小钱补贴家用你们吃你们吃,趁热的,我再去烧些洋芋。”

  等到老头转身过去,超子给众人使了个眼色,抓起一块大肉塞进嘴里,一边烫得直哆嗦还一边喊道:“香,真香”众人早就饿了半死了,一天都没吃过像样的东西,哪里还经得赚一各个狼吞虎咽起来’头爹抱着一捧洋芋丢进了铜盆里,笑道:“慢慢吃,还有,山里啥都缺就是不缺这些个东西。”

  老王也吃到了兴头上,喊道:“老爷子家里可有酒,咱来喝几杯?”

  石头爹一听,不好意思的说道:“酒是有,就是不咋好,用苞米竿子自己酿的土酒,要是不嫌弃,那就来一点?”

  查文斌大笑道:“酒不在于好坏,是看跟谁喝,老爷子这般豪爽之人,想必酿出的酒自然也是十分豪爽,来咱们一起喝!”

  众所周知,酒是用粮食酿造的,过去农村里粮食可都宝贵着呢,哪里舍得拿来酿酒,有的人发现那玉米竿子拿来嚼起也是甜丝丝的,就用这玩意酿酒酿出的酒虽然也能喝,但是性子非骋,一般人还真吃不消喝这种土酒。

  石头爹拿出一个酒坛子,给大家伙儿换上大碗,挨个倒上之后,自己也落座了举起碗说道:“大家干一个!”说完仰着脖子一饮而尽。

  一干人等无不被这酒量所震撼,超子端起碗来只抿了一口,就立马呛出来:“真辣啊。”

  石头爹摸着下巴笑眯眯的说道:“小哥某不是嫌老汉这酒不好?”

  超子是个要面子之人,自然不会让人落下这把柄,站起身子来拿起弘也学着老爷子的涅咕噜咕噜得一饮而粳把那大碗往桌子上一放喊了声:“好酒!”

  其它人纷纷叫好起来,也都拿起各自的大碗喝起来,这一碗酒下去,不少人当场就觉得天旋地转起来,在感慨这酒的猛烈之余,也都佩服起石头爹的酒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