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四十二章 冰窖

  雪地登山不比户外运动,这是一项及其消耗能量的事情,当下每个人都还背着厚重的装备,踩在这地上,脚下的靴子不停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网” ╡。

  因为这白茫茫的一片把仅有的太阳热量也给发射了大半,所以即使在如此运动状态下,嘴唇一个个都被冻的发紫好在他们几人中都没有太过于娇贵的人,一个都哼哧着努力向上攀爬着。

  超子和卓雄这一对有着丰富雪地经验的侦察兵预判着前进的路线,因为地面全是积雪,根本看不出那儿是个鼓出的岩石,这种地方很容易造成滑坡导致人为地小规末崩。

  登山杖就是探路的唯一倚仗,超子在插进前面的雪地里,感觉这儿是平地之后,踏出了一步,“啊”得一声尖叫传来,只看见何毅超同志的双手在空中一挥舞,瞬间便消失在了雪地里,后面的查文斌想拉一把哪里还来得及,只留下被超子带起的碎雪片还在空中飞舞。

  几人赶忙围过去一看,好家伙,雪地里一个黑漆漆得大洞直直的垂入地下,想必超子刚才那一脚是踏空了,整个人都被这个积雪覆盖的洞穴吞没。

  查文斌赶忙爬到洞口,对着下面喊道:“超子,你怎么样?”

  下面没有回声,接过老王递过来的射灯一照,下面黑漆漆得也看不清是个什么状况他这一急就想下,卸下包袱就放到了一边,卓雄倒是反应挺快,阻止道:“文斌哥别急,我先探探周围还有没有洞,免得一下子乱起来再掉一个下去。”

  老王点头称是,卓雄拿着登山杖现在周围探了一圈,那边的查文斌也已经把登山索给准备好了好在暂时没发现周围有其他的坍塌,查文斌找了棵杉树把绳子系上就准备下去,随手一扬,登山索便抖擞着垂了下去。

  卓雄正在和查文斌两人争辩谁先下去的时候,只听见下面传来一阵“哎哟哎哟”的呻吟声,查文斌赶忙问道:“超子你怎么样艾有没有摔坏了。”

  下面听到喊叫,立马喊道:“刚才给我摔背了气,就是感觉喘气难,屁股痛,哎哟”这小子又在下面叫上了。

  查文斌赶忙把绳子抓好喊道:“别急艾你千万别急,我马上就下来。”

  这个洞深约二十米左右,只顾着的超子安危的查文斌根本就来不及顾及四周的情况,没一会儿便到了下面超子正躺在一对枯松树叶上呻吟着,看样子这小子真率的不轻接着卓雄也下来了,他有着野外救援的经验,知道一点紧急处理的办法。

  再给何毅超检查了一番之后,好在衣服穿得厚,下面又有松枝垫着,也就是摔岔气了,给抹了一些药剂,喝了几口水之后,超子慢慢恢复了元气。

  这小子一开口就是:“他,哪个王八蛋在这鬼地方掏个洞来,害的爷爷差点摔死,我看八成就是上面那群农民下的野猪陷阱,没想到把我给算计了,一会儿上去非得好好找他们理论下。”

  卓雄笑道:“你家野猪陷阱会掏这么深?自己走路不小心,没给你摔死就算不错了。”

  看这小子没事了,查文斌这才想起打量这个洞穴,不看不要紧,这一抬头看还真把自己给吓住了,什么会把他给吓卓死人!

  死人会把查文斌吓赚那你见过冻着的死人不?。

  这洞穴里四周都是冰,光不遛遛的,活脱脱就是一镜子,就在这层镜子里面,查文斌豁然发现几张笑嘻嘻的脸,那笑容是僵硬着的,还不止一个!

  就在他们的视线范围内,这洞穴的最底下,就足足有着四张笑脸,这种笑就是我们俗话说的那种皮笑肉不笑,笑的很不自然,一个个还把眼珠子蹬的老大瞅着他们有的人距离冰面薄一点的看得比较清楚,特别是还有一个小孩涅的把手掌朝外死死的贴在冰上从他们这角度看过去活脱脱就是一个被关在钵门外的小男孩在拍打着钵,随时要进来的涅。

  不光查文斌看见了,他们仨这会儿可都瞅见了,没有活人能生活在冰里面,这不用说肯定是四个死人啊。

  “天,文斌哥,这是什么个状况,这儿怎么”超子看着那些个东西头皮子一下就发麻起来,想到自己跌下来被这么一群朋友围观,那心里的滋味还真不好受。

  查文斌只站在原地环顾着四周,说道:“我也不知道,看样子都是些死人,不过这涅也太像活着的了,彷佛他们是在活着的时候被瞬间放入冰里的,活了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识这么古怪的东西。”

  老王在上面见半天没人上来,就大声喊道:“喂,下面怎么样了?”

  查文斌听闻回道:“没事了,放心吧,有点情况我先看一下,马上就上去”说完,又对卓雄说道:“你先带超子上去,我随后就来。”

  虽然卓雄也隐约觉得有些不安,冰冷刺骨的地窖里呆着本来就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情,何况周围还有一群莫名其妙的人盯着你看,想想就一分钟都不想多呆架起超子就扶到了绳子边上,问道:“你能自己爬不?”

  超子干笑一声:“你也太小看我了,没事,那文斌哥我就先上去了,你也抓紧点上来哈,那玩意别看了,慎得慌。”

  “嗯”查文斌应了一声之后,超子拉扯了一把绳索,见很结实便手脚并用向上爬去,乘着这个空挡卓雄问道:“文斌哥,你说这些都是什么人艾看着也都怪可怜的。”

  这些人的个头除了那个小孩之外比现代人感觉要稍矮一些,但是却很健硕,穿着的服装也都是些动物毛皮,看那样子做工也不是很精细,就是用原生态的皮子包裹在外边些人的头发是蓄着的,胡子也是没有刮得痕迹,脚上没有穿鞋子而是光着脚底板,怎么看查文斌都觉得是有些年头的人,而且年份还不短了只是冰层里面的人保存的过于完好,以至于在外貌上还真看不出确切的时间,犹如鲜活的一般。

  查文斌摇摇头道:“看不出,不管了,先上山要紧,到寨子里找几个老乡一问便知,这么大的洞他们应该了解的。”

  超子在离动口不远的时候喊了一声:“你们快上来吧,这洞里尸体比牛毛还多,一路上来全部都是,别呆着了。”

  听超子这么一说,查文斌原本已经打消了的好奇心再次被重新点燃了,一边催促着卓雄,一边把脸索性就贴到了冰上仔细观察起来。

  这老王提供的射灯还真不错,一股强力的灯光瞬间穿透冰层,把里面照的通透,查文斌的脑海里突然蹦跶出一个词汇来:“琥珀!”

  这琥珀啊是一种珍贵的自然界遗物,说的是树木会分泌出一个胶质,刚好裹住了一只经过的虫子,这只虫子因为落入了这种胶质中便于空间隔绝了永久不会腐烂随着地质运动的不断变化,胶质逐渐凝结变硬,形成了透明的接近于石质矿物,可那只亿万年轻的虫子还在里头栩栩如生种天然琥珀可是价值不菲艾为历代的名贵宝物。

  如今这洞里的人一个个被冰封在里头,不就是像琥珀一样吗?但是如此之多的尸体呈规则的排列在此,也绝对不是自然形成,一定是有人刻意为之。

  那么这么做的原因呢?查文斌百思不得其解之时,突然想到如果这儿的先民用了一种中原地区从未见过的殡葬仪式,既把死去的人放进一个实现做好的方块形容器之中,然后搬到室外,因为这儿常年低温,很快就会凝结成冰,然后再运到这儿来堆积起来,这样即保存了尸体又实现了安葬当然,这一切都是他的猜测而已,他把这种埋葬的方法取名叫做冰葬,不过为何这里的人却有着不同的面部表情而不是和正常人死亡后呈现的那种睡眠状呢?而且还有着丰富的肢体动作,这显然解释不通。

  闭上眼睛的查文斌用心感受着四周,他并没有发现有魂魄的迹象,也没有恶鬼的感觉,平静的就像自己的番薯窖一般既然如此,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查文斌见卓雄也上了顶,把绳子系在腰间喊道:“拉我上去!”

  上面的几个人一齐拉着绳索,查文斌被缓缓提起,而他的眼前也开始呈现出一张张不同表情的脸:有安详的惊恐的难过的高兴的睡着的,总之人的各种表情你都能在这儿找到,而且无一例外的是这里全部都是男人!

  在他到达一半的时候,瞥见一具没有穿着兽皮的男子也被冰封在其中,就那么一瞥,却让查文斌大吃一惊:那男子的胸口有一道红色的痕迹!

  那痕迹查文斌再也熟悉不过,因为另外一个和他朝夕相处的兄弟身上有着一模一样的,那便是卓雄胸口的纹身:红色应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