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四十一章 残碑

  从地图上看,这儿应该是位于我国东北角的方位超子和卓雄轮番驾驶,除了加油的时间,连就餐都是在路上进行,而老王一直拒绝透露任何信息,只说到了那儿便知道了。

  车子已经下了高速,走了一段路的国道,渐渐地就成了乡村小道,到后来干脆就没了路,也就更加别提有人烟了好在这车子性能不错,过个小河,上个小坎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查文斌有点晕车,觉得难受起来。

  打开窗户透了口气,外面的风透心的凉,灌进肚子里浑身一个哆嗦便醒了过来。

  车子一直行进到实在无法前进的时候,老王通知各位准备下车步行,这时的时间已经是早上点,太阳都已经出来了,晒的人有些丝丝暖意据老王说只要翻过眼前这座山,便有一个寨子,晚上要想喝口热的,就必须抓紧时间在天黑前到达。

  超子看着那座白雪皑皑的深山,心想着该不是老头你在忽悠我吧,那上头能有人住着?再说了这地方连个孤魂野鬼恐怕都没有,能有人?

  北方的雪不同于咱们南方的,那边的雪是干雪,因为温度低,即使弄到身上了也不会因为那点体温而融化打湿衣服,反而只需要和拍打灰尘一般轻轻抖抖便可以去除了。

  不过这儿的雪看样子应该是年前下的,山脚下倒也还好,零星的一堆接着一堆,但那半山腰起就是白茫茫的一片,跟那镜子似地,也瞅不见个路。

  眼下装备是齐全的,车子里该有的东西都有,连防止致人雪盲的护目镜都备着,一人跳了一个备着重重的行囊开始向山顶出发。

  超子和卓雄那是呆在雪域高原的,横肉脸天生就力气大,体力上应该不会有大问题查文斌把,虽然比不上那哥仨,但是好歹自己也是修道这么些年,还会些拳脚功夫,勉强能跟得上老王可就惨了,年纪到底大了,这山路崎岖,不少地方还有一层薄冰,即使穿着登山鞋,也不敢大意,速度自然就被拖了下来。

  不过这一回他可是名正言顺的领队,也只好咬着牙齿坚持,两个多小时候,勉强爬到了半山腰大会儿这一路可都没休息,再往上爬就是雪线了,这山说陡峭那倒不至于,就是一个字:高!

  要说蕲封山是半截在云里,这山那就是全部在云里,因为它有个名字叫做:通天峰!

  古代的帝王经常会登泰山祭天,在王公贵族的眼里泰山高,高到离天都很近,也就离天上的神仙更近为了显示自己对于上苍的崇敬,也为了祭祀祈福活动的虔诚,所以帝王们往往就会在特殊的日子里登山祭拜天地。

  通天峰,顾名思义,直通天际!北方的山不像南方这般这般险峻,但是它大一座山脉连绵不绝,蔓延开来几十上百公里,甚至上千公里长因为这儿又产落叶类树木,山脚下的土壤极其肥沃,所以在这些绵延的大山之中隐藏着多少我们未知的故事。

  查文斌早就看过这里的山势,两个字:气魄!

  有山有水的地方必有龙,有龙就有气,有气就可以诞生一个王朝。为中国这条东方巨龙的龙首,呼吸吐纳的同时也让这儿的每一寸土地都占满了灵气。

  休息了一阵子,仰望山头,接下来的路可就没那么好走了每人手里都拿着一根登山杖,最主要的是拿来测试雪的厚度好在这儿的人为活动并不是很频繁,所以满山还都露着半个身子的松树打头的是超子,一手抓着那些树干,一手撑着登山杖,脚步一个深一个浅,后面的人也都跟着他走过的痕及行。

  雪中行走不比平地,每一步都要花费更多的力气,行进的速度自然再次慢了下来一眼看过去除了白还是白的鬼地方,真不知何时是个头。

  超子闷声不响的领路,他不能停,他一停后面就会掉气,那队伍可就失去了精神§里哈着热气的他一脚踩下去,嗯?不对,脚下有情况。

  这里的雪是干雪,一般的地踩下去也能下到小腿肚子,这这一脚才踩了个鞋帮超子试着用力蹬了几下,很硬,好奇之下便用手去拨弄。

  上层的雪很快就被扫去,渐渐地露出一块麻石来,表面有着明显的打磨痕迹,凭着考古队呆过的那两年经验,他一眼便认出这里有情况。

  “嘿,你们快过来看,这儿有东西,我猜八成是个碑”超子转过身去朝下面喊道。

  无聊的旅途中有新的发现总是能格外的激发人的好奇心,连查文斌这回都没能列外,几天来压抑的气氛已经让他觉得十分难受,这会儿也加快了步子朝着超子那围了过去。

  脚下的积雪很快就被扒拉开了,真如超子所言,这是一块残碑,看材料应该是花岗岩,可是这附近并不产这种石头,所以应该是从外地打磨好了运送过来。

  可能因为年代已经依稀有些久远,上面的文字十分模糊,并不是那么好辨认老王从包里掏出一个放大镜,仔细查看了一番,挥着手朝着查文斌说道:“文斌艾你过来看看,这上面刻的字我怎么得都觉得有点熟悉,你看是不是有点像。”

  查文斌原本并没有过多的在意,听老王这么一说,也就蹲下身子一看不要紧,额头上的眉毛立马就锁到了一块儿。

  他把身子凑的更近了,闭上眼睛,用手抚摸着那块残碑,用心去感受手指上传来的不同的节奏,慢慢的脑海中出现了几个零碎的字迹,把这些字符拼凑到了一块儿之后,查文斌说道:“是的,又是这些字符”睁开眼睛之后,查文斌看着老王,他倒是挺自然的,拨弄着自己的放大镜,查文斌不变声色的问道:“老王,既然我选择了来,你也应该透个底你可以不用告诉我们你的身份,但是这次行动的目标是什么?你又掌握了多少资料?这些我消你能如实回答,这是对我的兄弟有一个起码的交代。”

  老王可能料到查文斌迟早会问这个问题,两只手放在嘴边不住的哈着气说道:“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这儿的资料也是组织上给我的≡从上次青城山过后,组织上才告诉我还有一棵神树的存在,并把位置锁定在了这一块据说前些年也曾派人来寻过,但带回来的消息要么是毫无价值,要么就是干脆失踪我手头上仅有资料就是这顶上有个小寨子,住着十来户人家,其它跟你们一样一无所知。”

  超子邪恶的看着老王,嘿嘿干笑两声:“王叔艾想不到你这喉咙还真有点深,不过这一回您要是把我们给卖了,那我腰杆子里您送的家伙事可就会走火了。”

  老王听着脸上也是白一阵红一阵,其实他自己是真不想来找查文斌,可是组织上对他在青城的能力十分认可,这种事也得讲个缘字,有些人还就能找到那扇门。

  查文斌又从包里拿出一支毛笔来,沾上朱砂,沿着那些模糊的字迹描了起来,不多时,一串古怪的图案就显现了出来长舒一口气之后,说道:“果真有些关系,超子卓雄你们看这和我们在蕲封山见到的那些文字是同一个类别,由其是你父亲研究了这么久也没个头绪是一种出自远古的文化,一个消亡的时代,如今在这相隔十万八千里的东北再次出现,可惜这儿被雪盖着,要不然还真能发现点什么。”

  这些文字像虫又像画,构造十分复杂,不是单纯的象形字,这时超子突然想起身边还有一个人,“大块头兄弟,你应该一直生活在蕲封山,可认得这些字?”

  横肉脸正在啃着干粮,把脑袋甩得像拨浪鼓一般,嘴里含糊的说道:“我不识字。”

  超子撇了一眼,丢下两个字:“吃货!”

  查文斌看了一眼山头,还有不少路,不能再耽搁了,说道:“把这埋好,做个记号,我们先上去,不然天黑就完了。”

  队伍动了,远远看去像是一群蚂蚁在一块白色桌布上缓缓的移动着,向着山顶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