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四十章 离开

  接下来的三天,几个人就被安排在这不知名的深山中,每天的饭菜都会被准时的送到房间中。当然,他们也可以去到餐厅里用膳但是这儿的每一个人都如同哑巴一般,包括老王在内,他自从来了这儿也很少会说话,只是客套的笑着。

  活动的范围被严格限制,到处都是把守着的哨兵,禁止进入的门牌随处可见,久而久之之后他们也失去了继续一窥究竟的兴趣,索性在房间里呆着。

  查文斌本就是个耐得住性子的人,坐在房间里悟道解惑,也把这前前后后的事给串在了一块儿几经思绪之后,他觉得那个梦中的小鬼阴差八成就是那红衣男子,如何把这二者结合在一块儿呢?那只有一个解释,那便是。

  红衣男子或许真如档案上显示的那般,本就是一具失踪了无主尸体,又或者他身前也是修鬼道之人,至于师承何派就不得而知,这块东西好比黑暗的里的蝙蝠,是见不得光的。

  总之由于某种原因,这个红衣男子在死亡之后,因为他的魂魄是异常与普通人,所以被某个贪心的小鬼给发现了那个小鬼并没有按照阴司的规矩,锁着此人进入黄泉路,而是采取另外一种极端的方式:附体!

  自古附体者并不少见,我们也常常在生活中遇到这类被各种人鬼畜生给占了躯壳的列子,多半找一懂道的人就能给祛除了是因为人本就是这阳间里的主人,经常会活动在社会群体之中,即使自己的火焰太低中招了,但是因为在阳光下晃荡或者是在周围人阳气聚集之后的影响下,那些个不该来的家伙也会自行散去。

  其实附体对于那些另外一个世界的“好朋友”而言,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它们需要在没有完全控制住寄主的情况下,跟随被附体者接触到太多对它们致命的东西,比如:阳光,人气,还有便是具有灵气的大山,道观和寺庙。

  所以往往被附体者都是恐惧阳光的,他们喜欢黑暗,喜欢躲藏在家中,怕见生人,更加惧怕那些开个光的挂件,就更加不用提法器了※往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在此刻却比蛮牛还要有力气,这不是她的本能,而是那些东西在作祟相信农村里的朋友对于这些场面一定没少听说过,又或者更多的朋友曾经见过,甚至是亲身经历过。

  附体的最后结果,要么是慢慢恢复,但也被伤了自己的元气,往往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会身体欠佳,精神萎靡;另外一种结果则是被那脏东西给害了性命。

  而查文斌对于这具红衣男子,更多的看法是另外一种极其特殊的存在阴司里也有好坏之分,贪心的人看中了这具男尸,并依附在他的身上,然后窝在那个阴煞之地达成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 好又被他给破了局,那这还会放过他吗?对于掌管阴间界的阴差而言,想要谋害一个下了地的魂魄是易如反掌的。

  超子呢?闲得无聊的他整日里和卓雄以及横肉脸打牌,三个人刚好凑上一桌,每天杀跑得快杀得满头大汗,反正这儿除了酒之外,其他东西随叫随到,权当是来度假了不过这种日子过个一天两天可以,到第三天就连横肉脸都不敢兴趣了,每天对着天花板发呆人是会寂寞的,这种近乎于软禁的生活方式最终可以让你精神崩溃!

  无聊的日子一直持续到第四天,和往常不同,这一次老王笑呵呵的出现了。

  “几位兄弟怕在这里也憋不住了,都是我照顾不周,一些情况需要跟上头汇报,现在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说罢,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之后,大家便跟随着他来到了一楼。

  门外打开了一扇及其厚重的大门之后,一条通道里布满了明灯,老王带头走了进去,众人也快步跟上。

  这通道的尽头还有一道门,进去之后是一个会议室涅的地方,那张椭圆形的桌子上已经摆放着几个大包裹,老王随手一指:“一人一个,自己拿后之后检查一下看看还有什么需要的。”

  这种包超子一眼便认出是军用的,外面是帆布,里面则是隔水层,属于特种装备,绝对是个好东西他迫不及待的抓起一只拎在手中,别说还真有点沉。

  打开背包,好家伙,这可把超子给乐坏了:“三棱军刺伞兵刀我靠还有橡皮炸药!啧啧,老王,你不是倒卖军火的吧,这玩意你们也弄得到?”超子把玩着手中一把大口径手枪,这便是世界上都鼎鼎有名的沙漠之鹰,虽然这玩意只有七发子弹的弹容量,但两百米的有效射距和它那强大的威力可以轻易得放到一头大象。

  除了这些,登山索强光避水射灯登山爪折叠镐头以及各种急救药品,更重要的还有一部对讲机。

  老王笑道:“你们三位兄弟每人一份,还需要什么我能办到的都给办,长枪太扎眼,等到了地方自然会有接头的人给安排至于文斌我知道他需要什么,都是上好的材料除了那些如返魂香之类的异宝找不到,其它的材料也都给备好了。”

  超子爱不释手的一会儿摸摸军刺一会儿玩玩手枪,一个男人,由其是一个军人对于武器的热爱往往超过了女人,他不禁大笑道:“哈哈,够了,够了,老王你这是要我们去打仗吗?这些东西怕是一般的部队里见都没见过,都是些高级货艾卓雄你说是吧?”

  卓雄对于这些玩意自然也是十分精通,顺联的打开弹夹,上弹拉栓打开保险,这套动作是一气呵成,“确实是好东西!”

  留给查文斌的那包里的都是些符纸艾香烛艾朱砂啊等一些道家用品,更重要的是老王还挺细心的给他弄来了糯米和黄豆,以及一包黑乎乎的液体查问捏着那东西问道:“这又是什么?”

  老王指着那些黑乎乎的东西说道:“有几包是狗血,都是黑狗的,还有几包是鸡血,上好的芦花大公鸡,我想你可能会用得着,都备上了。”

  查文斌不再答话,他明白准备这些东西老王是花了心思的,那么也就意味着需要开始一段新的旅程,或许是一段充满了危险和挑战的旅程。

  拿好各自的东西,老王又把他们送回了各自的房间,这一夜查文斌睡的不好,其它人也睡的不好,各怀着不同的猜测转辗反侧的一夜。

  第二天,又是休息,把玩着刀具的超子看着闷声不响的查文斌问道:“文斌哥,你说这老王到底是想干嘛?这装备都够把人武装到牙齿了,我当侦察兵的那会儿也没配齐这些家伙啊。”

  查文斌淡淡的笑道:“你不就那点爱好么,给你你就拿着呗,总不会是给你当玩具的,这屋子里还是好说话的好。”

  监视器里一个老人笑笑的说道:“真是一群有意思的人,这支队伍或许真的能够找到我们想要的东西”一旁,老王正卑躬屈膝的站着,静听这位老者的教诲。

  当晚,夜也大黑的时候,一辆挂着普通车牌的越野车响起了骤然的刹车声,查文斌一行连同老王在内一共五人乘坐了进去车子钥匙交给了何毅超,同时还有一份地图,而这份地图的中点已经被画上了一个圆圈,那个地方在现代卫星地图上甚至已经被抹去了。

  夜色中,这辆越野车发出低沉的吼声,朝着那个终点慢慢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