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三十八章 灭魂破邪

  黑子是一只土狗,虽然它有着超乎意料的天眼,能识得恶鬼,也有着惊人的勇气和不屈的斗志,但它终究是一条土狗。

  红衣男子被这一扑虽然当时乱了阵脚,可毕竟还是一条老狐狸,在断了一手的情况下狠狠抡起被黑子咬住的右手“咣”,黑子就像是一块破抹布一般被砸在柜子上,可是它依旧没有松口,狗对于主人保护的天性和对黑暗世界的憎恨在这一刻表现的淋漓尽致。

  红衣男子显然已经气急败坏,虽然自己也受了重伤,但一只断手决然不是致命的,只需再一击,查文斌必定命丧黄泉。

  当他高高的扬起自己的手臂准备再次砸下的时候,只觉得脑门子一疼,转而瞬间身体已经开始离开了大地,那只抬在半空的手再也无法落下。

  画面被定格在了一个这样的片段:红衣男子的右手上黑子依然紧紧的咬着,而他的身旁站着奄奄一息的查文斌,只是此刻他的天顶穴上多了一样东西:灭魂钉!

  就是这不足半寸的小钉子,就在他准备对黑子下杀手的时候,查文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狠狠得钉在了他的头上。

  灭魂钉的头部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锋利,反而还有些钝,但它却轻而易举的刺穿了红衣男子的头盖骨,这点阻力甚至让查文斌觉得自己是刺中了一块豆腐,瞬间就没入了他的脑壳里。

  灭魂钉是绝对的上古神器,况且这玩意本就是出自鬼道高人之手,对于魂魄有着超乎寻常的杀伤力,就算是大罗金仙只要被击中也得立马魂飞魄散。

  连哀嚎声都没有发出,刚才还不可一世的红衣男子身子一斜,便一头栽倒在地上,两眼瞪得老大,他大概永远不会明白为什么一个活死人也会有死亡的那一天,而且来的如此突然。

  灭魂钉的厉害之处在于它的符咒,自古道家符文之中,唯有鬼文是最难解,这种早已失传的秘法可能是因为过于歹毒,又可能是过于深奥它是超越了杀生这个最为严厉的惩罚的存在,它不仅能杀生而且是让人永不超生,三魂七魄会尽数被它禁锢,也就再也谈不上轮回。

  查文斌看着对方倒地,眼皮子一沉,便昏睡了过去,隐约间一个摇晃的身影踉跄的走到身边,只觉得脸上一湿,又回到了三足蟾给他的感觉,只是这个更加粗糙。

  第二日,当金馆长按照事先的约定摇摇晃晃的来到这里,查文斌身边的血迹早已凝固成了一片黑色,身上还有一条大黑狗紧紧的趴在背上,用体温给主人带来最后一丝温暖吓破了胆的他拨通了公安的电话,随之便是救护车响着尖锐的汽笛声载着几人呼啸而去。

  三天之后,省城的加护病房里,查文斌第一次睁开了眼睛:超子卓雄横肉脸金馆长冷怡然何老老王赵所长冷所长,还有他的儿子周围的人们看到他张的眼皮喜极而泣,庆幸这位汉子再一次死里逃生,根据事后的描述,五根手指中最近的那一根距离肺脏不足一厘米。

  因为殡仪馆是属于民政部门,所以那件事情对外的官方解释是殡仪馆里进了小偷,查文斌他们是智斗小偷受了伤,目前小偷已经被关押起来但是民间的说法都是殡仪馆里出了一个恶鬼,先后害了多条人命,最终一个道士经过一番恶战终于收服了那恶鬼,有好事者还有模有样的讲述了查文斌是如何做法的,一时间查文斌的大名在我们周边几个县里是如雷贯耳,大家都知道这里出了个高人加上之前一些受过他恩惠的人,特别是王庄的那一块地,查文斌几乎就成了天师下凡的代言人,他的威望也因此在当地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富贵人家都盼着他能来给自己看看风水,算命求前程;普通人家有个小病小灾也都盼望着他能给法子,大家都说只要他一道符,事事都能平安,总之关于他的各种传说,各个版本就由此在民间传播开来,一直影响到了今天,还有不少人会惦记着查文斌。

  我在走访的过程中,时常能听到老一辈的人说自己孙子被吓到了,需要找个人来喊喊魂,然后又叹了口气说道:“要是文斌在那就好了。”

  可以肯定的是所有的事情都是由那具红色尸体造成,至于他,警察本来就已经登记为死亡人口才给拖进了殡仪馆,他们也不会相信那是个活人,一旦承认了岂不是给自己扇嘴巴,那个局长敢说自己把活人给送了太平间还放了那么久?

  黑子在那一次得事情中也受了重伤,对于这条狗,金馆长也不敢怠慢,特地嘱咐当地县医院按照对人的态度给动了手术,黑子断了三根肋骨可这狗在醒来后却一直食欲不振,每天耷拉个脑袋,也吃得很少,日渐消瘦了下去一直到它再次见到查文斌的时候才满心欢喜的跳跃的像个孩子一般。

  一个月,天气已经开始慢慢转暖,查文斌也恢复的差不多,算是再一次得捡了一条命回来要论生死别离,他怕是已经真的看淡了,几次和小鬼们挥手再见,又几次踏进阎罗殿,也不知是那地府怕了他,还是他真得就那么命大,出院那一天,金馆长在省城摆了一桌好酒,为得就是给他接风洗尘,一扫阴霾。

  来的人都是那批老朋友,席间查文斌没有喝酒,第一次讲述了对于这件事的看法。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重新载上一批梧桐树,再养上些公鸡,金馆长那殡仪馆是不会再出事了,那具尸体依旧躺在老位置,没有他查爷的亲自吩咐,谁也不敢再去动了。

  第二点,对于红衣男子的身世,事后有关部门也尽了全力去调查过,可是没有任何信息,这人在这世上的档案就是一张白纸,法医们对于这样一具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的尸体也不敢下手解剖,就定了个正常死亡的无名尸。

  第三,也就是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也是大家最关心的根据查文斌的判断,这具尸体是一位现代社会其极罕见的鬼道修行者,所为修鬼道者都有着通灵的天赋∶长某种已经失传了的上古妖术,会使异域邪法,更可能会一些冥界鬼符,对于这一门派的资料典籍几乎就是一个空白,之前有所接触过的恐怕就是花白胡子了。

  但是有一点查文斌可以肯定,修鬼道之人必定需要一个煞气冲天的场所,而且需要大量的鬼魂所为修炼的媒介或者是道具,甚至是他的牺牲品在没有战争和大规镊行病死亡的现代社会,要想找一个这样的地方甚是很难,于是他便把目标锁定在了本就是地处煞位的殡仪馆。

  修行鬼道之人有一个最大的本事便是隐藏活人之气,因为长期与那些东西打交道,身上早已占满了鬼气,只是一具被魔鬼控制的躯壳,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个活死人说到这,不得不提那个从玉棺中出现的男子,他对于鬼道之术可以说达到了登峰造极甚至能够打破三界规则,起死回生,重塑自己的三魂七魄。

  这个固定一出生就和道家思想截然相反的门派,恐怕从道义上来讲是难免会被划归为旁门左道之术。

  起初,这人还没有杀人之心,只想占了这个地方,于是才先闹出了杀鸡的那一幕,目的就是逼人走可是金馆长非但不走,还叫来人收拾他,这才动了杀心鬼道之人虽然本质上与恶鬼没有太大区别,但唯一的不同是他的身体还是活的,所以当被送进火化间的时候才会再次动手,这才引来了查文斌。

  对于这种莫名其妙的邪门歪道,查文斌也不能完全解释,只能说殡仪馆本就是个藏污纳垢之地,若人的心不正,就更加容易招惹那些是非之物,说到这儿还特地看了金馆长几眼,惹得他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第二日,查文斌回了县城,殡仪馆已经被重新装饰一番粉刷一新的墙壁倒也让这儿多了几分生气,按照他的吩咐,那具尸体被再次送进了高压炉,这一次不到半小时就成了一具白骨。

  那点骨灰被人悄悄的撒进了附近一条河里,灭魂钉也被重新取出来还给了查文斌,只是查文斌发现这枚钉子上隐约多了一条黑线经过对比,其它五枚钉子上各有一条,而这个有两条。

  金馆长的好意被查文斌拒绝,那个红包有多少我们无从知晓,只是从今后我们县的火化费用开始大幅降价,那些个花圈和骨灰盒也开始走起了平价路线,而金馆长本人也开始更多的参与到了社会公益活动之中。

  当晚查文斌便回了县城,住到了超子那,晚饭过后,总觉得脑子有些昏沉沉,便先上床睡了,众人都以为他最近新伤加旧伤是累了,也没去过多的管,就在那一晚,查文斌做了一个永远也不会让他忘记的梦:闺女再次回到了烊铜渊,而他也再次在原地踏步,不仅有饕餮,更加有一个阴差在旁边恶狠狠地看着他说道:“让你坏我好事!”,在醒来之前,他依稀看到那个阴差小鬼是一袭红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