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三十七章 鬼道

  陷阱?能够做到如此悄无声息,联想到外面躺着的三个弟兄,查文斌没有必胜的把握如果是个鬼魂,那么再凶也不过是自己的刀下鬼,但如果是个人呢?

  在他看来,这完全是一个挑衅,裸的挑衅,无论是谁,都需要为今晚的行为付出代价!

  查文斌把身子紧紧的帖在柜子边,左手轻轻触到那拉环,右手已经做好了攻击的准备,随时可以一近下。

  之前那一次,查文斌是眼疾手快一把拉开,而这一次,则是一点一点的慢慢拖动着就好比眼前放着一个充满了未知世界的潘多拉魔盒,打开它,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当柜子被拉开约莫三十公分之后,查文斌的射灯照在一张冰冷的脸上。

  这是一张怎样的脸?黑,黑得犹如夜色里的焦炭,实在是太黑了,他的眉毛上现在甚至开始出现了一层淡淡的霜眉宇之间,印堂之上,格外的黑!连嘴唇都是乌色,这是一具让查文斌第一眼看见就觉得极其诡异的尸体,甚至在他的潜意识里,这根本就不该一具死尸,而是一个魔鬼!

  当柜子被一点一滴的拉开后,一袭红衣整齐的穿戴在他的身上,鲜红的颜色与他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查文斌的心跳开始了加速。

  这绝对不是一具普通的尸体!没有人会给死人穿上这种颜色的服装,因为这是大凶!横死之人,若穿红离世,必成厉鬼!而这具尸体,穿戴整齐,甚至难以找到一丝褶皱,这是有人刻意安排的。

  如果说下一世的轮回是人在死后灵魂最终的归宿,那么还有另外一种形式的存在,便是以一种特殊的形态继续留在这一世,那便是化作为鬼魂有的人留下是因为舍不得,有的人留下是因为放不下,还有一种根本就是为了复仇无论以何种目的,在人们的眼中都是超越了规矩的存在,天地间的人死轮回本就是一种循环反复的既定规则,不可能因自我的意识强行改变,所以才有了道士这一职业的存在。

  鬼气,无与伦比的鬼气直扑而来,查文斌甚至能隐约感觉到他对自己的不屑副打扮,如今说什么都不可能留下你,查文斌左手立马翻出掌门大蝇准备一个罩门直接按在他的脑袋上,对付这种成了精的家伙,就得下死手!

  当打印离那黑色面孔不到十公分的时候,那具尸体猛然的睁开了眼睛,一道凌厉的视线凶狠得看向查文斌,只觉得手腕一吃痛,一双黑色的大手已经牢牢的捏住了自己的左手。

  以尸体的方式进行攻击?查文斌心头一惊,这还是头一次遇到,右手宝剑一转,径直劈下那双手见有利器来袭,立马缩回,这才让查文斌有了间隙脱离,低头一看手腕上已经那厮给捏出了十道血红的手印。

  就凭这股力道,查文斌知道这绝对是个厉害角色,人死后还能控制尸体,只有两个解释:僵尸或者根本就是个活人!

  但那股灵活的样子又绝非僵尸能办到,再说僵尸这种东西他也只是听闻师傅他老人家讲述过,自己却没有真正遇到过,因为尸体如果要做到不腐烂是很难的。

  可哪个活人又能躺在那冰冷的冷柜里这么久,活人能办得到?再者,这里已经是好久没开业的殡仪馆,谁也不会跑到这儿来装神弄鬼,更加让他可以否定的是屋子里那漫天的鬼气,而这种鬼气他很熟悉,曾经在哪里就遇到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了。

  “哈哈,果真是个有意思的人”一句冷笑过后,那柜子里传出这样一声。

  活人?查文斌握着家伙,心里顿时一凉,要真是个活人,他的确没有把握,因为论身手,自己怎么可能是外面那哥仨的对手,他们都被放倒了,自己又能逃得过?

  人在关键时候,就是不能手软,更加不能自己吓自己,查文斌狠狠得咬了一下嘴唇,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顿了顿,不卑不吭的说道:“兄台半夜三更跑到这儿来,恐怕也不是来做客的吧?”

  那柜子里的人听完又说道:“很简单,你回去告诉那个胖子,这个地方闹鬼,让他关门大吉,包括你那三个朋友在内,我不会为难你们,否则”说道这儿,他突然话音一变,凶狠了起来。

  查文斌冷喝一声:“否则如何?难不成你还想鸠占鹊巢,一直睡在那里面?”

  “哈哈哈”那柜子里的人大笑道,“小道士,不要不识抬举,恐怕就凭你还不是我对手,本来我不想这样,吓唬吓唬他们走了就算了可那胖子不识好歹,竟然叫了个野道士来做法,害我受了些损失,若不给他点颜色看看,就不知道什么叫厉害!”

  “这么说,后来这里死去的那几人也是你作为咯?”查文斌依旧保持着那个语调。

  “哼!”,柜子里的人冷哼道,“我想他家里那道符也是你给的吧,不然他怎么可能还活过今天,好吧,算你还有些本事不过,你听着,凡是我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因为所有挡着的人都已经死了,哈哈,带着你的人走吧!”

  “单凭你滥杀无辜和那一身鬼气,我就不能放过你,不管你是人是鬼,又有何目的,草菅人命之徒,非凶即恶,受死吧!”查文斌说完,身子猛地一弹,顺便冲到了柜子边,右脚一记势大力沉的直踹,“铛”得一声,那柜子径直被重新踹了进去!

  若他真是个活人,在这种零下的密封环境里绝对不会活过五分钟!

  还未等查文斌有下一步动作,“咣”得一声,那柜子笔直飞向对面,撞得第六排储藏柜摇摇欲坠,那个人一袭红衣,两眼直盯着查文斌恶狠狠地说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既然你想死,我便成全你!”

  红衣男子的速度极快,快的超出了查文斌的反应没等他有下一步动作,直觉得胸口一疼,身子便狠狠得撞到了后边的柜子上,“铛”得一声,若不是这口气憋着,当场就能喷出血来。

  那男子便没有就此罢休,而是幽幽的举起右手,作势就冲着查文斌的天灵盖而来只是这一次,查文斌看得很清楚,那只手像一只鹰爪,弯曲而干瘪!

  花白胡子的手也是这样!查文斌猛的想起蕲封山下的那个人,那个自称是卓雄的爷爷,渔凫王的后裔。

  “鬼道之术!”查文斌终于知道了为何有那般鬼气,这是一个修炼鬼道之术的邪恶之人,身体的强壮远远超过了常人,看他的修为未必在花白胡子之下,更甚者已经超过了他,这是一个未知的邪门修道者!

  “真不错艾”那红衣男子颇有些玩味的看着查文斌,继续说道:“这年头,竟然还有人认出鬼道,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人看穿,倒也不枉费我一番心思占这个地方有意思,真有意思,不过小道士,你既然知道了,我也留你不得了,受死吧!”

  红色影子如箭一般直射过来,鹰爪一般的手指像是锋利的匕首带着丝丝鬼气,查文斌身子一斜躲过了这一击,“轰”得一声,背后的柜子瞬间被洞穿,足见这力量之大!

  一击未成,那男子倒也不懊恼,在他眼中,查文斌只是一个还在挣扎的猎物而已,就像是猫爪老鼠那样,玩着也是一种乐趣。

  对付这种不人不鬼的东西,查文斌一时竟然找不到好的办法,不过邪不胜正是自古的道理,在这样耗下去,最终倒下的肯定是自己。

  就在此时,查文斌的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阵狗吠声,“汪汪汪!”黑子!是黑子!这是它的叫声,它怎么来了?

  那黑衣男子听到狗吠之后,明显脸上也隐隐有了也许不愉快,作势又要攻来只是这一次查文斌没有像之前那样选择躲避他大喝一声,抢在那红衣男子之前,率先举着七星剑直刺而去,没有任何的花招,干干净净的一剑。

  红衣男子显然没有料到他还会还手,这七星剑可是上古遗物,经受了历载道家传人之手,对付这些恶魔歪道自然还是有很强的杀伤力,那红衣男子感觉到其中的厉害,身子一闪,让查文斌扑了空。

  未等查文斌来得及回身,身后已经得红衣男子恶狠狠地喊道:“你给我去死!”

  “噗”得一声,查文斌感觉到自己的后背被刺穿了,一阵麻木过后,背脊上一凉,那是血。

  “啊”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查文斌怪叫一声之后,抡起七星剑向后用力劈去红衣男子的一只手还留在查文斌的体内,被他这么一转身,手臂恰好卡在了骨头里,完全来不及拿出来,如切瓜一般,那只手永远的离开了红衣男子的手臂。

  “这,不可能”红衣男子喃喃的说道。

  与此同时,一只体型硕大的黑狗,如同疯了一般冲向二楼,撞得那些铃铛响起了一片,它恰好看见了那一幕,看见了自己的主人受到了重创。

  黑子就像一头豹子,没有任何汪,直接扑向了正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断手的红衣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