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三十六章 偷袭

  太平间就是停放尸体的地方,殡仪馆每年都会新进好多无名无主的尸体,这些尸体的案子一时半会的破不了,就会先拉到这儿存放着。还有一种就是因为案件还是审理程序中,需要验尸等过程,比如车祸的调节纠纷,刑事案件的凶杀等等。

  总之留在这儿的尸体都是有着这样那样的故事,之所以取名为太平,也是想让他们死后能够平静,平安,别闹事在古代,也可以叫做义庄,只是现在有了冷冻技术,可以保持尸体不腐烂。

  这种地方多半是鬼故事取材的最好源泉,各地无论是医院还是殡仪馆,出现不合适的“朋友“出来打扰众人的列子也是数不胜数≡从没了义庄之后,这儿就是人世间最为阴森的地方,没有之一。

  中国自古死了的人,就讲究个入土为安,而及早把死者下葬,更是对死者最大尊敬,死者在九泉之下就可以安息了如果不能把死者及早安葬,对死者未免残忍,对生者也是一种折磨。

  但是留在这儿的人因为种种原因不能下葬,怨气难免会越积越多,时间久了互相影响,是最容易出厉鬼的地方而这个太平间的位置,也一般搁在平时没有人去的西边角落里,同时这个方位也是住宅里边最为差劲的位置,在我们那管做叫‘吊脚楼’,一般过去大户人家小姐私奔被抓回来,多半就是关在那儿了。

  厚重的钢制铁门被缓缓拉开之后,一股冷气扑面而来,这里常年保持低温,四个人几乎是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寒颤。

  超子柔了柔鼻子说道:“这地方真他娘的有些邪门,明早金馆长要是不拿一叠厚的,我就把他办公室给掀了。”

  别说超子,查文斌都觉得汗毛有些竖立起来,墙壁上就有一个开关,在这儿他不敢托大,“啪”得一声,一片白光,整个屋子是那种强烈的惨白,直冲人的心灵深处。

  精神上的恐惧往往是要大于脏东西的现身的,未知的世界总有充满刺激的挑战静静的等待你的来临一排排的冷库按照顺学排列,方形的格子布满了视线,这就是存放尸体的冷库了。

  按照金馆长给的编号,他们顺利的找到了那具无名尸所在的位置:最西边的小角落里。

  “真是一群不会干事的人在这儿乱搞,这种尸体还敢放这个位置”查文斌看着这儿的布局有些不满,嘴里咧咧道以前的查文斌话是不怎么多的,超子和卓雄私下也讨论过,自从出了青城山,他话就变多了起来,或许是要逃避些什么吧。

  超子拿出兜里那枚十字形钥匙,准备打开那格子,却被查文斌按住了手:“先别着急动,退到门口的位置再说。”

  退到门口之后,查文斌从兜里掏出一套红绳来,上面挂着小铃铛,这套东西他在四川就用过,无论是人是鬼经过都会触发细线使得铃铛发出报警声据说这线不是普通线,而是夹杂着西域的牦牛尾巴上的那点毛纺织而成。

  推出门外之后,这条线被超子和卓雄用“之”字形从楼梯口一直延续到了太平间,除非那人是长了翅膀,不然肯定得中招想起之前他们在外头吃的亏,查文斌决定这次一个人进去,他们三个全部留下门外。

  拿了钥匙之后,查文斌把那道大门死死得关注了,偌大的空间里只剩下他一个活人,连喘气声都听得分外清楚要说怕,他是不会怕的,自从跟了师傅,在坟堆里面过夜的事就没少发生过,道士么,天生就是跟这些东西打交道。

  不过这一回,他也没打算托大,手里那点家伙事全都亮了出来,其中最让他有底气的是除了老朋友七星剑和大印之外还有那六枚从蕲封山里带回的灭魂钉,这东西回到家里后他仔细研究过,但是那奥妙无穷的符文就够他受用半辈子,道家精髓与上古巫术的完美结合让查文斌也多创出了几种法门,今天就是抱着收不了你,也得毁了你的心态。

  这藏尸格子不比棺材有有棱有角,它完全是镶嵌进去的,所以什么捆尸索之类的,完全就用不着了而且今儿个,他也没打算给对方客气啥,造孽的恶鬼,查文斌没那么好心肠,硬碰硬的来,你还能比那修了上千年的黄金面具还厉害?

  穿布鞋有几个好处:声音轻,不臭脚还走的正!查文斌一身浩然正气,七星借厉出鞘,直奔那角落而去,你若不现身,就直接钉了你!

  “咔嚓”一声,钥匙已经被拧开,柜子下方有一个拉环,查文斌正眼看着,左手猛的一下拉起,“哗啦”一声,柜子便弹开了,右手的七星剑都已举在空中。

  “空的!”,查文斌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空空如也的柜子,他知道金馆长无论如何也不敢跟他开这个玩笑,更加不会记错,殡仪馆关于尸体的储存有着严格的手续,每一具尸体都对应着自己的编号和柜子。

  查文斌的右耳一抖,听见门外响起了微弱的铃声,一拍大腿喊道:“不好,中计了!”更让他纠结的是与此同时,四周陷入了一片黑暗,电源被切断了!

  好在身上还带着射灯,不过查文斌没有打算打开,而是悄悄的猫着腰靠着门的位置摸去,门口站着的是自己三个兄弟,各个都身强力壮训练有素,一般人根本近不了身,此时他更加的的反倒是房间里面,若是对方早已准备好,在这里面设伏,那自己八成就得中招。

  等摸到把手的那一刻,他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一把拧开开关,厚重的大门被慢慢打开,门外一片黑暗,没有一丝动静。

  当他打开射灯的一刹那,脚底下横七竖八的躺着三条大汉,查文斌顿时后背一阵冷汗冒起′下腰去试探了一番,三人都还有呼吸,并且很通畅,只是任凭他如何交换,如何踢打就是没有反应,好比是喝多了酒的人,熟睡了一般。

  这种情况,查文斌的脑海里第一个想出的人就是冷怡然!她曾经在蕲封山也莫名其妙的昏迷了过去,生命特征却一直完好。

  查看了下,四下无人,查文斌吃力的把他们挨个托进了走廊尽头,等他再次抬起头时,不远处一个红色身影一闪而过,速度极快遁入了太平间。

  “是人还是鬼?”查文斌问自己道,那速度快得不像是人,但太平间是个死胡同,这明摆了就是给自己信号,进还是不进?看着地上躺着的三人,八成就是刚才那人所为,瞬间秒杀三位高手,这份功力可真不是盖得!

  进!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既然花了这么大的心思,我不来会会你,岂不是让你白忙活着一场了反正现在自己也是光棍条子一个,上无老,下无鞋唯一一个儿子已经托付给了何老还真怕了你不成。

  这地上的三人分明就不是下了死手的,那么目标就是自己了→死之别,他早已在蕲封山祭出逆天噬魂咒以后就已看破,这条命不过是稀里糊涂捡来的。

  安顿好他们三个之后,查文斌踏着大步迈向了太平间,嘴角闪出一丝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意一次直接抬脚踹出,“咣当”一声,厚重的铁门完全开启,雪白的战术射灯一眼看去,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这儿的藏尸格是一排一排的,总计有七排,查文斌就提着七星剑慢慢的搜寻过去,一直到第六排,还是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当最后一步跨过,第七排出现在自己视线中时,他赫然看见刚才被自己打开的那一格已经重新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