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三十四章 进门

  金馆长不懂里面的门道,但也觉得奇怪艾说道:“槐树?我这怎么可能有槐树呢,查先生我可都是按照您的吩咐办事的,买的清一色都是梧桐啊╚ ╝。”

  查文斌看着那还不到一人高的小树苗,掰扯了一段树枝下来,指着那地上说道:“自古门前不载桑,屋后不种槐,槐树本就是招惹些脏东西的极好载体落凤坡的位置刚好背对着你的办公室,你看这棵槐树是不是恰好瞄着你那窗户的?”

  被查文斌这么一说,金馆长还真发现是这么回事,怎么滴就有棵槐树落在这儿呢,巧合吗?

  查文斌踢着脚下的泥土,又说道:“你再看,这树下的泥土明显比四周要来的新鲜,说明这棵树是刚刚载下去不久的,看这时间也不过就是你这儿出事开始的金馆长艾你是不是最近得罪了什么人?”

  这可把金馆长给急的,细下一想,最近也没得罪什么人啊再说了,自己做得是死人生意,平日里也不太跟外界打什么照面,也没和那家家属闹过特别矛盾,说道:“查先生艾我好像真没得罪什么人艾是不是就是这棵树在作怪?如果是,那拔掉它是不是就好了翱。”

  “没用了,这不过是个引子,看来这人原本打算害的是你,反倒让那两人先做了替死鬼槐树破坏了这儿原本设计好的风水,依我看,那些成也是此人作为,目的就是制造混乱你这地方本来就煞气重,没有落凤坡,就等于是个鬼城”查文斌又示意横肉脸过来,说道:“兄弟,你力气大,连根拔起它,让后扛着槐树跟我来。”

  横肉脸朝着双手各喷了一口口水,捏住树干,只那么一提,连吼都没吼,连根就给拔起金馆长心中叹道:真是个神人。

  那树根部分,细小的绒根还刚刚长出来,这再一次的印证了查文斌的推断,是而不是天灾。

  横肉脸扛着那槐树跟着查文斌一直走到了殡仪馆的一道小门前,这儿就是尸体运进殡仪馆的位置,也是灵车到站的位置超子他们在身后跟着,金馆长一直在左思右想,说道:“你们说会不会是有人看我生意好,估计整我的?”

  查文斌笑笑:“这我可算不到,不过咱们县不就你一家火葬场吗?”

  金馆长拉着查文斌走到一边,小声说道:“查先生,您是不知道,自从传言我这儿闹鬼之后,方圆百里的人家出了丧事都给拉到临县去了,他那边生意一下子就增加了双倍听说他几乎就是坐地起价,就是卖骨灰盒都要发财了啊。”

  查文斌说道:“这个我可管不着,你要是怀疑,恐怕还得找公安局给你调查,先去拿点汽油来,然后把大门给关上。”

  金馆长照着去做,拿着油桶去车里放了一壶油出来,交到了查文斌手中,“超子艾把这棵树给点了,然后我们就先走了那个金馆长,你今晚最好带着家人去县城里找家酒店住着,等明天早上再去我家等我消息,另外把钥匙给我留下。”

  超子接过汽油桶,给那槐树浇上,一根火柴划拉一下,立马就起了熊熊大火,烧得那黑烟冒的老高,有几个路过的人还以为殡仪馆又重新开张了呢。

  金馆长是巴不得,哆嗦着拿出钥匙外加一个信封递到查文斌手上,献媚的说道:“查先生,那您拿好了,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我一定照办。”

  查文斌蹬了一眼,说道:“拿好你的信封,要不然我扭头就走!”金馆长也是知道他那脾气,愣在那儿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红着个老脸关键时刻还得超子来解围,他笑嘻嘻的拿过红包,然后笔直装进了金馆长的口袋里:“让你拿走就拿走,明天办完事,小爷自然会来取的。”

  金馆长只好拿着信封先回了车里,超子问道:“文斌哥,你干啥子做事都不收钱,这老小子说白了就一赚死人钱的黑心商人,咱收点钱财也是理所当然啊。”

  查文斌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超子艾卓雄兄弟,还有大个子兄弟,干我这一行的,要是干啥事都拿钱说话,是要越发折寿了平日里得罪的神鬼太多了,有时候只能做些事多积点阴德但日子也要过,所以我师傅临终前交代,不是什么钱都可以拿的。”

  等到门前还剩下一堆柴灰的时候,查文斌又从兜里拿出一叠符纸来,这火葬场一共是一道运送尸体进去的门,一道接受骨灰的门,还有便是进办公室的那道大门。

  这三道大门上,各贴上一道符,然后带着几位兄弟出了大门,金馆长开着小车一溜烟得给拉到了县城里,酒席早已订好对待查文斌,他也自然是大方,好就好肉招呼着,不过在见识了他们哥仨的酒量之后,金馆长放弃了敬酒的念头。

  吃晚饭,又按照查文斌的吩咐,在楼上招待所开了两个房间,他们四人便先上去休息了金馆长还得赶回家去接老婆孩子,等到再次见面已是晚饭时间了。

  吃罢晚饭,查文斌又管金馆长要了火葬场的平面图,这东西超子和卓雄两位侦察兵看得懂,只瞄了几眼,便把所有的的位置都给记下了其中最重要的三个位置分别是:化妆间焚烧间和太平间

  特意取下这三个门的钥匙,特别保管在查文斌身上,金馆长把车钥匙留给了超子,查文斌吩咐他就不要再出门了,免得有什么意外,老实点在宾馆睡觉就行。

  趁着夜色已大黑,约莫十点钟左右,查文斌一声令下,桑塔纳朝着殡仪馆的位置再次出发一路上查文斌都是成默寡言,不知道怎么,对于收个把小鬼的这种事拿到平时来说就是顺手给办了,但今晚心中总是觉得堵得慌,说不上来的压抑感他在路上的时候还在想,明天一早就回去收拾收拾,然后去省城。

  车子径直开进了大院里,查文斌今晚是特地换了一身道袍来的,那个仙风道骨的涅终于再一次的出现了,也为这压抑的黑夜里增加了也许安全感。

  提着七星剑,揣着大蝇给三人一道符防身,便一齐进了办公楼地方白天进来就渗人,满鼻子里都是香烛纸钱味,别说这大半夜里的。

  打开手中的罗盘一看,四周全是飘荡着的“朋友”,好在能惹事的暂时没有,看样子这一个月之内,方圆百里的孤魂野鬼们都在这儿安了家。

  因为门上有符贴着,这群家伙也只好在楼里游荡着,只要不害人的东西,查文斌向来都是以超渡为主,谁死后都得成那个样子,何必太为难。

  大门进去是一个大厅,左边那条道的尽头就是焚烧间,二楼的右边尽头是太平间,那化妆间是在地下室三个地方都不是那么好呆的,超子进门就觉得汗毛都竖起来了,但好歹也是见识过的人,问道:“文斌哥,咱先上哪里翱。”

  查文斌指着大厅后方的楼梯说道:“先去化妆间看看,要是觉得背后有什么东西拍你,只要不回头都没事。”

  有他在前面带路,横肉脸殿后,那些“朋友”们只觉得老远就有一股浩然正气袭来,加上与生俱来的那股杀气,纷纷都躲得远远点,这就是我们平常说的火焰高的人,八字硬,小鬼遇到了都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