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三十三章 调查

  他们是接到超子的报告说这儿有汉代古墓,组织了一支队伍进行发掘工作,当然,查文斌们干的那些破坏也都被视为抢救性发掘一笔勾销。

  考古队的进驻,让村子顿时也热闹了起来,村长腾出家里空余的屋子做了招待所,每天数钱数得笑开了花尤其是听到查文斌还有另外一份身份,不禁对自己当时的判断由衷的佩服起来,三天两头过来瞅瞅。

  老王这次来,其实还有另外一件事,就是关于那枚太阳轮在现代科技的帮助下,他们发现这块东西的建造年代远远超过三千年,甚至还要往前推倒神话时代,除了青铜,它似乎还有另外一种特殊的材料,更让他们难以置信的是那块太阳轮中间实心的部位里面居然有着生命的迹象。

  另外一份历史研究的工作也在同时进行,根据资料,那儿应该就是残存的古蜀国最后一波族人,以及他们的死对头氐国人●话时代的最后一波遗民在那大山深处坚守了三千余年,并于最后毁于一旦☆后看见的那棵青铜树,根据组织的研究,极有可能就是扶桑但它只是一个复制品,有着让人起死回生的能量,却无法像史书中记载的那般通天彻地,穿越三界。

  他这一次来,就是想打听查文斌还曾记得他们走后发生的那一段事情。

  查文斌躺在病床上,给他看病的都是省里来的专家,这些人自然都是老王通过组织的关系请来的问题不算太大,开了药,说让休息一周,便可痊愈。

  但是对于老王,超子依旧不怎么待见,反倒是老王开始对卓雄很感兴趣,但这货也是一根筋,也完全不肯配合。

  查文斌自个儿都解释不了为什么会躺进那棺材里,为什么会看见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为何最后会被抹去那一段记忆,至于这些东西,他们也解释不了。

  但是老王说,这个世上非常可能还有另外一棵扶慎,而且是真正的那一棵,他们已经有了初步的方向,这一次过来就是想重请查文斌出山。

  没等查文斌考虑,超子一口就替他回绝了,跟你这个老狐狸一块干活,太不靠谱,指不定又把咱给卖了可那老王倒也不懊恼,每天吃罢饭后去挖掘现场查看一番,就回到文斌家中继续游说,还有那枚青铜轮被他重新带了出来,也交还给了查文斌。

  用老王的话说,这玩意恐怕是原装货,只有靠它才能找到真正的那一棵,也就是花白胡子一直说的钥匙。

  连日的阴雨让查文斌的心情并不是很愉快,期间金馆长曾数次来访,都被超子以身体不好为由给挡在了门外那块古墓的发掘工作,这一次是何老亲自带队,因为上头很重视这种保存非酬好的汉墓,决定请他重新出山。

  正月十五,家家户户闹元宵,查文斌的小屋里倒也算热闹,只是孩子们不在了,哥几个喝得都快上了头过了今晚,明天他们打算还是先去金馆长那看看,这事也是十分蹊跷,金馆长虽然贪财,但也罪不至死啊。

  那一晚,有点喝多了查文斌说了一席话:“等帮金馆长了结掉这件事,就准备封印收山,操劳了小半辈子了,最后却落得个无后,自己都觉得对不起列祖列宗,还干个什么道士。”

  他准备事后就收拾了行李,搬到省城去生活,一来可以给孩子最好的医疗条件,二来小兄弟们也都在,可以互相照应凭他的本事,就算给人算算命,看看风水,混碗饭吃总不是问题,何况考古队那也还有位置留着。

  那一晚,同样喝多了的还有老王,他答应不再勉强文斌出山,准备不日就重回北京,令寻高人人说一笑泯恩仇,这男人艾一杯酒或许就解开了,查文斌顺势做了个人情,帮超子和老王的心结给解开了。

  本来查文斌动荡的一生,到此或许也就结束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带着儿子,平平安安的也就渡过这一生了,可有的时候命都是从娘胎里就带出来的,越是觉得事情已经结束了,就越是没完没了。

  第二日一早,老王特地过来告别,几个人一番寒暄之后约定将来有机会去首都做客,便由着专车接回了省城金馆长的桑塔纳早就“突突突”得冒着小烟在门口等着了,今天是约定的日子,他也是一大早就赶过来了,眼睛还红着呢,感情这昨晚没睡好。

  查文斌收拾需要带的东西,一股脑都给放进了后备箱,五个人便一溜烟的赶到火葬场。

  火葬场的大门自从出事后就一直紧闭,连个值班看门的人都没有,方圆百里都晓得这儿闹鬼闹的凶,出再高工资也没人敢来啊有命赚钱,没命花钱的买卖自古只有傻子才会去干呢!

  这屋子,一旦没人住了,就会少了些人气,显得破败,何况这儿还是个火葬场从那大门缝隙里望进去,就一股说不出的压抑味道就这么个鬼地方,再大太阳的白天,都让人心情明朗不起来,被哀乐和哭声熏陶久了,彷佛连这大门都占着死人味。

  金馆长掏了钥匙,打开那大门,刚想抬脚进去却又缩了回来查文斌看出他的心思,自顾自的先进去了,超子笑嘻嘻的骂道:“你个孬种,大白天的怕个鸟蛋,有我文斌哥在,就算是阎王老子来你这做客,也能让他今儿立马挪窝。”

  金馆长不是孬艾他是怕艾这几日里虽说有那符纸贴着,确实家里平安安安的过了个春节,但一闭眼睡觉就是那具无名尸体和这儿的种种,哪里能睡的踏实如果不是冲着钱,这地方,他除非死了被送过来,不然说什么也不愿意再来。

  金馆长说要不要先那尸体,查文斌笑笑说不用,就一死人罢了,再凶不过是个恶鬼,还是先那片梧桐林。

  那块落凤坡是当初他设计的,问题一开始也是从哪儿开始的,在金馆长的带领下,穿过小道,就看见了一片围墙,金馆长解释道这不是怕那凤凰飞出去了,特意给围起来了。

  打开一道小铁门,几个人走了进去一看倒好,连查文斌自己都觉得这事是真古怪了,这园子里的梧桐树都是高价买回来的,树龄都有点年头在一个月前还是枝繁叶茂的梧桐树怎么滴看起来就那么没精神,各个就跟要死了一般,瞅着就活不下去了。

  金馆长是急的都要哭了,但说这片园子里的梧桐就花了他血本艾半年不到,怎么就成了这副德行,当场就求查文斌一定给救救他啊。

  但凡树木成片死亡的无非是几种原因:病虫害,气候,还有就是风水被动过了。

  仔细观察过后,并没有发现有病虫害的迹象,今年的气候与往常也差距不大,周边的树木都活得好好地,查文斌判断这儿的风水很有可能被动过了因为金馆长这儿的火葬场所有的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没有这块落凤坡,他这地方只会煞气越堆越多,最后成了鬼怪的乐园,难免会遭到些变故。

  当初这儿的风水他是看过的,如今拿了罗盘架起来,算算并没有出什么差错,怎地就会成了这副德行。

  查看一番后,查文斌找了块石头坐下问道:“你这儿最近有没有什么人闹个工地翱。”

  这金馆长前思后想,还真没这事,谁家办厂造房子都是不愿意跟火葬场附近挂钩的,那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两人就那么说着呢,超子闲的无聊,就在里头瞎晃悠,说实话,抛开这火葬场不说,这块园子倒挺适合散步的。

  “哟,金馆长,你这么小的梧桐树哪里留得住凤凰艾怪不得要出事”超子走着,就发现那围墙角落里有一棵很矮小不起眼的树扎在那儿,顺口就调侃道。

  “小树?不对艾我这买来的时候都是按照查先生的吩咐挑的竟是大树,总计是一百零八棵,何兄弟别乱说哦”金馆长正跟查文斌说话,他知道超子那家伙又在调侃了。

  超子不以为然的说道:“一下子买那么多,人家坑你一棵小的,你知道个球,不信自己过来看。”

  查文斌听了这话倒也觉得奇怪,就跟着金馆长一起去了超子那边,果然在有一棵小树长在角落里,还没横肉脸那么高,只一眼,查文斌就喊道:“娘的,你被人给算计了,这是一棵槐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