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三十二章 迁坟

  “轰”得一声,火光四射,也不知道查文斌手上的七星角何材料所铸,竟将那生铁硬生生的劈开一道裂缝秸,像裂,轰然分成了两瓣,随之身后的那道墓门再次显现了出来,一个男人的影子模糊的幽幽从那棺椁之中升起,飘到了查文斌的跟前。

  没有声音,是因为他没有头!只有两条塌着的肩膀还挂在脖子上,不用说这就是墓主人了,那个已经在此地被囚禁了千年的刺史。

  “呜呜”,是哭还是笑,没人能分得出,因为失去了头颅,就好比声音只能从气管里冒出一般,他的身边一个白衣少女正跪在一旁鬼魂是没有泪的,她只能作出哭泣的动作,隔绝了千年,二人终于再次相遇。

  看着那两个鬼魂,查文斌此刻已经摇摇晃晃了,刚才那一刀劈下已经耗尽了太多的元气,本就大病初愈还带着伤,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了超子扶着他问道:“还开棺吗?”

  查文斌摇摇头:“不开了,这儿我们呆不久了,既然邪阵已破,我们赶紧出去,这儿的水银含量已经超出了预计下的事情,交给考古所吧,这儿的情况,你到时候跟他们汇报一下,我们走吧。”

  四人一狗准备从那大洞里再次翻出去,却听见那少女喊道:“恩人大哥,请留步。”

  转身过去一看,那对男女朝着他们几人行三拜九叩的大礼,这对于一个古人而言,已经是天子得待遇。

  “走吧,你们好上路了,等我上去之后,送你们一程,便不要再留恋这人世间了→死轮回,各安天命,来世再去做个好官!”说罢头也不回的翻了出去,只留下那对亡魂还在相拥而望。

  回到地面之后,天色都要大亮,超子劝查文斌现行回去休息,他们把洞口做个遮掩,却被他拦缀“我要做的事情还有好多。”

  什么事?开坛作法!酒肉都还有剩,香烛也都齐全,这活干起来倒是挺快,只是查文斌一个劲的在咳嗽,超子几次想阻止却又欲言而止,他想做的事恐怕连祖师爷都拦不住。

  花了十五分钟,法事完毕,算是给那墓主人做完了超度,他的脸色越发苍白,连腰都直不起,挪着步子走到了那具小棺材的边上,摸着棺盖说道:“闺女艾是爹对不住你艾生前没好好照看,妄你爹还是一个道士,天天给人看穴做法,到头来连你的穴都给挑在了这么个地方不要怪爹狠心,让你风雨里还在这荒山野岭里暴露着,你别急,爹这就给你找个好地方睡觉。”

  离着这块地不远处,有一棵松柏歪歪扭扭的从石缝里扎出,在这松柏下面有一块平地像是被人整理过,这块地就是查文斌后来给自己觅得,风水也是自己看的虽说不上是什么好穴,但也能让人睡个踏实。

  本来下葬是得挑个良辰吉日,但今天算是个“朦胧大吉”,也就是皇历上写的诸事皆宜,查文斌本来就算过这坟山及仙命是不相冲的,如果这人啊胡乱找个日子打个洞,那可就有麻烦了,咱中国有句老话叫做“在太岁头上动土。”

  这太岁呢,原本是指星象里的木星,古人把木星称为岁星,所以也叫“太岁”他们认为太岁是个凶恶的煞神,是“百神之统”,所以太岁经过的地方为凶方,视为不吉利的。

  还有句话呢叫做:“命犯太岁”,是指到了自己的本命年,这是因为中国人纪年的干支,也称为太岁,本命年的时候咱就得穿红内衣红袜子,红色那是喜庆,用来抵消那些可能存在的霉运有的袜子上还画着小人,意思就是踩小人,防止被人给阴了。

  日子是个好日子,虽然她还是个孩子,但毕竟这是在迁坟,查文斌还是照着规矩来超子和卓雄以及横肉脸这三人八字绝对够硬,是算都不用算的,否则早就载在蕲封山上了,这三人都适合干这活。

  查文斌点了超子和卓雄两人做“八仙”,也就是抬棺的,我们那也叫抬中,必须肩膀连团火够旺,脑袋上那把火恨不得就能做火把了又点了横肉脸做“打穴”,就是负责等会儿挖坑的。

  他自个儿呢?先是掏出了个画像,那画上画了个凶神恶煞的人物,这便是“太岁”得形象了,观了一下星象,确定了位置,把那画像用木条支起来挂着,然后恭敬的点上一副香烛先拜地仙,也就是这儿的土地神,再拜太岁,拜完之后把那画像的脸朝着选好的墓穴的背面去,避开太岁的方向,不然就是”太岁头上动土”,丧家就会遭受到祸害。

  抬棺按照规矩是得用棕绳的,现在只能用登山绳代替了〗人打个结,捆好了棺材用跟木棒穿着,这棺材本来就鞋现在压根没什么分量查文斌走在前头,拿着辟邪铃,每走三步一椰然后撒一把纸钱纸钱是买路钱,一呢,是给那也鬼魂野鬼打赏的,让他们别挡着道,见好就收;二呢,就是孝敬那些山神土地神的,黑白两道你都得摆平,不然艾这以后就保不准给死人穿小鞋。

  就这一路折腾到了那块地,查文斌让他们放下棺材,点上一盏长明灯,说了墓穴大致的走向和方位,用棍子画了个轮廓横肉脸就拿着大锄头开始干活了,这活艾也确实适合他。

  不能直接挖,这里也讲究个顺序,先在两头各钉下一根木头,然后由查文斌在那木头下方各挖三,意思是,这墓穴是你家亲人替你挑的,不是随便糊弄你的,然后再由着横肉脸继续发挥他那挖土机的本事对他来讲,根本是小菜一碟,不消五分钟,一个查文斌需要的墓坑就完成了。

  普通人家,下个葬也就这样了,搞墓室墓门的那都是贵族人玩的,只要风水挑的好,能凝结生气,照样能让子孙后代萌受阴德。

  然后查文斌又从自己兜里掏出用五谷杂粮编成的五谷,囤放在墓穴里,薄薄的铺上一层,又在那杂粮上面盖着一张小烙饼,接着把那盏长明灯给放了进去,这才照顾两个“八仙”,超子和卓雄把棺材抬进去。

  抬进去之后,抽调木棍,查文斌留着眼泪,抓着地上的黄土一把把得洒在棺材上,这白发人送黑发人,心情又多沉重还要兼顾做法事,也真够难为他的他们几个连同横肉脸都觉得这个男人实在是命苦,不免也都唏嘘起来。

  长辈是不能给晚辈下跪的,否则就坏了规矩,得折寿,查文斌只能弯着腰,看着也真叫人心疼,等棺材上细细的盖上一层土,这叫“添土”,必须得亲人放,代表着告别放完土之后,棺材上面放上一只碗,一是给她吃饭用的,二是以后迁坟的时候动作轻些,免得惊动亡灵,招来不幸,这叫衣饭碗”,然后闭着眼睛喊道:“入土!”

  超子卓雄横肉脸三人分别挥动着锄头,转眼间一个新的坟包就堆了起来,再次点上香烛,插上香,他们三人站的远些,留下查文斌跟她说上一段话,大概的意思就是好好安息。

  弄完这些,红着眼眶的查文斌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老墓,填上闺女的老坟土,然后又让他们三个把那洞口封上,烧了太岁的画像,这才趔趄着下了山。

  回到家中几人洗漱完毕,这是要洗去晦气,当晚他做了个梦,梦到穿着花衣服的闺女跟她笑着打招呼,蹦蹦跳跳的,他想抱,她却躲此后,查文斌便一病不起,一直到几天后何老带着另外一个人老王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