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三十一章 梦境成真

  墓内还弥漫着阵阵硝烟,视线只能说是朦胧的能看清,几个人奋力的用巴掌驱散着周边的烟雾,这环境别说还真有点那啥的感觉。

  “汪汪”黑子叫了两声,在这古墓里形成的回声回荡了好久查文斌及时的制止,等烟雾散得差不多了,这才从陪葬室里走了出去。

  那扇大门如果超子计算的那般,在厚实的门板上被炸出一个大洞来,大小是一个成年人能够爬得进去超子自告奋勇的要第一个进去,理由是他下过的古墓无数,有的是经验,不过就这底气他还是拔出了那柄从不离身的匕首,反手握在掌心。

  余下的几人鱼贯而入,里面的情况果真别有一番天地。

  不得不说这个墓的设计者简直是一个天才,在这主墓室里修建了一个小水池,面积约大概是四乘四要说这水池设计的精妙之处在于看不见水的源头,也看不见这水的去出,从主墓室的那一头,地上出现了一汪水,顺着地势被引到了中间,形成一个圆然后又在园的这一头修了一条出水口,重新循环到了头部,而那些闪着光亮的水就这样在其中缓缓流动着,无声无息。

  查文斌向前走了一步,低头看了一眼脚下的“水流”,突然喊道:“不好,这里我们恐怕呆不久了,这不是水,而是水银。”

  水银是什么?咱们都知道温度计里面的拿东西便是了,这可是自然界里已知的唯一一种液态的金属,含有剧毒,其产生的水银蒸汽可以渗入墓穴四周的泥土里,久久不会散去,这也间接的杀掉了那些可能会对尸体造成的细菌,所以古人常常拿水银来灌尸以保存遗体不过在金属冶炼技术并不是很发达的千年之前,只有当时的王公贵族才能得到如此之多的水银,结合那女子所说,查文斌判断此人的水银应该是当时的皇帝所赠,以表示对他孝心的肯定。

  查文斌离得又微微站远了些:“用水银的作用一个是气势,另外就是保证尸体不,还有一个额外的作用就是用来对付土耗子,水银时间久了会蒸发,进入墓葬之中的人不知不觉的吸入了这种气态金属之后,就有可能丧命,从现在起都都拿布条子裹着脸部,要先把布打湿了。”

  对于水银下葬,中国最出名的某过于秦始皇了,据说他在自己的皇陵里用水银堆出了江山的河流和湖泊,而专家推测,用量在一百吨上下不过在春秋战国的贵族墓冢以“水银为池”并不少见,但像这样能做到循环的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在没有任何外力的作用下,液态水银的流动等于是一台永动机,至少目前还没有发现推动它流动得外力在哪里不过历史之所以成为历史,就是我们永远也不会了解过去究竟真正发生了什么。

  在那水池支上,一尊巨大的棺椁横驾在其上,下面是两根水桶粗细的木头,棺椁就安安静静的躺在其上。

  这严格来说是椁,也就是包在棺材外围的哪一层东西,这具椁是用天然的木板用榫头拼接起来的,并没有上油漆,而是保持原始的木头本色,虽然朴素,但却让人觉得十分庄重。

  查文斌伸出三个手指头,又双手做了个交叉,意思是在这里他们最多只能呆半小时,否则就有可能汞中毒。

  “开棺!”查文斌喊了一声,三个男人一起小翼翼的走过木头,准备爬上那椁,超子无意之中低头看了一眼,这棺材下面怎么还有跟链子,一直拖到水池里他那人就是喜欢惹事,这一次自然不会例外,很顺手的拿着手上的撬棍打了一下,链子纹丝不动。

  “文斌哥,我敢说这下面还吊着个东西”虽然隔着布说话不是那么清晰,但是他的动作查文斌却看得清清楚楚。

  “等下,超子你把链子提起来看看”说完之后,他又补了一句:“小心点。”

  见查文斌头一次没因为自己毛手毛脚挨骂,还有着几分赞同,超子便由卓雄和横肉脸扶着,弯下腰去提那链子。

  好沉!这是他摸到链子的第一个感觉,索性让他们两个抱着自己的腰,双手一起抓住的那链子,“咦!”一声做劲的喊叫之后,链子被缓缓提起,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那水池治水,泛起的圈圈水纹,让然很是期待。

  率先露出水面的是一个巨大的脑袋,水银开始不断的掉落下去,接着便是一张巨大的嘴巴,让查文斌诧异的是那嘴巴里竟然还叼着一个苹果!没错,就是那一晚他给那少女的苹果!真是邪门了,怎么会在这儿出现,不过随着身子的慢慢倾斜,苹果又重新跌入了水池之中等到那东西完全被拉出水面的时候,查文斌手中的七星剑差一点落到了地上,这东西是什么,他们中的三个人都曾经见过“饕餮”!

  没错,这是一具饕餮,看样子应该是用生铁所铸,超子艰难的把他拎到了外面,那羊的身子,老虎的牙齿,还有那一双人手,巨大的脑袋下方眼睛被要缩进了肚子里,这和那村庄铜锁上雕刻的就是同一个东西∫餮生性残暴,并且十分贪吃,什么东西都吃,据说他没有身体是因为他太能吃,以至于把自己的身体吃掉,只有一个大头和一个大嘴,见到什么吃什么。

  这一幕,查问又似乎感觉十分的熟悉,如果把那棺材看成是楼,那么一汪池水不久真是梦里的女儿一直在挣扎的那个湖吗?几乎是下意识的,查文斌瞥了一眼自己的右下方,果然有一块不起眼的石碑立在那儿!

  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查文斌慢慢走了过去,拿着手电一照,石碑只剩下了半块,剩余残缺的部分还剩下两个字,“铜渊”,“咣当”一声,查文斌连人带剑的跌倒了地上,剩下的最顶端的那半个字是‘烊’的下半部分,血红的字迹如自己在梦中所见的一模一样。

  “烊铜渊!地狱的最深处!”查文斌坐在地上回忆着自己的那个梦,那个缠在脑海之中久久不能散去的地方,那个为止牵绊了许久的地方,那个日夜不能眠的地方,如今它出现了,就在女儿的坟墓下方,这个该死的汉墓之中!

  见查文斌突发情况,他们三人也都赶了过来,对于那块碑的涵义,只有查文斌读得懂。

  “怎么了?”卓雄扶起查文斌问道,他很怕,因为查文斌的身体一直没好透,这里又有大量的水银。

  “我曾经来过这里,”查文斌看着前方说道,顿了顿“在梦里来过。”

  “翱梦里?”

  不再回话,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因为在梦中,他无论如何努力都走不到那池塘的中央,只是在原地踏步,如果那个梦是一直是在引导自己追踪,那么现在终于来了,倒要看看自己能不能走出去!

  查文斌推开他们的搀扶,倔强得迈开步子,饕餮咬着他女儿拖下水的那一幕,永远不会忘记,更为可怕的是那种逃不出的感觉,不知是怎么,他竟然回头看了一眼。

  没了!什么没了?进来的路没了!明明是从那道墓门进来的,查文斌只回头看了一眼,哪里还有什么门,出了坚硬的石壁之外,什么都没了!他没有声张,他知道这只是一个困住人的障眼法,不能乱了军心,他们三人只是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身上,好吧,既然如此,那么来吧。

  天罡九步,脚踏七星,查文斌右手一翻,七星剑光芒出鞘,横于胸前;左手迅速结了一个复杂的引结,‘藏甲’:左手食指与中指伸直,无名指与尾指弯曲至掌心,大拇指扣住尾指与无名指的指甲端,紧紧地压制两指指甲而使指甲不外露。

  缓缓的闭上,眼前一片漆黑,查文斌心平气和的摘到自己的面纱,嘴中念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九字真言!这才是真宗的九字真言,前四后五是分成两段,而不是我们平常那般一字一字的吐出,于此同时,右手的七星介空辟出四纵五横共计九剑,最后一个字完结后,七星秸回腰间,身子猛得一射而出,直直向那饕餮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