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三十章 炸门

  “超子,这种机关确实没法破吗?”对于这种古墓里的东西,这里唯一的专家便是超子。

  倘若老王在,他可能还有办法,何毅超确实是嫩了点:“除了强拆那大门之外,真的没别的办法了还有一个就是土耗子的办法,咱从这里打个洞向下,然后穿到门那头去,可现在这么大动静,我们手上无论是装备还是时间够允许吗?我的意见是如果不急的话,就索性上报所里来处理,到时候反正你还是以顾问的身份参与,不一样能弄明白吗?”

  查文斌并没有同意超子的建议,因为对于他来讲,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不行,我们没法跟一群考古工作者搞这些神鬼的事,要是传出去,影响他们以后的工作不说再一个,就他们那种小泥铲子的发掘进度,这个汉墓还不得几年才能搞的定,我已经没有时间,恐怕等不到那时候了你们几个准备一下,就按照你说的,从这儿打个洞进去,里面是神是鬼,今天查爷爷都要把他拉出来遛遛,自古最恶毒的便是在人死之后还让他不得安生,听这位姑娘所讲,这刺史想必生前也不算什么大恶之人。”

  说干就干,这洞里空气几乎是不流通的,闷得很,这种地方干活,很容易就不知不觉的因为缺氧而死去,被查文斌先派出去拿鼓风机,这玩意二虎家里都是现成的,他都不带用说话的,拿了就走,二虎那小子连个屁都不敢放,巴不得送走这瘟神。

  拿来鼓风机,又用钢筋做了两个钩子,下头连上塑料电线,直接接在鼓风机上钩子呢,则直接挂在二百米外的两根民用电的电线上,这鼓风机就通上电开始往里输送新鲜空气了。

  用这招,小时候我还是拿去电过鱼,不过风险真的很大,这里绝对不推荐各位看客们使用,这是违法的。

  地下十米处,横肉脸正在奋力挥动着锄头,这儿都是些黄土,挖起来时是一块一块的,超子就负责把这些天运送到长廊后边去堆着,卓雄呢则负责去板栗林子里砍一些粗壮的树干,这些东西等下要拿来打衬,因为地道是斜着成U形,万一塌了,那可就把人给埋进去了。

  查文斌呢,他现在就在一旁坐着闭目养神,那白衣女子,虽然可以基本确定是无害的但超子嫌看着渗得慌,谁高兴干活得时候边上有一女鬼看着,而且你还是在掏人家的老坟窝子,给打发走了,有查文斌在,就算蹦跶出个千年老妖精估计也得给收拾了看那地上密密麻麻的插着八面小旗子,每面旗子上各有一个字,分别是:乾坤坎离震艮巽兑,合计就是一八卦上得八个卦形,每根旗子下方还有一根红线,这红线一直汇集到了查文斌的手上,全部系在他的右手中指第一个关节处。

  这东西,相当于一个雷达,专门用来测周围的古怪如果哪个方向有可疑的动静,那面小旗子无风的状况下就会飘起,而那红绳也会随之抖动样,即使是他在睡觉,也一样能观察周围,一有个风吹草动,立马就会有感应再说了,黑子也被卓雄带下了地,要不是查文斌事先给了他俩巴掌,这家伙早就冲着那大门叫破喉咙了,这会儿艾它老老实实在地上呆着呢。

  要说这身体素质,那还真不是吹出来的,就横肉脸那小子,从舞动锄头的第一下就没停过,挖出来的泥土,两个侦查兵硬是来不及搬,超子笑道:“这小子上辈子铁定是野哦胎的,要不就是鼹鼠”他打得洞,不仅快,而且还宽,为啥宽,因为他自个儿体型大呗。

  查文斌看着手里那块怀表,时间已经马上要接近子时了,便让他们先歇歇,这时候阴气太盛,万一挖穿了中个什么招就失算了但就这三兄弟如此默契的配合之下,接近两个小时之后,横肉脸估摸着已经打了一半了,才上来喘了一口气。

  几个人坐下来,超子拧开瓶盖,正准备给他们倒上,大家喝点小酒,那大门里面突然传来幽幽的叫声,那叫声绝对不像是人的,也更加不像是鬼魂说不上来那感觉,没法形容,很像是哪家小孩子被人掐住了喉咙,想哭又哭不出来。

  查文斌只觉得中指一动,瞟了一眼,正北方那旗子果然已经迎风飘动起来,正在那抖着欢呢地上黑子嚯得站起,背上的鬃毛梳得老高,那一对犬牙露在外面,狰狞得看着前方。

  查文斌丢了块五香牛肉在嘴里嚼着,一边说道:“还真有邪门的东西,超子你把酒接上三杯,倒在那门外,让他消停会儿,等会儿就进去把它给收拾了!“。

  “好嘞!”这混小子,本来就天不怕地不怕得,嘴里骂骂咧咧的提着酒瓶子就过去了,这酒不是啥好酒,老白干,烈是烈了点,但闻起来香按照查文斌的吩咐,倒了三杯,洒在门前,嘴里还念叨着:“老兄,你别着急,先喝点解解馋,等你何爷一会儿进来了再找你继续喝”这酒倒完,那声音还真得就没了,旗子也瞬间恢复平静,只有黑子还在那警惕着,查文斌满不在乎的丢了颗花生米:“没出息的东西,几杯酒就给打发了,吃完了,咱得抓紧干,天亮之前务必要干完所有事,一旦这块地动了气,就不能等到白天。”

  吃饱喝足之后,横肉脸看着后面已经堆起小山一样的黄土,朝着手掌心呸了几口唾沫,抡起大镐头再次全身心的投入了挖洞的工作中,看着超子是舌头直乍,一直叹道这小子绝对是个牲口。

  “铛”,洞穴里火星一冒,震得横肉脸双掌发麻,“你们快过来看看,这下面好像有石头!”

  几个人跑去一看,嘿,还真是这么回事,这地道已经挖到一半了,这边都是黄土,到了那头就全是石头了!

  超子扔掉手中的黄土往地上一坐,叹道:“完了,遇到行家了,这墓主人防盗的本事算做到家了,算准我们会打洞,那头应该是用了流沙石了,如果我们硬要打,上面的石头是流动得,迟早会坍塌下来,一准就把打洞的人给埋进去了就这样看来,我们从宝顶硬穿肯定还会遇到更大的麻烦,还真是个棘手的事。”

  流砂墓是盗墓则遇到危险最大的一种防盗措施,这种由人工堆积石块填起来的底层,是无法用打盗洞的方式,除非你有足够的衬子,上面用一块块的木板钉着,但这工程是非常耗大并且异匙险的,只要其中一根木棍的支撑力被上方的压力压断就前功尽弃了。

  查文斌看着那些在黄土层中夹杂着的石块,知道这条路是走不成了,便转身问卓雄:“咱还有多少炸药?”

  超子问道:“你想炸?”

  “你别管那什么鸟文物了,我告诉你,这个墓,凶的很,考古队下来多少人就得死多少人,我顶多破他两扇大门,总比日后让他们来陪葬强得多!”查文斌已经是下定了决心了,不搞清楚这里的事,他今晚是不打算回去了。

  卓雄数着那背包里的黑炸药,清点了雷管,说道:“还有六公斤左右加两根雷管,看这门的厚实程度,我估计顶天也就炸穿着眼,想完全给崩了起码还得上十斤,要不我再从出去要一点?”

  “你当咱这是在打仗呢?弹药管够是吧?你俩合计个办法,不管咋样,就算炸个洞也得钻进去人,时间不多了,得快些!”查文斌这下是真没开玩笑,脸色凝重的看着远方,他觉得里面一定有很重要的东西。

  超子拿过炸药包,走到门前,比划了一下位置,看着那色彩绚丽的汉代漆艺,他小子还不忘记调侃一声:“再见了,国宝!”,拔出腿上的匕首,先在门上大致找了为止,然后开始凿门,这里必须要设计一个爆炸点,要让炸药的力气全部往里冲。

  半小时后,这铁皮一般坚硬的木头上终于让他刻出一个凹槽来,刚好可以放上那几段炸药用木棍顶上之后,接好雷管和导火线,几个人得撤艾万一把这里给崩塌了,那不得活埋了重新回到地面之后,查文斌用火折子点燃,没过多久,下面“呯”得一声闷响,接着便是浓浓的火药味从那儿传出,等散尽这些味道又过了半小时,查文斌这才说道:“都给我拿好了家伙,下去的时候小心点,不该碰的东西千万别碰!”说完,这一回,他抱着黑子第一个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