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二十九章 掘墓3

  这壁画中的女子还真跟那女人有几分相似,看得出来她生前对于墓主人而言还是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这间墓室里盛放的都是些陶器为主,超子小心翼翼的拿起几件来,看了下造型和做工,初步推断这是一个汉代大墓从规格上来看,这种规模的至少也是个地方大员了。

  对于这个村子的历史查文斌了解可真不多,据说他家祖上也是从外地迁徙过来的,跟我们村一样,那时候整个浙西北的土著基本都被太平天国运动给祸害光了,这也算是个历史断代了。

  就这四五平的面积,一眼瞧过去就给瞧光了,还真没发现什么特殊的东西,比如棺那这八成就是在陪葬室,至于是不是墓主人的,还得继续找找。

  墓室的左边有一道砖门,汉代特有的那种大青砖和生石灰码起来的,门的轮廓能看得出,查文斌指着那儿说道:“打开这儿,我们过。”

  横肉脸和超子没一会儿就鼓捣开一个能进人的洞里面的空气很闷,这种墓室里多半是封闭结构,人在下面是呆不久的,专业的考古都是带着鼓风机干活,从外面往里输送新鲜空气。

  从这儿进去,是一条长廊,在对面还有一道门形根据超子判断,这个也是个陪葬室,查文斌对考古没兴趣,更加不是土耗子,就准备一门心思的去找墓主人。

  这长廊的尽头,是两扇大木门,漆成红黑色,上面用红漆画着斑斓的线条,超子说那是抽象的龙种典型的汉代油漆工艺一直到现在都无法恢复,要说考古价值,这座大幕怕是相当丰富了。

  超子拿着手电照着大门上精彩的漆画说道:“文斌哥,估计那门后头就是主墓室,根据汉代的墓葬方式,这应该是一座砖室墓基本上乃先由地面向下挖出一竖坑,然后在竖坑底部横开一穴,再在此横穴中用砖块砌成墓室,然后把棺材放到其中,重新填上坑土有些砖室墓筑有斜坡墓道,我们现在看见的这一条就应该是了,看这规格,起码也是个地方大员,不然修不成这种等级的汉墓等我们出去后,我得把这里的情况跟所里汇报,这绝对是一重大考古发现,反正你是所里聘的顾问,咱就是干了这事也说得过去。”

  因为汉墓往往深埋于地下,所以寻找起来难度也很高,散落在乡间田野的某个地下都有可能汉代国力又十分强盛,对于墓讲究个厚葬,往往达官贵人王侯将相的陪葬品都是堆积如山,所以历来也是土耗子们最垂涎的目标。

  有的土耗子一辈子只盼着能掏一个汉墓,因为在往上的那可就是春秋战国时代他们就是掏了,里面的家伙基本都是青铜礼器,那玩意吨位大弄不上来不说,就是让你弄一个青铜鼎上来,你也不敢往家里拿为啥?因为只要跟青铜沾边的,那基本就是国宝了,这玩意一般的商人不敢收,风头太大,逮住了在那个年代基本就是杀头。

  所以,他们钟爱汉墓,瓶瓶罐罐的好拿也好卖要是让二虎那小子知道自家村子里就有这么一宝藏,不晓得他会把眼睛瞪多大,就这屋子里的东西随便拿个两件出去,换一台桑塔纳估计一点问题都没有。

  那时候的墓还有一点,就是防盗意识很强,既然里面东西多,也得防盗墓啊也正是因为厚葬之风,后来的东汉末年三国鼎立,曹操就设立了摸金校尉和发丘中郎将,专门盗墓以获军资。

  至少目前,他们还是安全的,超子试着推动那大门,纹丝不动,又叫上横肉脸和卓雄,三个男人合起来至少也有几百公斤的推力,那大门只是微微向后退了一点,等他们几个人换口气,立马又重新闭合了。

  横肉脸卷起衣袖还要尝试,被超子给拦住了:“你就别费力气了,这里面八成装着自来石,除非用炸药把这门啊给炸了,不然你都别想从这进。”

  自来石的机关是这样的:首先将与之相抵配合的墓门的门轴上下端做成球形,两扇墓门中间对缝的部位各凿出一个突起在墓门内的地面与墓门中轴线相对的地方,凿出一个近门处浅而另一端深的槽,石槽的宽度与自来石相同关闭墓门之前,将自来石放在石槽内,并使之一端与墓门接触当撤出到墓门外的工匠们关闭墓门时,自来石借助本身的重量和门轴两端石球的力量,缓缓落下,慢慢降低,直到顶端与墓门上留出的槽口对接,最后墓门严丝合缝关闭巨大的自来石就是这样神奇地自动顶在墓门内的。

  查文斌也略懂一些防盗术,对于这种机关他也是知道的,非人力不可打开,再一个这里说到底还是个古墓,要硬来搞破坏,将来也不好交代,便把目光转向了另外一个墓室:那个没打开的,超子推测是的陪葬室。

  “先开了那个看看,再这么耗下去,我怕里面的空气都不够了,要真不行,明天就通知所里,时间是慢了一点,但也能把这事给搞明白了”查文斌摸着下巴说道。

  超子摸着那扇砖门,量着距离,插了一句问道:“对了,文斌哥,你怎么会想到来这里挖坟的,好像你对这些地下的东西不敢兴趣吧,不然以你看风水的能耐,去做个土耗子八成早发财了。”

  查文斌转过身去看着那副少女的壁画道:“这儿埋着的两个人,少说也有千年,却一直没有投胎轮回,根据那姑娘的说法,墓主人甚至走不出这片墓地不巧的是我把小女给埋在这儿了以前我老是做梦,梦到她被关在地狱深渊,昨晚上来这里招魂,却发现她被某种力量死死的禁锢住了,如果按照那姑娘的说法,我想看看两者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

  他这一番话说完,画中女子竟然飘飘然的就这样走出了墙壁站在了他们跟前,开口说道:“谢谢大哥一直惦记着,如果您能帮我家主人早日轮回,我愿投胎做碰马来回报。”

  “文斌哥,就是她,我们看见的就是她!”超子指着那个双脚没有落地的柔弱女子说道。

  查文斌对超子罢罢手,说道:“你既然也现身了,能不能说说你所知道的呢?”

  “我家主人生前是个乃是这儿的刺史,文才武略,深得当地百姓的爱戴家中有一老夫人,毕生最大的心愿就是皇宫是个什么样,可是年事已高,经不起车舟劳顿主人便想了个法子,在这偏远的地方按照皇宫的样子修建了一个缩小版等老夫人六十大寿的时候,主人带着她来了这儿,告诉他皇宫就是这样,还了老母亲一个心愿。”

  那女子说到这便开始伤心起来,“后来这是被他的朝中死敌给上报了天子,以他私自修建皇宫为由,告他图谋造反天子一怒之下,派人砍了我家主人脑袋,可是后来经过了解才知道他是以还老夫人心愿为由,便昭告天下,夸他是个孝子可是主人那时已经人头落地,死无全尸,天子便御赐了一颗金头给他,我也便随他一起入了地。”

  “金头?那天子还真大方”超子这会儿倒也不怕她了,怪笑着说道。

  卓雄不以为然的说道:“什么大方,不过是当权者的把戏,古代以孝为先,天子不过是拿着刺史的事情做了回广告罢了。”

  “卓兄弟说的没错”查文斌说道,“不过,你这么一讲,我倒是知道他不能轮回的原因了,尸首分离,魂魄不聚,那么你呢?打算在这儿躲一辈子?”

  那女子故道:“只要主人能够轮回,我便随他去了,只是那扇门某说你们打不开,就连我也穿不过去,里面好像有很厉害的东西,我时常能听见主人在里面的哀嚎,只有我从外面拿些贡品祭拜的时候才能好点,所以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