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二十八章 掘墓2

  送走了查文斌,这村长还在乐和呢,这查文斌从来都只给死人做法事,给人看阴宅,唯独不看阳宅,这是为什么?因为查文斌曾经对求他看阳宅的人说过一句话:“人死有命,富贵由天,活人就自然有活人本来该有的路子,去改了反而有违常道”他这可和现在流行的那些风水大师不同,那些家伙都指着看风水赚钱呢。

  炸药由卓雄拿着,查文斌便没有直接去坟山,而是转到了村东头一户人家,开门的是一贼头贼脑的汉子,见来人是查文斌,也没什么好声气,问道:“你来做什么?”

  “那事做多了,我替你来去去晦气!”这开门的汉子叫二虎,三十多岁的光棍一个,吃喝嫖赌样样来,改革开放那会儿就开始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干什么呢?土耗子!

  啥叫土耗子?说白了就是盗墓的,这小子常年跟古墓打交道,浑身上下一股子死人味,若不是有事,查文斌还真来懒得搭理他。

  二虎听那话就要关门,被查文斌一把抵住门缝」了个眼色,卓雄放下炸药,一个箭步上前,顺势就掐住了他的脖子,就那么一用力二虎那小身板已经被凌空提起了地面。

  对这种人,就得来狠得!查文斌不客气的说道:“把你那铲子借我使使!”

  已经被卓雄放下来的二虎看着这二人,今天绝对是有备而来,得,好汉不吃眼前亏,不过还是丢了一句:“你要那玩意干嘛,难道?”

  查文斌黑着脸说道:“别废话,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吗?”卓雄作势就要上前,二虎哪里还敢咧咧,赶紧回屋里取了个铁棒出来,递给查文斌,恬着脸说道:“哥,您尽管拿去使。”

  没多说一句话,拿起那东西,转身就走,留下一句:“每逢初一十五就吃素,十二点准时在屋后烧些纸钱,那样或许会活的久点”二虎呆呆的立在那儿,昨晚上还开荤了呢!

  这拿去的东西,不少朋友都已经猜到了,没错,就是洛阳铲!自从那个闻名天下的土耗子李鸭子前辈发明了这玩意,那些埋在地下的千年古墓从此便再也别想安息了。

  拿着这两样东西,两人重新回到墓地,超子老远就喊道:“妈的,你们可总算回来了,这儿真闹鬼艾要不是我俩胆子大,估计都得给吓死。”

  “怎么了?”卓雄笑着问道,这小子向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你们看!”超子把手掌一摊开,里面两张黄纸折成了铜钱的样子“刚你们走了不久,有个女就出现了黑子一直在那叫唤,我还打了它,说你冲人家美女叫啥叫那女的说是路过这,问我们能不能给点烧鸡给她,我那时候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看她那文弱的样子,就随手递了过去,她非要给我钱,我拿到手一看,这是给死人用得!这时候才想起,这深更半夜的坟地里怎么会有女人来,才晓得遇到鬼了。”

  查文斌接过那两枚纸钱,又从兜里掏出昨晚拿的那两枚,晃到超子跟前:“昨晚上我也收到了,我们今晚就是要把她给挖出来,行了,干活吧,有这玩意在,就不用那么累了。”

  “洛阳铲,哈哈,这玩意我熟,给我吧”超子接过洛阳铲,喜滋滋的跑到大坑里,他是干啥的?考古的,这玩意就是他在野外唯一的伙伴。

  那洛阳铲的铲子头是用上好的精钢锻造,就选了那大坑的中间,超子扶住铲子,横肉脸在上头砸,这铲子就被一截截得往下打。

  这东西每一截钢管的尾巴刚好套住后一截钢管前头的螺丝,两根管子之间都是用螺丝卡口链接,理论上你可以弄到无数长二虎这家伙专程去外地买回来的,质量超子说还算不错。

  每打下去一点,超子就把铲子拔出来看看,看里面的土色,闻那泥土的味道,这就是专业了有五花土出来的就代表不远了,因为这下面几米深的泥土如果不是自然,而是乱七八糟的混合了多种土质,那就一定是人为翻滚过的,就证明这儿有东西。

  铛铲子第一次遇到硬物的时候,超子把铲子拔出来,量了一下,好家伙,足足十二米!

  “够深呐,我看起码也是汉代的,文斌哥,你是想学土耗子那招打盗洞吧?”

  查文斌看着铲子头上带着的那点点青砖灰,说道:“那样来得快,我们又不是在考古,会放炮吗?”

  超子撸起袖子,一脸骄傲得说道:“瞧你说的,这土耗子会的,我这专业的还能不会?炸药拿来。”

  这挖洞艾永远没有炸来得快因为泥土之间其实是用很大的缝隙的,可以挤压,土耗子干这活都是晚上,而且要快,不然你挖一堆泥巴,白天让人发现了就白干了于是那些土耗子就想出了炸药的方式。

  怎么弄?用铲子打一个洞下去,把炸药根据周围的土质计算好,一截一截得放进洞里,放到剂量够了,上面再重新填土,点燃导火索。

  这炸药在爆炸后,产生的爆炸力会瞬间使得洞里的空气急速向外扩张,把那些泥土顺势压结实,于是这个洞便比原来宽了好多一般这个负责炸得人,是真技术活,药量放少了,洞炸不开,你要放多了,就直接给炸塌了,那就等于白干,所以在土耗子里面,这点火的手艺可吃香了,超子在部队里呆过,对于这种药量的分配算是比较在行的,又懂考古。

  “嘣”得一声闷响过后,眼前一阵硝烟弥漫开来,这声音比孩子放鞭炮响不了多少众人赶紧去看,一个黑漆漆得宽度大约能容纳一人钻进去的洞穴已经打开。

  “好小子,还真有你的”卓雄拍了一把超子说道。

  “那是自然的,别急,等半小时,里面的烟散尽了才能进去,瞎子,我前面看见这林子里有不少鸟窝,我们去掏一个下来?”超子笑的十分贱,那表情,简直就是看笑话的。

  “掏鸟窝谁不会?在哪,你带我去,我掏给你看。”

  “你跟我来!”说罢,这两人就走向不远处的板栗林子,然后指着一棵大树说道:“看,这上面就有一个等下,你上去把窝里的鸟逮一只下来,记住别弄死,要活的,等下我们就看它的了。”

  卓雄自然不知道超子葫芦里卖得什么药,手脚并用的就爬了上去,那鸟窝离地也就十米高,没一会儿:“啊”得一声传来,连查文斌都站起来,可超子分明却在哈哈大笑,只听见远处卓雄的咒骂声:“何毅超,你个王八蛋,他娘的这里面是猫头鹰!”

  当卓雄捏着那只猫头鹰重新出现在人群的时候,他那双手上已经血迹斑斑,想必是刚才掏窝的时候,让它给抓的,算是彻彻底底被超子给阴了一通。

  超子把那猫头鹰捆在一根小绳上,垂直的放进了洞里,过了两分钟后重新提了起来,嘿,那鸟的力气还是大得很呢,不停的扑闪。

  “没问题,下面空气是安全的,待会儿我先下去,老规矩,你们在上面等信号”超子已经在做准备了※常第一个下去的肯定是查文斌,可今天,身体确实也没好透,也不争了,就答应了。

  超子带着矿灯,腰上系着那身子,跟壁虎一样顺着那洞就往下落去洞的下方放的药比较足,特地开出一个大点的空间,说是大,也就勉强能转个身子,根据经验,他现在是站在一个大幕的墓室顶上,脚下的青砖因为刚才的爆炸力已经向下塌陷,这小子索性一用力,单脚一蹬,“哗啦”一声砖头落地了摇了摇绳子,横肉脸便又向下放了一段,超子慢慢的落地。

  ‘冷’,这是进入古墓的第一个反应,看着满屋子的瓶瓶罐罐,唯独不见棺椁,超子心道:“这应该是一个陪葬室”,看着那堆成小山包的礼器,看来起码也是个大户人家艾于是便朝上头发了个信号。

  接到超子的信号,卓雄和查文斌先后下去,可怜横肉脸那身材实在是太大,最后被迫脱掉衣服先仍进洞里才勉强挤了下去,四个人站在这个五平方左右的墓室里开始了一番查看,查文斌一眼便瞄见了墙壁上有一副女人的画像,而那画中的女子,白衣胜雪,体态婀娜,他拍了一下超子,努着嘴说道:“你看见的就是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