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二十七章 掘墓1

  今夜真是赶上一个好晴天艾但是深冬的冷依旧把昨晚下过雨的泥巴冻的邦邦硬,人的脚步踩上去“嘎吱嘎吱”,烂一点的地方啊都结成了冰花。。

  这查文斌走在前头,这回子身体是真的不如之前好了,走走还得停喘个气儿,想必是身上的病啊还没完全好。

  一向多话的超子今天也哑了嘴巴,他知道今晚恐怕要干得也不是个简单事,以查文斌的个性他不说自己便不问,扛着锄头一直跟在最后头。

  到了师傅的坟前,查文斌还是顿了顿,瞄了一眼那墓碑便转身过了等到了昨天那地,老远就看见地上是一片狼藉经过一夜的风吹雨打,那招魂幡就只剩下了一个光杆杆。

  “卓兄弟,谢谢你想到这么周到”,查文斌摸着那蓑衣,感慨的说道,昨天要不是他俩上山,没准就冻死在这儿了扯了一把那蓑衣,纹丝不动,查文斌苦笑道:“给冻上了”那蓑衣经过雨水的浸泡,本身就湿度大,加上晚上这一上冻就跟棺材盖黏在一起了。

  今晚上,是铁定准备大干一超照明设备带的足,是俩灯笼支上这灯笼挂在两边,在这寒夜里总算有了点点热气查文斌又差大伙儿去周围找了些柴火茶叶地里不远处就是板栗林子,小树枝丫倒是多的很,不一会儿就在跟前堆了一堆。

  把这柴给架好咯,又撒上些白酒,用火折子点着,就升起了个大火堆几个人本就冻得直搓手,这下都给围坐起来,超子心想你该不是就想把我们带这里带烤火吧,心里憋得这么久,哪里还沉得住气,问道:“文斌哥,你这晚上究竟是要干嘛,跟我说说,也好有个底啊。”

  查文斌看着一窜一窜的火苗,不停翻转着自己的手,说道:“刨了我闺女的坟。”

  超子一下子就站起来了,蹬着眼睛说道:“你疯了?”

  卓雄拉了一把他的衣角说道:“瞎咋呼啥?听文斌哥继续说。”

  查文斌面不改色的说道:“你没听错,后面这坟就是我闺女的,原本是我师傅给我准备的,她先夭折了,便给了她坟下面可能还有个老坟,我得刨出来看看究竟是怎么个事,不然我闺女也睡的不安耽等会儿,等把这棺材给移出来,你们就动手挖,一定要在天亮前把这事给解决掉。”

  接着查文斌又把昨天的事情给他们说了一遍,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这坟地都非得动不可样一来,他们也算是明白其中原委了,跟着查文斌这么久了,他们什么东西没见过,这点事在超子看来就不叫个事。

  因为周边温度的升高,那冻土表面一层也渐渐开始融化横肉脸试着晃动了几次那棺材,从开始的纹丝不动到有了撕裂的声音,那是因为下面的泥土已经开始能剥落了,他看着查文斌等待信号。

  抬头看了一眼星象,没什么特别的,查文斌说道:“动吧,轻点抬起来先搁在一旁。”

  “好嘞!”横肉脸和卓雄一人抬着一头,超子搭着中间,三人合计一用力,“咵”得一声就给拎起来了棺材真得很轻,想到里面躺着是他的女儿,这步子都走得格外小心。

  棺材被放在边上不过三米远,查文斌拿出一个小碗来,里面放的是油,撵上一根棉花芯,点了个长眠灯放在跟前只要这灯不灭,坑就能一直挖,他心里默默念叨:“娃艾爹对不住你,没给你找个好地方,你别怪爹爹,外面冷,靠那火近点哈”这鼻子又酸了起来,索性扭过头去说道:“开始吧,就这个地方挖,没碰到青砖之类的东西别停!”

  “铛”,超子一镐头砸下去,就跟碰到了铁皮似地,他呸了一下说道:“冻得真够硬的,我看你还能比西藏的冻土更加难挖!”他跟卓雄两人都是在那冰天雪地里待过的,青藏高原上那些冻土,一锄头下去只会留下一个白点,也正是因为如此,那儿的秘密都永远的被埋在了地下了。

  三个大男人不停的捂着镐头,你一下我一下,在这么冷的夜里,身上都开始出汗了查文斌现在干不了这体力活,只站在边上看着,警戒的任务就交给黑子了,有它在,一般什么危险都会早早被发现。

  这儿毕竟不是西藏,浙西北的夜晚最冷也不会超过零下十度,这最上面一层冻土层很快就在几人的轮番轰炸下被挖开,剩下里面的还能带着丝丝热气,这是因为下面的温度是远比上面高的。

  时间还有,这几人各个都是好体力,特别是横肉脸,那家伙手臂粗得跟小电线杆子似地,一把镐头舞得呼呼作响,真像是一台人肉挖土机,超子也看呆了,抽空靠靠卓雄小声说道:“你说这大块头到底是怎么就跟了你混了,还把你当个大哥的样子?”

  卓雄苦笑道:“我哪知道,从蕲封山出来之后,就一直跟着我,挺好的一人,估摸着跟我那家族有点关系人家既然把咱当兄弟,咱也要掏心窝子对待,他可不像你满肚子都是花花肠子。”

  “你”连卓雄都学会损人了,超子无奈的摇摇头,闷声接着干起来一个时辰后,按照查文斌事先划好的面积,一个2×3的长方形大坑已经被挖下去了将近两米,翻上来的泥土都是厚厚一层黄土,查文斌把那些个泥土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又揉碎了摊在掌心仔细看,估摸着这坑还真的挺深,便打断说道:“你们先停,都上来歇会儿。”

  查文斌拿出已经热好的酒,一人给倒上了一碗,三个人一饮而粳又吃了些熟食,补充体力。

  “我估计这下面的坑起码得有七八米深,这么挖也不是个办法,我们把范围缩小点,打个洞下去,就跟那些土耗子一样,你一会儿跟我下去,我去村长家里借些炸药来,,他儿子是村里放石炮得,家里应该有那东西,你们两个也憋看了,在这山上看着,我把这东西留在这,要是等下出现什么古怪的东西,别去理睬就是了”吃完之后,查文斌把他那七星剑就插在了地上,又撒了些糯米,把黑子也留在了山上,自己先跟卓雄下了山。

  这超子对这个闷声大块头是一点也没共同语言的,看着他撕咬着烧鸡那样子,早在心中给他定下了两个字:“憨子”,闲着无聊他就逗那狗玩,给他挠痒痒,身后不知不觉一个白衣少女悄然出现了。

  敲开村长家的大门,他披着老棉袄出来一看是查道士,便要迎他进去坐会儿查文斌也不跟他寒暄,直接说明了来意村长倒也爽快,叫醒了大儿子,给查文斌装了十公斤炸药,这虽然是那种黑炸药,但威力可也鞋平时是拿去炸石块用得。

  “文斌艾你这半夜里要这玩意干嘛使翱”村长对于一个道士要炸药还是有些疑问的,在那个年代炸药还不是管制得十分严格,但这东西破坏力还是太强了,不放心,便问了这么一句。

  查文斌笑笑道:“叔艾你们家不要造房子么,回头我给您看一好风水。”

  没有正面回答,村长也是个聪明人,不问就不问查文斌现在可潘,正月初一门口两台桑塔纳团拜年,听说来的都是些省城里的人,这在当地可是非常有面子的事,话锋一转立马说道:“那我可真得好好谢谢你了,谁不知道你文斌的本事,拿去吧,不够了再来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