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二十六章 殡仪馆的怪事

  本以为这下平安无事了,金馆长当晚便美滋滋的回了家,连日的阴霾哪里有好好睡过一次,吃过晚饭倒头边睡。

  半夜里,电话铃声“铛铛铛”的响起,金馆长披着睡衣不情愿的的爬起来接电话:“谁呀,大半夜的,有什么事?”

  电话那头急切的说道:“金馆长,是我艾小李,不好啦,出大事啦,负责化妆的那个老周死啦,你快点来吧!”

  “啪”手中的电话机直接给掉在了地上,这有的死人得早上出殡,为了给亲人留下最好的一面,往往就需要化妆化妆时间呢,多半都是在晚上进行,天亮边亲人赶到灵堂里吊念一下就给拉进去烧了→意好的时候,一个化妆师一晚上得干三四单生意才有的回家休息,若是遇到那些因为车祸毁容的,那可就忙活开了。

  这给死人化妆,自古就是门手艺,现在的这些小姑娘宁可去美容院给那些有钱人化,也不愿意给死人化。

  金馆长这儿长期负责化妆的是一个老头,姓周,他本来是在剧场里给京剧演员化妆的,干了大半辈子之后退休了,可儿子不争气,就晓得吃喝嫖赌,欠了一屁股债迫不得已,来到殡仪馆给死人化妆,为啥?因为这工资高艾这活可不是一般人敢做的,金馆长对老周的手艺是相当满意,他硬是能把死变了色的得化成刚睡着的,这下他出事了,金馆长可有的恨了。

  匆匆穿起衣服跟老伴打了个招呼,便下楼发动了桑塔纳直奔殡仪馆而去那会儿法医都来了,因为都是熟人,事情处理起来倒是不麻烦只是老周那个泼皮无赖的儿子非要找他麻烦,金馆长没办法,只能先给了一笔钱。

  事情还没消停呢,第二天,整个落凤坡里的公鸡一只都不剩,全部死得干干净净金馆长记得查文斌曾经说过这公鸡的重要性,马上去人家养殖场里预定,可送过来一批死一批☆后艾连烧炉子的工人都不敢再接着干活了,那冰库里的敲击声倒是越来越大了。

  金馆长没办法,只能再去找那道士,那道士说是那天拉来的尸体作祟,一把火给烧了就没事金馆长把心一横,派人拖出那具无名尸,就给塞进了高压炉子里,悲剧就这样发生了。

  这种高压炉因为采用高压的原理,蓑衣烧的干净,烧的快,平时价格比普通炉子还贵呢人刚塞进去没多久“轰隆”一声巨响,炉子炸啦!烧炉子的那工人当场就给炸昏了过去,还没送到医院,人就没了,怪的是里面那尸体,压根就完好无损的躺在那,就外面一点捆尸袋给烧掉了,又给重新放进了冷库里,现在还在那冻着呢。

  锅炉厂里来人检查说是操作不当,压力过高造成因为这事艾在当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上面派人来检查,各种不合格的理由都下来了,停业整顿一个月。

  这金馆长是有苦说不出艾可接连两条人命出了,怪事那么一大堆一个月的整顿之后,哪里还有人肯来上班,人家宁可去工地上搬砖头也不愿意来占这个编制,为啥?搬砖头顶多是要出点力气,留点汗,可在殡仪馆里随时可能要命呐!

  就这样,这殡仪馆算是彻底歇菜了,金馆长之前可是日进斗金艾当地的老百姓没办法都得跑远路去另外一个殡仪馆火化,他那家生意好到爆啊。

  他这是真没办法了,一直等到打听到查文斌回来了,这不一早上就提着年货来拜年,准备请他出山么,可没想到查文斌自个儿也出事了。

  说完这些,金馆长已经是老泪纵横了,不知道的人以为他是怕了,了解他的人诸如赵所长明白他那是心疼钱没了。

  查文斌经过一番休息,气色已经好了不少,听完这一茬子事,是示意卓雄把乾坤袋拿来,从里面掏出一张镇宅符递给了金馆长,说道:“这个你拿回去,帖子大门内侧正上方,可以保你到正月十五没问题等过了十五,我再过,最近殡仪馆就别去了。”

  金馆长看着手上那符纸,心有不甘的说道:“这帖上去就没事了?”

  查文斌笑笑说:“只能保你到十五,你如果还有事,就留下来一块吃午饭,如果没事,就拿回去贴着吧。”

  见查文斌下了逐客令,超子不客气的说道:“我文斌哥说话你还不信?也活该你倒霉找个假道士,怎么还想留下吃午饭吗?”

  金馆长一看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善茬,把那符纸小心收好连忙说道:“那就不打扰查先生休息了,改日金某在登门拜访,那十五一过?”

  查文斌挥挥手:“你先走吧,我会来的。”

  金馆长如释重负,只要他肯出山,就一定没问题查文斌的手段他在王庄可是见过的,那可是真神仙,连忙谢过后便告辞了。

  待金馆长走后,超子嘀咕道:“一看就不像是好人”恰好被背后的冷怡然给听见了,笑骂道:“我看你才不是好人呢,饭做好了,大家过来吃吧,文斌哥,你要不行,我给你端过来喂你。”

  查文斌扶着床沿站了起来说道:“哎哟,不碍事,我还没到那程度,只是昨晚上劳累过度了,加上老伤有淤血一直在,超子那一拳刚好都给打出来了,休息休息就没事了。”

  说到了昨晚上,卓雄就有疑问,便问道:“文斌哥,昨晚?”

  查文斌使了一个眼色:“没事,就累了,快快,都去吃饭吧,让我们尝尝冷姑娘的手艺,呵呵。”

  这么一群人围在桌子上吃饭,说实话,冷怡然做菜的手艺还真不赖,几个小菜做的有模有样可惜查文斌不能喝酒,让他们几个人落了个痛快,席间倒也还算热闹,不愉快的话谁也没说。

  冷怡然又喂了小查吃完饭,看他那伤势,还得送大医院去,便商量着下午先给带到省城去,查文斌也同意了。

  到了下午,赵所长因为还要去拜年,他是公职人员,要走的地方多,便先回去了冷怡然抱着小查跟他一块走,何老还要去王庄走走亲戚,他们四个便一起先走了。

  这下可好了,就剩下超子卓雄和横肉脸三人陪着他先是去村长家里借来三轮胯子把镇上的医生给“请”了过来,说是请,不如说是这小子硬拉过来的,人正在家里休息呢。

  那医生给检查了说是没什么大碍,只是受了风寒,出了点淤血,多多休息就好,又开了点药让超子回去抓,这一来一回的折腾完就到了晚饭时间。

  期间,也有不少村子里的人来看他,谁都知道查道士家去年出的那个事,大年三十儿子又给炸了山村里的人还是讲究个礼子,查文斌一一谢过这些村民,超子热了晚饭,提议晚上四个人打牌,可不想却被查文斌拒绝了。

  吃过晚饭,收拾干净,查文斌便起身沐浴去了,洗完澡他换了套道袍出来,惹得他们几人非常不解,超子拿着扑克牌问道:“大年初一的,你这是要干啥去?”

  查文斌又去后屋翻,随手出几把锄头和镐子丢过来说:“今晚有两件事,第一件事,替我帮忙埋了我闺女;第二件事,挖坟!”

  超子看着卓雄问道:“这怎么回事?”,卓雄两手一摊:“你别问我,去了就知道了,他的个性你还不知道吗?”

  查文斌拿起了家伙,一拍黑子的脖子喊道:“伙计,走!”

  四人一条狗,趁着漆黑的夜晚,再次摸上了那片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