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二十五章 拜年

  雨越下越大,上山的道路开始变得泥泞不堪,卓雄和横肉脸一脚深一脚浅的跟在黑子后头穿过了一个又一个坟包远处那边板栗林里乍隐乍现得几个磷火在四处飘荡着,连一向最见不得这些东西的黑子都顾不上了,直奔那上头而去。

  不远处,一个男人趴在小个小坟堆上,任由雨点无情的砸在他得背上,周围散落着一柄宝剑和一地的冥纸,这要是在白天,一准以为是个死人了,翻过查文斌,他身下那口小木棺几乎没有被雨淋湿。

  “文斌哥,你醒醒!”风雨中,卓雄摇晃着他的身子,如同一滩烂泥一般〕色苍白,卓雄用手指试了一下他的呼吸说道:“还有呼吸,不过温度很高,在发热,赶紧送下山去。”

  横肉脸背起查文斌便要下山,卓雄拾起地上的东西正准备走,转头看见那口小棺材文斌哥用身体挡住的东西,他立马脱下身上的蓑衣小心的披在那棺材上,这才跟着一块下山。

  回到家中,先是给他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又差横肉脸把火盆弄得更旺一点查文斌依旧处于昏迷中,瑟瑟发抖的身体滚烫。

  这大半夜的小山村里,又是年三十,哪来的医生?卓雄从厨房里又找来些生姜,做了一碗姜茶,扶住他的身子,好歹灌了一点下去横肉脸则不停的来回于水缸和床边,替查文斌更换额头上的那块毛巾,只要温度降下来一切都好办。

  终于在天亮边,查文斌的体温算是恢复了正常,折腾了一宿的两人也就趴在床头昏昏睡去,一直到门外响起“咚咚咚”敲门声:“文斌哥,瞎子,起来开门啦!”

  卓雄和横肉脸先后惊醒,一听声音,好了,那个讨债鬼到了顶着两对黑眼圈,两人爬起床来去开门。

  门口好不热闹,超子冷怡然何老赵所长,还有一个胖胖的家伙他们不认得,全都大包小包的提着,脸上都洋溢着新年的喜庆。

  超子第一个攒进门打了招呼:“瞎子,在这过的咋样,哟大块头兄弟也在,给你们拜年哈,对了,文斌哥,怎么没出来?是不是在里面替我们准备午饭呢。”

  小魔女今天穿了一身火红的羽绒服,脚下蹬着锃亮的皮靴,把副好身材存托到了完美,也跟在一旁起哄:“就是么,文斌哥都不出来接我们,我还要问他讨红包呢。”

  卓雄面露难色的说道:“哎,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总之,你们自己进去看吧,他还在睡着,你们轻点。”

  看着他那副苦瓜脸,超子心头就跳出不好的预感,嘴里飞出一句:“操,让你看好他的,让开”推开卓雄,他刚走进院子,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查文斌披着老棉袄笑着说道:“正月初一说话要注意,别脏话连篇,好歹也是个大人了。”

  超子才不过几天没见着,这下可乐坏了,上去就一个熊抱,顺势就给了他一拳说道:“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呢”就这么一拳,打得查文斌气血翻涌,当场一口血就喷了出来,超子还一点不知情的继续抱着,看得冷怡然一声尖叫:“啊”手中的礼品顺势就掉到了地上,那些个罐头当场就摔了个粉碎。

  躺在屋内的查文斌脸上挤出一点微笑看着把自己围得团团转的众人,摆摆手示意没多大事何老则一直在训斥超子,连赵所长也加入了批斗大会,你一句我一句把他弄得羞愧难当只好骂卓雄:“瞎子,你知道他有伤,昨晚干嘛不一起上?”

  卓雄一时语塞:“我我。”

  还是小魔女敢骂:“你别老欺负人卓大哥,这事明明就是你不对,做事毛手毛脚的,下手不知轻重,哦,你就不知道文斌哥刚出院啊。”

  看着所有的枪口都对准自己,超子是一句话也没了,只盼着查文斌能没事☆后还得查文斌来打圆超看着那胖乎乎的人说道:“金馆长,你怎么也来了。”

  本来站在人群后面的那个胖子往前挤了一步,满脸媚笑的说道:“嘿嘿,查先生,您是我的救命恩人,又给我重新排了风水,这我能不来拜年吗?”说罢,又看了一眼赵所长,说实话,这里的人他最怕的就是那混小子,又说道:“这不赶巧遇到赵所长他们也在外面,就一起进来了。”

  查文斌也是个聪明人,这金馆长做得是死人生意,无事不登三宝殿,稍微欠起身来,超子给扶了一把让他靠在床头,查文斌说道:“金馆长,既然是这样,那我也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今天是年初一,咱不谈那些个东西,怕犯了神灵,你要有事,过了正月十五再来。”

  见查文斌下了封口令,这金馆长自然也就识趣了,这道士绝对是他见过最牛的,不顺着他的心,那是绝对请不动的,转身便想走可他还没退到人群外,想想还是硬着头皮说道:“不是,查先生,您就帮帮我吧,不然我家这年都没法过了。”

  超子本来这肚子里就窝火,这不刚好逮着机会了,开口说道:“你没见着我文斌哥不舒服艾都说了今天不谈那些事,你找不自在是吗?要不是年初一,我把你丢出门去你信不!”

  金馆长是冷汗连连艾赵所长的手段他是知道的,没想到这小子比他还横,只好耷拉着脑袋转身走开,还没走到门外,查文斌喊道:“罢了,你说吧,什么事?”

  超子小声问道:“你这能行吗?”查文斌摇摇手:“不碍事。”

  金馆长听到查文斌肯回答,就像捡了大红包似地,那张苦瓜脸立马就恢复了原样,又挤进了人堆里,到了查文斌床头前,可怜巴巴的说道:“查先生,你这次可得救救我啊。”

  这金馆长啊自从按照查文斌的吩咐种了梧桐,布下那落凤坡之后,这殡仪馆里闹鬼的事情都没出现过了,生意也是越发好,这钱呐赚的哗啦啦。

  可是,好日子不长久,大概是在查文斌去了四川之后,殡仪馆里拉来一具无名尸体在他那也不算什么事,一般警察发现了这种确定不了身份的尸体都会留下证据之后先放到殡仪馆冷藏起来,等收集了线索破案之后再处理。

  这种尸体他那有不下二十具,跟往常一样放进了冷库里≡从那尸体进来之后的第二天,他就接到了手下的报告,说是养在落凤坡里的一只大公鸡昨晚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咬死了,血都给吸干了,邪门的很。

  这些大公鸡可都是他从四乡八邻那买来的,目的就是当凤凰使,对于这群鸡,他可是看得比员工还重要,天天好料子喂着,就怕得罪这群爷现在可好,死了一只,还这么奇怪,看着那大公鸡的尸体,金馆长怕事情传出去影响人心,便让手下悄悄给处理掉了。

  就在那天晚上,留下值班的人就说听到冷库里有人敲箱子,装死人用得都是一格一格的钢制冷柜,那玩意敲起来可响了,吓得那值班的哥们都快尿裤子了,连夜就跑回老家天一早,金馆长才来上班,手下又提来一只大公鸡,跟前面那只一样死法,血被吸干。

  这事艾很快就在内部流传开了,这才殡仪馆上班,本来干得就是脏活累活,不图个编制,谁愿意跟死人打交道啊当天几个胆子小的就要辞职,被金馆长用加工资给留了下来,又差人去买了两只大公鸡补上。

  这后来艾公鸡以每天一只死亡速度在继续,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而那冷库里的敲击声也越来越响,闹得是人心惶惶,鸡犬不宁啊金馆长那会儿就想到了查文斌,过来一打听,人不在,去省城了,又转辗托人找到了赵所长才知道去了四川。

  他没法子,便去找了一个土道士,那道士跑去要了一笔钱,就给做了场法事,信誓旦旦的说保证以后没事了没想到那道士一走,事情就更加糟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