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二十四章 引魂

  “三清聚顶,通我神明;玄冥九阴,听我号令,急急如律令!”手中一枚白色的招魂幡被稳稳的放在了坟头,迎风吹起,长长的条絮如杨柳一般扫过他的脸庞。

  查文斌取出毛笔,沾上朱砂,以地为纸,一道红色引魂咒骤然出现在那不平坦的草地上随着他嘴型的变化越来越快,那一个个的小坟堆不时隐隐约约有些模糊的影子。

  并不是所有的坟堆都有,下去的鬼魂,能投胎轮回的,留下的不过是一具烂透了的白骨那些不能走的,要么是野鬼,要么就是被惩罚或者生前被人下了道,这种东西,弄不好就成了大煞之物。

  查文斌这样干的风险其实是很高的,他要做的就是引出这块土地所有不能投胎的不,刚才那个要苹果的白衣少女也给弄了出来,正蹲在跟前看着呢。

  今儿点的香可是上好的贡香,虽说比不得那返魂香,但也已经是上品那些个孤魂野鬼平日里连个贡品都没得,哪里受得了这种东西的诱惑,一个个贪婪的朝着查文斌走去。

  可查文斌对于这些因为引魂工作造成的副产品完全没有半点好感,以他为中心的一个圆早就细细得钉下了一圈桃木桃木艾是用当年新生的枝桠做的效果才最好,果不其然,外围那群衣衫褴褛的家伙根本进不来,直在那鬼叫。

  里面的黑子看着这群东西也不耐烦,时不时裂开大嘴凶上几下,有几个胆子小的见捞不着什么好处,已经飘开,剩下的是真正的凶煞。

  这些东西根本连瞟都懒得瞟一眼,查文斌手中的辟邪铃围着那布娃娃的上方急速的转着,眼睛直盯着坟包那白衣少女自然不知道他是要干嘛,她是唯一处在圈内的,估计也是饿得太久,大口大口得吸着贡香。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贡香燃粳除了那个少女,圈子中便没有其它的了贡香啊可以燃半小时,也就是他已经足足做了半小时的法事,没有效果查文斌看着最后一缕香被少女吸入,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这人的气势一弱,外面的那些脏东西就来了劲,口馋的太久了,加把力,有几个能耐点的半只手都已经进了圈子,眼瞅着就要摸到他的后背。

  对于这种无形之物,黑子虽然能看见,但是却很难伤害他们,威慑的作用要远大于撕咬家伙也不是什么吃素的主,一个跃起,就冲着一只手扑去,吓得那东西赶紧缩回去。

  “啊”查文斌猛的一声喊,拔起地上的七星剑,“呼”得一圈扫过,那真是一阵风响起过后,离着近点得当场就被打得魂飞魄散,那群野鬼一看这货发飙了,惹不得,虽然贡品好吃,但是送了魂魄还有啥用,赶紧四下逃窜开来,只留下那少女还在。

  查文斌瞥见那身白衣,不客气的说道:“赶紧消失!”

  那少女见识过他的本事,哪里还敢逗留,影子立马就薄了查文斌突然间又想起了什么,问道:“你家主子呢,怎么没上来?”

  少女身形一稳,先是作了个揖,这才说道:“我刚下去,就被一股很大的力量往上拉扯,不由自主的就来到了地面上,上来才知道是您做法我家主子,在我出来之前还被困在下面,他好像逃不出那个禁地。”

  查文斌听完,若有所思,挥了挥手:“先走吧。”

  那女子再作了个揖,马上消失的无影无踪。

  背后,已是满身大汗,他本来就是大病初愈,背上的伤口现在正隐隐作痛“哎”一声叹息过后,查文斌俯身去拾起那个娃娃,拿在手中一看,娃娃的背部豁然已经裂开了查文斌看着手中娃娃的裂痕,是炸开的,因为破损的纹路并不规则种程度的裂缝是怎样造成的?那只有人在极端用力挣扎的时候才会出现,就是我们俗话说的把衣服都挣破了。

  “怎么会这样?”这个娃娃的布料就是普通的‘的确良’做的,虽不说有多牢固,但拿的时候还是崭新的艾这可是他自己亲手缝制的打开那裂缝一看,里面的头发有明显的拉扯痕迹,在放进之前,查文斌是很小心很仔细的梳理过的。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他闺女是听到自己的召唤的!她很想上来见一次爹爹,却被某种力量牢牢的禁锢着,她使劲的挣扎,使劲的反抗,以至于被衣服都弄破了,而且那个该死的力量竟然还抓住了她的头发。

  她还是个孩子啊查文斌仰天长啸:“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轰隆”一声巨响,一道巨大的闪电从中划过,“啪”得一声,眼前一阵青烟冒起,娃的那座小坟包瞬间被劈去了一半,等查文斌看清的时候,眼泪忍不住“嗒嗒”得留下来。

  那小坟包本身就不大,棺材的前半截已经露出了地面,上面好冒着丝丝黑烟,如同那白衣少女所说,果真有一颗已经枯萎了的灵芝已经歪倒在一旁。

  此情此景,别说他是一个父亲,就是旁人也受不了过去我们骂人,祖坟被雷劈,算是及其恶毒的诅咒了今儿,大年三十,老天爷就当着他的面,硬生生的劈了他闺女的坟!

  查文斌犹如疯了一般,扒拉着棺材边上的泥土,连黑子都老实的窝在一旁,只“呜呜”得哼着,这儿已经不能再埋人了但凡被老天爷诅咒过的地方,死去的人永远不会得到安息!

  不一会儿,那通体不过一米的棺材就被查文斌给扒拉出来了,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但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做一个合格的道士。

  开始下雨了,黄豆大的雨点砸在地上,不一会儿,那坟堆便泥浆混成了一片,查文斌还在继续扒拉着,他不能让自己闺女爆尸荒野看着那已经成了水潭的地面,他忘记了冷,忘记了痛,泪水混合着冰冷的雨水,模糊了视线。

  身上的关节开始隐隐作痛,他已经失去了哭的力气,也不知是不是被折磨的太久,他已经搬不动那副弱小的薄棺,父母的坟墓就在不远处,查文斌大喊道:“爹艾娘艾你们为什么就不好好保佑她呢?你们为什么连自己的亲孙女都照顾不好啊。”

  雨势越来越大,风越刮越厉害,此时离查文斌离开家中已经有个把小时,连那春节联欢晚会都进入了最后一个环节,漂亮的女演员在电视机里哼着《难忘今宵》,卓雄在火盆前急的直跺脚。

  他还没回来,又不知是去了哪里,横肉脸已经在锅里烧好开水,准备等查文斌回来给他做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大肉馅的,等一锅水都烧干了,他还是没回来。

  卓雄拿起家里的斗笠和蓑衣就准备出去找,却听见门口有“汪汪”的狗叫,“是黑子,他回来了”喜出望外的卓雄推开门,门口只有一条被淋得透湿,还在瑟瑟发抖的大黑狗,嘴中还叼着一样东西:乾坤袋!

  这个东西他很熟悉,查文斌从不离身的物件只有这个袋子那把七星剑和大蝇这下突然被黑子带回来,定是有事发生。

  卓雄赶忙朝着屋里喊道:“快出来,文斌哥可能出事了!”,横肉脸赶忙放下手中的瓢,拿起一把旧涩一个箭步冲到门外。

  卓雄拿下黑子口中的袋子,又拍了一把它的脖子说道:“快,带我们去找!”

  黑子立马掉转身去,在雨中狂奔开来,后面的卓雄和横肉脸紧紧跟上,朝着茶叶地得那片坟林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