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二十章 过年

  那一年的冬天,发生以下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查文斌在经过医院漫长的治疗,在第四个月终于可以出院了,出院当天查文斌的气色相当好,冷所长做东,在杭州西湖边楼外楼订了一桌酒席。

  何老取出一坛千年美酒,超子和卓雄以及横肉脸喝了个东倒西歪。

  查文斌举着酒杯,一饮而粳他不嗜酒,但也不意味着不会喝酒,推杯换盏之间,已有些微微醉意出来也有大半年时间了,他的小儿子也被超子接到了省城,没事整天跟在这几个家伙屁股后面鬼混,查文斌看着外面的断桥残雪,提出明天就回老家了,无论众人如何劝阻,都被他拒绝不得已,最后冷所长提出这边的工作随时都可以回来,查文斌笑着答应。

  第二件事。

  老王期间去了医院探望查文斌,跟他一起去医院的还有一个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的老人那位老人握着查文斌的手,消他以后可以为国所用,但查文斌一心归田,婉言拒绝≠走的时候,他们带走了查文斌从蕲封山找到的那块青铜太阳轮,对于这件器物,查文斌虽然没有什么太多的感情,但总隐约之间感到了它和自己之间还有一丝的联系,据说老王是去了北京。

  第二日,查文斌便收拾了行李准备出发,何老跟冷所长给准备了一大堆过年货,超子和卓雄非要跟着查文斌一块儿回老家过年考虑到何老今年已经失去了王夫人,超子还是被查文斌给劝下来了,并约定正月里和小魔女一块去他家拜年。

  卓雄,现在基本是无家可归了,他和横肉脸两人便打算跟着查文斌一块回去,就在那考古所的小院里,“嘎”的刹车声传来,一辆白色的桑塔纳稳稳的停在他们跟前,从中钻出一鬼头鬼脑的家伙来,嘿,这不是赵所长是谁?

  赵所长那日虽然拜师不成,但对于查文斌,他依然是佩服的要紧听说他要回去,驱着单位的车子就来了,非要送他回家,一番好意推脱不得,便答应了那些个送来的年货把整个后备箱装的是满满当当,赵所长依旧还是那么的快,桑塔纳屁股后头冒着黑烟,滋溜的向着浙西北飞奔而去。

  大年三十那一天,查文斌很早便起了床,按照农村的习俗,他今年丧了女儿,虽说是晚辈,但家中也不能贴对联简单的做了几个菜,放在小篮子里面,收拾了香烛,带着儿子准备去上坟。

  在我们那儿,一年之中要祭祀亡去的古人,一般有几个日子,分别是。

  清明节,需要上坟扫墓,点香烛和立招魂幡,祭奠先人,这个日子现在都成了法定假日了,也是大家最熟悉的日子。

  中元节,既鬼节,时间是农历七月十五,也叫七月半,据说阎罗王于每年农历七月初一,打开鬼门关,放出一批无人奉祀的孤魂野鬼到阳间来享受人们的供祭七月的最后一天,重关鬼门之前,这批孤魂野鬼又得返回阴间,所以七月又称鬼月。

  话说在这一天,无论贫富家家户户都要备下酒菜纸钱祭奠亡人,以示对死去的先人的怀念中元节一般是七天,又有新亡人和老亡人之分三年内死的称新亡人,三年前死的称老亡人迷信说新老亡人这段时间要回家看看,还说新老亡人回来的时间并不相同,新亡人先回,老亡人后回因此要分别祭奠≌纸钱的时间选晚上夜深人静,先用石灰在院子里洒几个圈儿,说是把纸钱烧在圈儿里孤魂野鬼不敢来抢,然后一堆一堆地烧,烧时嘴里还要不住地念叨:“某某来领钱”最后还要在圈外烧一堆,说是烧给孤魂野鬼的■人们回去的这一天,无论贫富都要做一餐好饭菜敬亡人,又叫“送亡人。

  所以中元节,一般大家都是在自家院子里进行的,并不上坟,因为那一天阴气是一年之中最旺盛的,搞不好就在半道上中招了々村地区的那一天,大人们都不许小孩外出玩闹,吃罢晚饭便早早休息了。

  另外一个祭祀亡魂的重要日子,便是冬至!大家都知道这一天是太阳离北半球地面最远的根据史料记载,早在周朝,冬至日便有“天子率三公九卿迎岁”以郊祀祭天的记载《周礼》中规定,在冬至日,要举行“致天神人鬼”的祭祀仪式。

  讲究点的地方和讲究点的人,那一天是吃素的,但也要杀鸡宰羊,先祭天,再祭魂如查文斌这般还要得祭三清,拜师祖,然后晚上吃碗汤圆。

  一年之中最后一个跟死人有关的祭祀日子,在我们那便是大年三十了。

  若是死去一年以上的,应当在大年三十这天早上张罗饭菜然后准备上坟的祭品。

  先是准备纸钱,图方便点的就去商店里买现成的黄草纸,一般都是长方形,一扎一扎的讲究点的就得自己做元宝了,用这种黄草纸自己手工做,有点跟叠船的手法差不多,反正样子挺像元宝的,两头翘起来还有一种就是用剪刀剪铜钱,用得也是这种纸料。

  现在也有的用木刻的如钞票样的印板在草纸上印制成钱上面一般写上面额大小或者用五十一百元的人民币在其上吹三口气再放在草纸上用拳头打三下表示印下了一张钱接着准备鞭炮酒香☆重要的是选上好猪肉放入锅内煮熟切成碗口大小的方块状放入碗中做祭品叫做”刀头”至于那种商店里买的“天地银行”面额巨大的冥币,多半都是商家想出来的噱头,那玩意烧下去,小心祖宗被小鬼抓住说他使用假钞。

  上坟祭祖时由本家老爷们带领全家老小除了太小和太老的外都必须参加祭祖时先将祖坟前后左右杂草清理干净再三扣九拜祭献刀头焚三柱香烧纸钱放鞭炮,祭祀完后才能回家吃饭。

  这些东西查文斌都是信手拈来,没一会儿便准备妥当了,带着小儿子提着东西便去了坟山,卓雄和横肉脸已经去镇上了,说是去再买些酒菜。

  今年艾在那片坟山上又多出一个新坟,便是他的小女儿,查文斌不忍心过去,便差了他的小儿去烧纸,因为白发人是不能给黑发人下跪的,这要折寿,自己则去了师傅和祖宗的坟上。

  本来这事情也就这么过去了,因为除了这会儿,他今晚还得来一趟坟山,来干嘛呢?守岁!

  在我们那艾新死一个人,在那一年的大年三十,吃罢年饭之后,要等到半夜十二点再重新上坟山,挑到那个时间之后,替他放鞭炮,烧纸钱,烧纸衣服样做就是告诉他,过年了,这是你在下面过的第一个年,以后就不属于人世间的了。

  如果死的是个辈分大的,那他的亲戚们在那一晚都得去替他守岁,不论刮风下雪,都要爬上去可查文斌本来就没什么亲戚,死的又是小孩,他是打算晚上一个人上来一趟就算了,拖着儿子反而跟着受罪,这会儿让他拜过妹妹就行了。

  查文斌正在师傅坟头烧香磕头呢,不远处就是他女儿的坟头,“呯”得一声巨响传来,紧接着就是“啊”得一声,查文斌赶忙回去一看,不好出事了,他那小儿子正在坟头前的地上打着滚,一团白烟还未散去,丢下手中还没烧完的香纸,赶紧跑了过去。

  这下好了,上坟的时候,他带着几个十六响,也就是那种小炮仗,点燃后一共能响十六下的那种,这东西,咱们农村的孩子都见过也玩过,我小时候就拿来炸鱼玩看见那个已经四分五裂的十六响,查文斌知道肯定是这炮仗把孩子给炸了,抱起嚎啕大哭的儿子,赶忙就送下了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