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一十九章 回家

  紫坪铺镇人民医院里人头攒动,手术室外一对冰冷妖艳的妙龄少女和一个充满文人气息的老头坐在靠椅上,一个身高足足一米九几的壮汉双手交叉站在门口,满脸的横肉,直教那些过往来人各个都侧脸为之一叹。

  外边有两个小伙急急忙忙的推搡着人群,奔着手术室急速飞驰,后面还跟着几个警察,气喘吁吁。

  “爹,里面怎么样了?”超子喘着大气问道。

  何老看着儿子那涅,勉强挤出一丝微笑:“还不知道,你那边确定了吗?”

  超子扬起手中的八卦袋:“你们看,这不是文斌哥的东西吗?送进去的那个人肯定就是他。”

  何老拿起那熟悉的八卦袋,又看见桌雄手上那柄七星剑,查文斌曾经在王庄靠这两样东西收魂施法,好不威风,他又怎得会不知道?

  “你别急,”何老又看了一眼那几个警察,小声问道:“那是怎么回事?你们是不是在这里闯祸了?”

  超子没好气的白了一眼那几个警察:“是他们发现文斌哥的,要来做调查。”

  带头的那个警察非常有礼貌的走了过来,对着何老说道:“这位?先生,请问您知道什么情况吗?可不可以和我说说看?”

  何老是个********人,对于这些官差,他的意识里该配合的还是要配合,正开口说道:“我们是”,‘吱嘎’一声,手术的门开了那位带着眼镜的白大褂院长满头大汗的走了出来:“你们谁说认识里面的病人?”

  “认识!”,“我们都认识!”超子和卓雄先后答道,“医生,他怎么样了?”

  院长推了推镜架,摘下口罩说道:“这人的命真不是一般的硬,身上的骨头断了七根,还有各种被利器所伤的外伤,其中后背一条口子都深到骨头了,足足有二十来公分人在水中浸泡的时间我们估计已经超过八个小时,手脚都已被泡的发胀,竟然还活着,我只能说这是一个医学史上的奇迹!”

  “他还活着吗,医生?”超子紧紧的抓住院长的手问道。

  院长人也不不错,看着超子那着急的样子,说道:“孩子,我知道你急,但是咱这是小镇医院,医疗水平有限暂时通过手术给他包扎好了伤口,断了的骨头也已经复位,但是病人受了这么重的伤,失了那么多的血,现在还处于深度昏迷之中,我的建议是给他安排在这儿,先渡过危险期,如果这三天里他的生命体征稳定下来,再安排转到医疗水平好的大医院里去。”

  “那就拜托您了,医生,我们能进吗?”超子问道。

  院长摇摇头:“暂时不能,我这里条件最好的房间也不敢保证做到无菌,这两天为了防止出现伤口感染,你们最好不要接近病人,我会安排好人轮流关注他的。”

  “扑通”,超子和卓雄再次双双下跪,惹得院长只好连连扶他二人起来,在一行人的注视下,满身绷带的查文斌哪里还看得出人形,整一个木乃伊,被缓缓推出了手术室,朝着二楼走去隔着几个医生,?们终于见到了那只紧紧握着太阳轮的手,没错,就是那枚从青铜棺里带出的东西。

  院长摇摇头:“这人手里一直攒着那个东西,我们怎么掰都掰不下来,看来那个对他很重要啊”说完,便转身离去,这么一场大手术对于他来讲,真的很累了。

  何老一眼便注意到了那个器物,只是身边还有几个警察,不好声张在和那几个警察交代了自己的身份,出示了相关证件后,又借了公用电话跟省里的单位开了介绍信给寄到四川来,这才完成了公安的基本手续,那个领头的警察临走的时候特别交代超子等有空的时候来找他叙旧,他姓梁!

  差文斌被安排到了二楼的特别监护室,何老的一个电话打给了四川文物部门的相关领导,他算是这一行里的泰山北斗了,那些个关系立马就下来了,医院方面,从院长到护士,对这个命大的汉子特别照顾,等一切安排妥当,第一个守夜的人安排给了横肉脸,其它人则因为有伤,都先回了卓雄家里休息。

  卓雄家,何老站在床前看着躺着的超子,叹了口气:“现在跟我说说吧,你们到底出什么事了,他手上的那东西,不是件凡品。”

  超子一五一十的把所有的事情讲了一边,这小子,到哪里都不忘记损人,好不容易逮着机会,把老王给骂的一文不值,骂他是白眼狼,是特务,是阶级敌人要不是何老阻止,估计都能把老王祖宗八代给骂了一遍。

  何老走到窗前,背着手,看着窗外的星空说道:“关于他的事情,你们就不要再过问了,冷所长临走的时候说上头有命令,老王的存在是特殊的至于你们所遇到的,是一段失落的历史我们这片土地上,类似的东西应该还有,只是还没被人发现按照我的推断,不管你信不信,最后出现的那个查文斌一定不是你们所认识的那个‘人’,而现在躺在医院里的才是真的他。”

  “不是他是谁?”超子从床上坐起来,什么时候老爹说话也开始这么神神叨叨了。

  “这个,恐怕得问他自己了,早点休息吧”何老说完便推开房门出去了。

  翌日一早,一行人匆匆赶往医院,还没进大门,院长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兴奋的说道:“他醒了!”

  狂奔到二楼监护室之后,在医院的同意之下,这帮生死之交连同桃井姐妹都进去了,插满各种管子的查文斌有气无力的转动着自己的眼珠子,脸上的肌肉微微的抖动着。

  是的,他醒了,他终于从那个噩梦一般的地方醒了过来查文斌不知道自己已经昏迷了多久,曾经他醒过一次,在一个不知道地方,浑身的酸痛让他连每一次呼吸都需要很大的勇气。

  血腥,这是醒过来后得第一反应,被压着,这是第二反应,此刻自己的背上有一团软绵绵的东西正在压着自己查文斌挣扎着爬出来,痛的钻心,匍匐着,挣扎着,一步一步挪动身子,每挪动一寸,身上的伤口就加速血液的流失。

  努力的转过脑袋他看见身边一对铜铃大小的绿眼睛,这是三足蟾?查文斌试着轻声呼唤:“伙计?”没有回应,整个世界如死一般的寂静№上的八卦袋还在,他艰难的掏出一个火折子,打开,点燃微弱的火光在这片黑的世界里显得那样的微不足道,终于他看见了,三足蟾的那厚厚的皮肤早已被划破,露出血红的肌肉,那坨子经常舔舐自己的舌头也早已伸出口外,它死了!临死之前,三足蟾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它把这个一直跟随着的人死死的压在身下,查文斌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能够想到是这只蛤蟋在最后的时间依然保护了自己。

  哭?不,他不敢哭,因为每一次的啜泣,胸口就会传来剧烈的疼痛,周围散落着七零八落的氐人尸体,不远处一个金属还在闪闪发光,是太阳轮!查文斌挪动着已经不成样的身子,一把抓住那东西,身子一滚,“扑通“一声,跌入水中,再次昏迷了过去,等他醒来已经是在这里了。

  七天之后,一架航班从成都起飞,飞往杭州,那一边的机超冷所长和小魔女焦急的等待着,旁边还站着一个胖胖的中年人,他正是老王,医院的救护车早已待命,连同一起的还有闪着警灯的一路警察。

  桃井姐妹被移交到了司法机关,等待她们是各种调查,一个月之后,这对姐妹花被日本国的大使接回了日本,而望月一木则永远的留在了中国,因为蕲封山倒塌之后,再也没有见过他,多半是被埋在下面。

  老王的事情被下了封口令,所有人都当做不知道,他依然活动在各个考古现超谁也不知道他这一次是带着怎样的任务。

  冷怡然,在这次惊心动魄的旅行后,回到学校,以一篇《失落的巴蜀》论文参加了学校的毕业答辩,获得了高分,顺利进入了考古所,成了何老的关门弟子。

  卓雄把紫坪铺的‘家’转交给了带他们下山的采药人打理,带着横肉脸跟他们一同来到了杭州。

  而何毅超,暂时被冷所长放假,整日和两个大汉游荡在浙江人民医院的某个病房里,而那间特殊的病房里,船头悬挂着一个破烂的八卦袋和一个轮形器物,身边一柄七星剑靠在床头船上,一个饱经风霜的成熟男人正在享受着一个鬼灵精怪的少女手剥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