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一十七章 山塌

  查文斌嘴角微微翘起,抽出冷怡然身下的权杖,转身面对老王,淡淡的留下一个字:“走!”,说完便只身一人跳下台阶,三足蟾紧跟其后。

  这一人一蛤蟆所过之处,身旁的氐人如同垃圾一般被扫向四周,更多的氐人如同潮水一般又紧紧包围了上来,前方便是那个台阶,没有任何的汪,他跳了进去,三足蟾也跟了进去,余下的氐人吼叫着前赴后涌也追了进去。

  广场上转眼之间,又恢复了平静,就一如他们来的时候那般,只是少了一个人,当超子准备也一并进洞的时候,天地间开始了最疯狂的摇晃,裂开的台阶开始慢慢合拢,这扇不知通向何方的大门随之关闭。

  祭台上的冷怡然已经醒了,对于她而言,这一切就像一场梦一般。

  不知何时,他们的后方的山体早已被这地下世界的晃动裂开,蕲封山,开始了最后的颤抖。

  老王的脑海中依然在回荡着查文斌的那个“走”,这是他留下唯一的嘱咐,那个人是那样的熟悉,却又那样的陌生。

  “超子,卓雄,这里要塌了,我们快走!”老王扶着虚弱的冷怡然对着他们喊道。

  超子依旧在疯狂的搬动着地面的石头,他想找到那个口,可是挖下去的除了石头还是石头,就像从来没有打开过一样,整个广场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地震,“再不走,全都埋这儿啦!”老王看着漫天的灰尘,他明白,没有人会放弃他,即使他不是查文斌,也没有人会放弃,“文斌临走前,只留下一个字,让我们走!他让我们走!”

  卓雄试着去拽起超子,却被他一把打开,他身上的伤口已经再次崩裂,鲜血随着胳膊的每一次舞动都兴奋的往外汩着。

  “走啊”卓雄一把抓起超子,没想到换来的却是他和钢铁一般硬的拳头崩塌只是时间的问题,留在这里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全军覆没,给横肉联使了一个眼色,两人悄然走到他的背后,一记手刀劈在超子后颈,闷哼一声,横肉联顺势把他背到了自己的背上。

  卓雄则背着卓老汉的尸体,一起聚集到了祭台上,冷怡然现在还虚弱的很,老王背上这个泪眼朦胧的女孩哭,也许是此刻她唯一能做的。

  正准备向后山走去的时候,卓雄发现广场上还有两个人桃井姐妹,她们的身子还被锁在青铜柱上,脸如死灰一般,静静得等待死神的来临没有比等死还要更加可悲的事情了,当消已经丧失殆粳千代用力的握住妹妹的手,给她最后的鼓励。

  “哎!”卓雄放下老汉的尸体,冒着不停跌落的巨石,冲向广场锋利的匕首迅速挑开绳结,说道:“你们要是还能走,就跟着我们出去,这里已经要踏了”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桃井姐妹怎么都不会想到,望月作为他的杀父仇人,甚至是灭族仇人,到头来居然是救自己的人相比之下,望月一木到底算是个什么东西呢?两姐妹互相搀扶着,紧跟卓雄的步伐,对于这对姐妹的加入,老王没有说话,横肉脸更加不会说话,死神来临之前,谁都有活下去的权利。

  当广场上无数的火把开始一盏接着一盏熄灭的时候,除了轰隆的倒塌声之外,再无其它等卓雄他们一口气冲出山谷,最后那三盏最为明亮的青铜柱在同一时刻熄灭,这是他给予他们最后的力量吗?大地的摇晃和颤抖让他们不得不趴在地上,等待最后的平息。

  天色已是渐晚,他们所带的物品基本都已消耗殆粳超子醒来红着眼睛一语不发,他已经失去过查文斌一次,已经没有能力再失去一次了。

  下山是唯一的选择,时不时的小震依然在继续,荒野之中谁也不知道下山的路,胡乱走了一圈之后,谁都说不出自己现在何方,遮天的乌云挡住了星光,没有方向的辨别,仅靠经验,超子和卓雄也没把握。

  “我,知道下山的路”柔柔的女声响起,众人私下低头一看,千代红着脸站了出来“家主有这儿上山路线的记载,不要向下走,我们需要翻过山顶,然后朝着河流的方向,就能下山。”

  选择相信还是不相信?一个日本女人,曾经手持钢刀的冷血杀手,貌似没有比选择相信更好的办法了超子不忘丢下一句:“你要是敢拴,就算是女人,我也下得去手。”

  沿着崎岖的山路,前前后后的几次地震,早已把这座神秘的大山翻的七零八落,到处都是塌方,到处都是巨石终于,山顶之上,他们见到了一座早已毁灭的古代遗迹,老王分析说,这儿是祭天的场所,不过眼下真的无心再看蕲封山,今晚的夜别说蛇,连蚊虫都没有一只,不知道是不是有人为他们打开了这样一条安全的路翻过山尖,果然见到了溪水,一行人便顺着溪水一直走,一直走期间千雪因为内伤过重,已经无法在赶路,谁都没想到背起她的会是何毅超¨雪,人如其名,趴在这个满身血污又打倒自己的汉子身上,冷冰冰的脸毕生第一次起了一抹红晕。

  天已微亮,沿着这条小溪,他们已经走了一整夜,荆棘划破了皮肤,步子开始摇晃饥饿仇恨思念的,无数情节在其中参差灌了铅的双腿,还在继续的迈着步子,他们不知道还要走多久,也不知道这是在哪里,一直到遇到了一个草棚。

  超子背着千雪,像是看见了消一般冲了过去,一个带着斗笠的老头拿着葫芦走了出来。

  躺在草棚的门口,所有人都只剩下喘气,这儿是一个采药人搭建的。

  当得知他们从山顶而下,采药人瞪大着眼睛说道:“这是蕲封山脚,你们是从哪里来的?那个地方你们怎么能进去?蕲封山,终年云雾不散,毒蛇野兽何其多啊。”

  回头一看,蕲封山果然已经再次隐入了茫茫白雾之中,哪里还能分辨的出本来面貌。

  超子掏出一叠皱巴巴的钱,无力得说道:“老人家,你这里有没有吃的,能不能?”

  老汉连连罢手:“使不得,使不得,我这里还有些吃的,你们等着,这就去做。”

  当香喷喷的腊肉和蘑菇汤摆在桌上的时候,所有人的眼睛都只盯着那盆白米饭,多少天没吃过饭了?横肉脸第一个动手之后,其它人哪里还顾得上矜持,就差没用手抓了,惹得采药老汉不停说道:“还有还有,你们慢慢吃,我这还有。”

  超子又特地拿了两个毛竹筒,给桃井姐妹盛上饭菜,递过去说道:“吃吧!”

  采药人看着这群饿死鬼,说道:“蕲封山,以前我有个哥哥硬说那儿有草药,进山之后便再也没下来过老汉是个孤老,过去就是以进山采药为生,年纪大了,来去不便,就在这里搭了个草棚,半个月下山一次换些食物,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在这里看见陌生人。”

  “那您知道下山的路吗?”老王问道。

  “哎,行,等下我就带着你们出去吧。”

  刚刚吃罢,后面“轰隆”一声巨响传来,天地间啥时一阵沙土腾起,直冲破了白雾,那真叫一个惊心动魄,采药老汉喃喃得说道:“蕲封山……塌了……。”

  “不!”超子一声怒喊,被压抑了一夜的心,再次爆发了蕲封山,终于承受不住连日来的变故,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