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一十六章 绿色君临天下

  “伙计?”查文斌蓦然的喃喃说道,这声音犹如已经跌入深渊的人突然看见上面垂下一根绳子,还有谁能比它还要令查文斌更加激动?

  放下手中的冷怡然,交到老王的怀里,沾着满手的鲜血,他甚至忘记了还在和望月打斗在一起的超子,眼中只有那个无底的深渊╞” ╡当他踏下第二级台阶,刚刚准备走向广场的时候,突然一阵微风吹过,连同那熊熊燃烧的火把都“呼”的一声一并吹向了祭台。

  站在案台前的查文斌身子突然一硬,眼睛缓缓闭上,手指上一滴鲜血“啪”得摔落到了地面,裂成了无数个点当他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远处的三足蟾犹如一头下山的猛虎,快速的跃出那个深渊,三步并作两步,直冲查文斌而去而他像是一个久违得朋友,在等待着自己的伙计到来。

  三足蟾面对高高的台阶,一跃而起,身子尚未落地,口中长舌一伸,一柄金灿灿的权杖凌空从它口中飞出一切都像是预先已经排练好了一般,查文斌右手一伸,稳稳地接赚向天一举,“吼”,一声龙吟随之在身后的青铜神树上发出。

  在这一刻,老王忘却了手中已经奄奄一息的冷怡然;超子和横肉联忘却了地上滚动的超子;何毅超忘却了还跟自己纠缠在一块儿的望月;望月也忘却了此行的目的:扶桑。

  一时间,广场上的火把,犹如新添了燃油,火势一轮旺过一轮「过熊熊燃烧的烈火,查文斌此刻在他们眼中犹如一个天神,高大神圣和不可亵渎在一旁的老王分明看见查文斌的身上隐约闪着一丝绿色的光芒,若隐若现之间,一股无形的压力让他甚至不敢直视查文斌的后背〔么叫做气势?那便是君临天下!

  神一般的三足蟾,神一般的权杖,神一般的扶神树,神一般的龙吟,如今全部被眼前这个神一般的男人所取代如果说人的身上有气超那么今天查文斌确实到达了人生的顶峰,所有人无比被震撼!

  缓缓转过身去,没有任何对白,查文斌接过老王手上的冷怡然,又缓缓得放到祭台之上三足蟾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巨大的舌头随着一探,冷怡然那本来就娇小的身子瞬间被它那大舌头所包围,只露出一个脑袋来。

  冷怡然被三足蟾用这种方式轻轻抬离祭台,查文斌走上一步,手上那柄权杖被按放到了本就存在的凹槽之中,对接得天衣无缝,一旁的老王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有一种预感:今天可能会一睹神迹!

  当三足蟾再次缩回自己的大舌头之时,冷怡然身上已经不见半点血污,原本苍白的脸上,也渐渐有了丝丝血色,就和刚刚睡着了一般,如果此时老王翻开她的后背,就会发现,望月一木那致命的一刀留下的伤口,已经完全不见,甚至没有一丝疤痕。

  查文斌双手举天,手中的青铜太阳轮随着他的右手一抖,跟飞盘一般径直被甩向上了空中,“啪”在这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之下,它被准确的镶嵌在了原本露出的那个洞中。

  一阵让人温暖到要睡着的绿色瞬间在扶神树上绽放,无数的绿将整个祭台包围,整个神树不再是一件精美的青铜器物,它放佛有了无尽的生命一般,在这里奋力的绽放开来不远处,那个裂开的深渊之内,传来了阵阵的嘶吼声,这种声音,他们都曾经听过,那边是来自这地下世界的终极魔王:氐人!

  当第一个氐人跳出裂缝的时候,挥舞着手中的长矛直冲着远处的查文斌而去,超子立马一脚蹬开还和自己纠缠在一块儿的望月大喊道:“氐人!氐人来了!”

  接着,便是第二个第三个,它们完全无视广场上的人群,目标只有一个:祭台!

  当第一个氐人冲到台阶之下,一直没有动作的查文斌突然左手一扬,怀中一张没有刻画任何符咒的黄纸径直飞出,“呯”,那个倒霉的氐人瞬间爆裂,形成的血雾迷茫在了那一片绿色之中,不多久就没了踪迹。

  下面的氐人并没有被这一幕吓倒,他们放佛吃了兴奋剂一般,吼叫着冲向祭台,查文斌毫无表情的继续陆续飞出符纸,和前面的那个人一样,全部爆裂。

  台上台下的人都看在眼里,这还是查文斌吗?这还是那个抓鬼收魂看风水的道士?氐人们不断的冲击着祭台,不断得倒下,雾气之中,那一抹红色竟然开始出现还是超子反应最快,喊道:“它们是在用身体冲击前面的阵法,兄弟们,操起家伙砍丫们的,给文斌哥减轻压力”说话间,一个翻身,手提利刃已经率先砍翻了一个氐人,和横肉联丝毫不含糊,捡着离自己最近的目标照着脖子就杀去,双方杀得人仰马翻。

  一时间广场上乱作了一团,望月一木趁机挣扎着逃出了人群,刚想窜出去,只听见桃井千雪喊道:“家主,解开我们的绳子”望月一木听见声音,回头一看,整个广场上,到处都是氐人,这家伙头也不回的朝着外围窜去。

  “家主∽弃了我们”千雪不敢相信望月一木在这个紧急关头,竟然丢下她们姐妹独自一人离去,一边是氐人,一边是查文斌,她们该何去何从?

  “千雪,不要伤心,呵呵,他早就放弃了我们,从我们被安排到了中国,就不过是他望月家,甚至是王室的一枚棋子罢了,我们的命一文不值,你怕死吗?”千代看着两行泪的千雪问道。

  看着姐姐坚毅的脸,千雪鼓起勇气:“不怕!只求不要死在这群怪物手里!”

  千代看着和氐人战做一团的超子,朱唇轻轻一咬:“要是他们败了,我们就咬舌自尽。”

  千雪和姐姐相视一对:“好!”

  氐人的凶悍程度自然不用解释,只是它们似乎无心和超子恋战,只顾着祭台,这也让他们暂时没落什么下风,那抹绿色逐渐又像是恢复了生气一般,源源不断的从扶神树上涌出。

  超子他们的参战,也让查文斌暂时有了口气可以喘,随手一挥,在外面画了一道圆,像是一堵无形的气墙一般挡住了氐人的脚步。

  查文斌一心一意的看着冷怡然,双手从容的举起,指尖跳动的绿色犹如精灵一般从神树顶端的太阳轮涌向了躺着的冷怡然,她被无穷无尽的绿色包围之后,查文斌终于开口了一种老王从未听到过的文字快速从他口中吐出,随着他的嘴型不断的抖动,双手连续的结蝇语速随着手法的不断的变动老王只觉得这是一种阵法,一种闻所未闻的阵法,跟随查文斌这么久,从未听到过他使用这样的语言,也从未见过他使出如此古怪的印结在那一刻,老王的心头突然出现一个很可怕的想法:这个人,不是查文斌!

  当冷怡然的身上的绿色逐渐汇集成一个人形的时候,查文斌冷冰冰的脸上出现一抹淡淡的笑容,一抹很是熟悉的笑容“咕呱”,伴随着三足蟾的一声叫,那抹绿色无声无息的沁入冷怡然的身体,片刻后,她那修长的睫毛开始微微抖动“醒了?”老王惊喜的叫道。

  当着一抹绿色入体,扶慎神瞬间暗淡无光,天地间所有的绿色随着消失的无影无踪,原本还在外面挣扎着的氐人身前的屏障也一并消失。

  举着各式武器的它们犹如饿狼一般,冲向了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