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一十五章 冷怡然

  每一根树枝就像一把尖刀,锋利的枝头和那一碰就响的铜铃把查文斌前进的道路完全阻挡住了为了不使查文斌受伤,超子特地把自己的军用登山手套给了他,这种由牦牛皮加工制作而成的手套可以抵御普通的匕首切割,而他的脚上所穿的不过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布鞋,这一路走来,早已都要破烂了,又扯了两块布条子给扎紧。

  众人屏着呼吸,提心吊胆的看着他蹬出了第一步查文斌试了试,还行,起码不会扯断咯,小心翼翼的避开那顶端的铜铃,他抓住上了第二层的树杈儿的树杈无论是粗细还是长短都远逊于第一层,整个人看上去是爬在树上№后的那个乾坤袋时不时的还要往前面滑,几次三番过后,查文斌已是满脸大汗,这看似简单的几步,跨起来是如此的艰难。

  终于他摸到了最上面那一层,这一层的树枝竟然不是实心的!从树干上分离而出的枝条中又伸出短枝,短枝上有镂空花纹的小圆圈和花蕾,花蕾上各有一只昂首翘尾的小鸟,青铜的硬度虽然够强,但是韧性却是差到极点,如此这般用力,能否承受一个人的力量,查文斌着实不敢保证一米多的点距离,也许跨越起来就是上下五千年,也许就是穿越了天地人三界个风险,查文斌敢担吗?不,不是他不敢,而是他没有权利去担当,这里的一切都属于历史,属于那个时代留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神迹!

  查文斌重新调回地面,把顶端的情况说明之后,老王也觉得硬上不是个办法,到时候别成了后裔第二,踩断了其它的树枝就在这时候,超子一句话提醒了众人,这小子冷不丁的来了一句:“要是有梯子就好办了。”

  查文斌被一语点醒梦中人,一拍大腿:“有办法了,咱们搭个人梯,这样卓雄,你把下面那个兄弟也叫上来,他力气大。”

  卓雄一声招呼,横肉脸哼哧哼哧的便赶了上来,查文斌把几个聚在一起说道:“等一下,这位兄弟和超子站在最下面做台阶,因为你们两个力气大,步子稳。”

  横肉脸和超子分别点头答应看,查文斌接着说:“我和卓雄分别站在你们两个的肩膀上,这里分量最近的就是冷姑娘了,一会儿这个顶,我们先让她上,如果连她在上面都站不赚那我们就不用试了等冷姑娘先上去,看看是否真的有断口,如果有,那么一定还有放置青铜轮的位置,只要证实了确实能复原,我们在想办法。”

  冷怡然怯生生的说道:“我能行吗?”

  超子笑嘻嘻的说道:“妹子,你不是向来都牛的很吗,怎么这会儿蔫了?”

  冷怡然把小嘴一撅:“放屁,姑奶奶我什么时候怕过事,只是这事情太重要了,文斌哥我。”

  查文斌自然明白她的意思,不过还是说道:“如果真不行,咱就不勉强。”

  看着查文斌满怀消的眼神,冷怡然突然就来了勇气:“那我就试试!”

  “好,记赚千万别碰那铃铛!”

  按照事先设计好的方案,人梯的第二层已经搭好,在老王的帮助下,冷怡然微微颤颤的站到了查文斌和卓雄的手臂上,然后慢慢地爬到他们二人的肩头爬上去倒是不难,难的是站稳尤其是这种人梯,本身结构就是难免会有那么一丝丝的晃动,要让一个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姑娘站上去,难度可想而知。

  冷怡然在上头,几番尝试都没有成功,卓雄和查文斌都感觉到了那双在自个儿肩头不住抖动的脚,查文斌鼓励道:“没事的,冷姑娘,你不要害怕,我们扶着你,不会倒的,老王也在下面接着,你试着站起来。”

  “我怕。”

  超子在下面喊道:“姑奶奶艾你还怕?你都爬到男人们的头上去作威作杆,你还怕个甚呐。”

  嘿,就被他这么一喊,冷怡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闭上眼睛猛的一起,还真站起来了,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神树的顶端已经完全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中棵青铜树的树顶,果然有门道!

  “上面的情况怎么样?”查文斌扶着她的小腿问道。

  冷怡然的双手已经搭在神树的树顶之上,身子已经能完全稳住了,便回道:“我看见上面的树顶上有个小洞!”

  洞?这倒是查文斌没有想到的,他腾出一只手来,伸进乾坤袋,摸出从望月那缴来的树杈,慢慢递了上去:“冷姑娘,你把这个树杈往那洞里面插进去试试。”

  冷怡然接过之后,按照查文斌的吩咐,小心的把那截树枝往洞里一放,这两者像是有吸引力一般,瞬间牢牢的粘在了一起瞬时头顶轰隆隆的声音开始传来,碎石如同下雨一般开始下落冷怡然见如此变故,身子一个没站稳,便趔趄到了神树上,整个树身为止一晃动,接着她便掉了下来,好在老王接的几时,给抱在了怀里。

  还没等查文斌他们落地,耳边“铛铛铛”的一阵悦耳铜铃声骤然响起“不好!”,查文斌喊道。

  已经沉寂了三千年的扶神树终于再次奏响了属于它的乐章,一阵大风吹过,铜铃犹如兴奋的孩子,不停的舞动着自己的手臂,也许是它们寂寞的太久,也许那个未知的王朝终于被重新开启查文斌抬头一看,神树的顶部已然坍塌出一个圆形小洞,一丝光线直穿透山体到达了地面!

  “太阳轮!”查文斌看着手中那一块轮型器物,无论是大小还是涅,它都应该是被完美的镶嵌在那个洞里“终于明白了,这块太阳轮的位置刚好是阳光照射进来的唯一通道,所以它就代表着轮值的那个太阳,当年的后裔也一定是从这里透过这个天眼射下了其它九日!”

  当查文斌和众人正兴奋在这全新的发现之余,危险已经不期而至,查文斌和卓雄正准备跳下人梯的时候,不知何时已经挣脱了绳索望月一木举着明晃晃的童子切已经悄然杀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这棵神树之上,唯独忘记了他!

  “啊去死吧!”望月一木一声大喊,童子切带着漫天的杀气迎着查文斌的背部直直劈去。

  “小心!”,地面上的冷怡然一声大叫,噗,查文斌只觉得身后一凉,转身一看,冷怡然已经缓缓倒下。

  “啊”超子如疯了一般径直扑向望月,两人抱做一团,沿着台阶顺势就滚了下去,在这当中,超子完全没有保护自己的身体,只是不停的用拳头砸着他能砸到的望月的身体一旁的卓雄和横肉脸提着快刀,飞速赶到下方。

  祭台之上,查文斌怀抱冷怡然,他的手捂着她的后背,鲜血如同喷泉一般在往外涌着,无论他怎样努力,都止不住冷怡然的俏脸,由粉红逐渐就成了惨白,额头上斗大的汗珠在告诉他有多痛。

  查文斌的双手无助的抖动着,眼泪如同珍珠一般跌落,他的脑子里闪过一百种符咒,似乎没有哪一样能够面对这种伤势曾经他的女儿就是如此离开了自己的双手,如今这个一直喊着自己文斌哥的小魔女难道自己也会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吗?“不!”查文斌仰天长啸,声音在整个山谷久久飘荡不去。

  脚下,是祭台,当冷怡然的鲜血滴答滴答的注入那些青铜盆器的时候,不远处“咔嚓”一声响,原本空旷的地面之上,豁然裂开了一道巨大的缝隙,两边的石头犹如积木一般迅速沉降,一条通向地底的台阶凭空出现。

  老王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喊道:“文斌,血祭!是血祭!”

  查文斌止住泪水,抬头一看,不远处台阶之下传来一声他再也熟悉不过的声音:“咕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