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一十四章 还原

  老王和查文斌尽可能的还原了这一场三千年前的盛大祭祀活动。

  三千年前,当风吹过蕲封山的时候,整个王国的人们都可以聆听那些由金属的摇曳和碰撞奏出的音乐,那一阵阵清脆的声响证明着一个伟大的青铜时代在四川腹地的这个小角落达到了顶峰┠飞& 速&中&文★ &网 ┨。

  下层是给祭司们举行仪式用的,祭台前的桌子上那个凹槽里,放着一根全身包裹着金皮的权杖权杖的制作十分精细,外皮裹着金皮,金皮上雕刻着鱼鸟箭等图案鱼和鸟是鱼凫时代的图腾,箭表示威武,来自部落的子民跪在下方的广场上,虔诚的对着神树顶礼膜拜,远古的歌声在铜铃的伴奏下此起彼伏,几个祭祀将祭台围了个水泄不通,等待着神圣的一刻。

  吉时一到,几位祭司依次来到祭台前,他们头戴花冠身着长袍,手持祭文,嘴里念念有词半炷香的时间过去了,这些祭司们合上手中的祭文,将其放在祭台上紧接着,随从把祭司所戴的面具以及铜铃等交到了各位祭司手中。

  这些面具全部用黄金制成,面具的鼻子十分饱满,嘴唇宽阔,两个硕大无比的耳朵向外侧展开,与整个面具不成比例,鼻子和嘴部都绘有黑色的油彩戴上面具的各位祭司,一边摇动手中的铜铃,一边跳舞,嘴里吟唱着祭祀之歌踩着歌声的节奏,他们整齐地变换着各种舞蹈动作在一系列祭祀舞蹈之后,新的氏族首领开始带领祭台下的民众对天对地行六叩九拜之礼礼毕,氏族首领中最年长者将手杖从祭台上取下,递给新上任的国家首领,这位年轻的大祭司双手接过代表着王权和神权的金杖,然后高举过头。

  整个广场上的子民顿时沸腾了,在震天的呐喊声中,下一代的大祭司如期诞生,他们渴望着他能带领部落进入下一个巅峰在后鱼凫王时代,权力最大的是大祭司,而且也是氏族里最博学多才的人他在氏族里所扮演的角色不仅仅是驱鬼念咒的人,也是沟通天地的代表。

  同样大祭司的身份也是多重的:氏族里有人生病时,他充当医者给人治不出现天灾,需要祭祀时,他代表的又是沟通天地的神;需要预测灾难时,他又成了占卜师给人治铂必须精通医理知识;沟通天地预测灾难,又必须具备天文扯当然,这一切在当时的人们眼中,理所当然地认为是神赋予了他能量,因此祭司无疑成了氏族里最受尊敬最有权力的人。

  扶神树既然可沟通天地,那么大祭司就成了唯一能够与之交流的人,那么曾经的这位大祭司,便就是眼前的这个青铜人了,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真正的那柄权杖早已被前任大祭司带进了自己精心准备的雪柏船中,留给他的不过是一个造型精美但毫无法力的赝品罢了。

  终于,当这个鱼凫王国的后裔们在一起聚会的时候,氐人们手持各种兵器,把他们团团包围,羌人们拿起手中的武器奋力反抗,双方杀的你死我活〉人们因为皮糙肉厚,又孔武有力,在这场后鱼凫时代的部落战争中,逐渐赢得了上风,所有的羌人们开始退到这个广场上,他们最仰仗的大祭司手举至高无上的权杖全部开启通天彻地的本领,却发现往日能呼风唤雨的权杖,此刻犹如一根木棍毫无作用。

  年轻的大祭司怎么都不会想到真正的权杖早已被掉包,为今之计,他只能破釜沉舟果说古蜀国能立足于此的原因是他们先后开创了蚕丝文明和渔猎文明,那么还有一项更为重要的便是神鬼之术。

  年轻的大祭司使用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巫术,最终暂时打退了氐人疯狂的进攻,剩下的子民也寥寥无几在重伤之下位年轻的大祭司叫来族群中的德高望重之人,吩咐了这个王国最后一道命令,那边是守护在进山的必经之路,等待有朝一日能够重新开启鱼凫王的重生。

  这位长者带着大祭司的嘱咐,领着族群里剩余不多的人出了蕲封山之后,便在外面那个世代居住的村子里落下脚来,世代守护着蕲封山的秘密,并不断的寻找再次开启复活之路的办法,其中最被他们认可的便是拿到那第十只鸟,重新开启扶神树的三界通道,也就是传闻中被鱼凫带入玉棺里的太阳轮,哪里知道误打误撞,上一任的蚕丛早就带着这异宝进了自己棺材种寻找,一直持续了三千年,直到望月的祖父再次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当所有的族人都已离开这里之后,年轻的大祭司带着满身的血污,储在这第二道台阶之上,他背倚着上一代大祭司的雕像,一场旷世的鬼道之术在此地惊天上演借助神树残存的神力,他将整座蕲封山永远的封存在了一片云雾之中,并使下了某种禁忌,使得氐人只能生活在地下深处,永远踏出不了这大山半步。

  这种相持的局面一直到望月祖父的到来,由于他的到来破坏了禁忌的一小部分,使得氐人能够再一次接近羌人原来的地盘,并被追杀查文斌不知道他们是否到过这里,只是复活王的任务,很有可能已经被查文斌完成。

  到此查文斌或多或少能够猜测到《如意册》的由来了,将军庙中那些如虫子一般的符号便是古蜀国文字,文中记载的应该就是那些巫术,只是以巫术和道家理论相结合,历史上已经有祖先证明了其的确可行。

  蛋子和尚很有可能也是寻宝中的一人,他进入了蕲封山,并结实了巴蜀猿猴中的首领巴蜀猿猴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它们知道这座大山所有的秘密在猿猴的带领下,他得到了千年前属于羌人大祭司的神鬼之术,并把它称为《如意册》,在潜心研究之后,破解了其中的译文,从而成为了一代宗师。

  推断至此,查文斌和老王都解开了心中太多的疑惑,至少这一整条线对于他们而言是能够完全成立的,接下来摆在他们面前的便是要不要重新使得这座传说中的通天神树重新复原了。

  此时除了看护望月的横肉脸,超子冷怡然都已经上到了第二个台阶,卓雄应该这个古老的族群最后一任族长,按照规矩,他应该会成为最后一个大祭司,所以查文斌把他也叫了上来,虽然此时卓雄对于这些祖宗留下的东西根本提不起兴趣。

  在几人的帮助下,查文斌率先爬上了最顶端的台阶,一览众山小用来形容此时的眼界再也合适不过原本从哪一个角度都看不完全的村庄,站在这儿已经尽收眼底倒是这青铜神树,无论站在哪个角度,那树杈总是互相遮掩,反倒没在下面的时候看得更加清楚了。

  查文斌试着攀登,手脚并用,在满是青铜树杈的树干上来回穿梭着,这神树设计的巧妙之处还在于仍凭你如何努力,总有一条路是被上面的树杈挡住的,也就是说你想爬必须得踩着外面的树杈尖尖走,查文斌尝试了几次之后,只好作罢,再次回到地面。

  树杈的尖尖上,挂着鸟儿和铜铃,最顶端还锋利无比,跟匕首一般,要想从这外围上,真不是一般的难度更让他的是铜铃,上一次铃声响起,万鬼皆出,这儿的铜铃似乎有招魂的作用,如有不小心碰到的话,天知道会招出个什么来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无论如何也要试试,因为查文斌也有自己的私心,如果这棵神树真能连通三界,那么烊铜渊也一定能到达!

  深吸一口气,在众人的注视下,查文斌小心翼翼的沿着最外围的树杈,开始了慢慢向上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