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一十三章 重生之路

  整个祭台高达三米,分三层,整个形状呈梯形,全部采用巨大的花岗岩结构搭建而成布局十分紧密,石头的缝隙连刀片都插不进。

  最下层的祭台上,有一块青铜制的托盘器物,约莫一米来长,中间有一条凹糟,像是用来盛放某种东西,查文斌踏上这节祭台,发现上面的灰尘已经结了满满,看样子这里好久没有人使用过了。

  拾阶而上,是第二层,也就是位于中间那个祭台,一尊高约两米的青铜人像伫立在这儿」出的眼睛,宽大的耳垂和那一张似笑非笑的大嘴,这和青铜棺上雕刻的那个人如出一撤,真不知道这里的先民长得就是这幅涅,还是有其它夸张的成分重要的是这个铜像的双手是向前环抱着的,查文斌仔细看了一下,他的两根手掌中间原本应该是握着什么,只是现在变成了中空在人像的四周放着一些礼器,更多是盆型器皿,里面或多或少都残存着黑色杂质,用刀尖细细刮来一看,果不其然,是血!

  看来这儿就是血祭的场所了,在往上已经没了台阶,顶端的那一层,一颗高约十米的青铜树庄严而华丽的立于正中央△的造型十分独特,以树干为支点,分上中下三节,每节上依次排列着三根树枝,每根树枝上都栖息着一只鸟,每只鸟儿的嘴中又都叼着一枚铜铃,树杈上光秃秃的,并没有树叶的修饰查文斌对比了一下手中从望月那儿拿来的树杈,除了枝头的那只鸟和铜铃,无论是造型还是雕刻的花纹都很接近,只是体积却要小上很多那些树杈,大的有五六米,小的也有两三米,唯独自己手中这一根有些不伦不类不过对于这类东西,他懂得还是太少,便转身过去喊道:“老王,你过来看下。”

  当老王在查文斌的帮助下登上第二节台阶,被这无与伦比的青铜树深深震撼,半响他都说不出话来,好久才憋出两个字:“神迹!”

  “你们要找的就是这个?能打开通向三界之门的神树?”查文斌除了对它的造型很其它之外,并没有觉得这玩意能通天彻地,在他眼中这或许只是年代久远的物件罢了。

  老王又把目光聚集到那青铜人像之上,他也看见了那个孔,一番比划之后,老王大胆的说出了自己的推测,让三千年前的此处,被一一还原。

  老王接过查文斌手中的那根树枝,比划着说道:“《山海经》中还有这样一段记载:“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袁在墨齿北居水中,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意思就是说,在东海汤谷,生长着一棵名叫扶桑的神树,树上居住了十个太阳,每天由三足乌驮着轮流值日每当一个太阳升起,其他九个就在神树上休息,现在我们只看到了九只鸟,那么第十只鸟在哪?恐怕就是文斌兄你手中的那枚太阳轮了,假设我们把太阳轮作为第十只鸟,因为本来这些鸟的象征意义除了氏族的图腾之外,就是代表着太阳,轮流的爬上最高的枝头变成太阳,那么这青铜轮就既是太阳又是值班当日的那只鸟的化身那么这一根树杈就应该是位于最顶端的那一根,也就是传说中被后羿踩断的。

  如果我们把这第十根树杈连上去,再把青铜轮悬在顶端,是不是就还原了这棵神树本来的样貌?”

  对于那些神话传说,查文斌倒并不是特别感冒,不过老王这样说的话,确实解释了这树杈和太阳轮的关系,太阳轮就是第十只鸟,没有它,这树就不是完整的,那么这个祭台也就失去了意义,顿悟后查文斌说道:“那你觉得这树究竟是干嘛的?”

  老王看着那青铜人像,说道:“只有一个解释,这儿是一个神迹,不过我们好像还少了一件东西,就是文斌兄曾经拿在手中的那么杖子,你能告诉我它的来历吗?”

  查文斌一听那杖子便想起了三足蟾,它现在还好吗?“那是我跌下瀑布后,在一个洞穴里发现的,当时守着它的是一只三足蟾,也是它带着我找到了最后的那个埋有玉棺的洞穴我用那枚杖子打开了一个进入那里的通道,我想那杖子应该是一枚钥匙,不过,好像对于这儿的先民,杖子具有无上的权利。”

  “哦?”老王来了兴趣,“你怎么知道?”

  查文斌把在通道内遇到的事情,跟老王大致说了一遍,又把那雪柏船和黄金面具的事情也前后说了一遍。

  老王把这些事前后联系在了一块,加上他们组织上一直研究的资料和花白胡子那获得的信息,一个三千年前的王朝逐渐被两人还原了出来。

  三千多年前的古蜀王国,正处在传说中的后鱼凫时代,鱼凫王归天之后,便葬于玉棺之中,以求死后再次复生,他所使用的办法和前者蚕丛是截然相反的。

  历朝历代的王们在完成了江山的统一之后,追求长生便是唯一的目标,最让我们熟悉的有秦始皇派徐福东渡寻药,这才有了后来的日本国。

  第一代蜀王蚕丛,结合了中原道家的法术,根据花白胡子的说法,在更早的时候,有一位中原道家人士曾经来蕲封山一代活动,在见识了惊天地泣鬼神的羌族巫术之后,便拜入门下汉人学异族巫术,这是根本不可能会被同意的,但是这位道士以中土道家中风水学答应帮助蚕丛修建一座往生大阵,让他躲过三界轮回,一边长生不老△为交换条件,此人还以中土道家的理论知识和道家精髓作为交换,蚕丛和他一同拜入精通巫术的青衣神门下,学成下山之后,至此道家才拥有了完整的道家理论体系和无与伦比的神鬼之术。

  这位道者将这一文一武完美的结合,开创了道家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一大门派,自己死后也位列仙班,成为一代天师。

  而我们的蜀王蚕丛满心追求永生,设下一个如此繁琐而歹毒的大阵,最终落下个活死人种方式,鱼凫王肯定得知是失败的,于是他要用新的方式,作为他们的后人,鱼凫王选了鬼道之术以牺牲自己的后代,吸取他们的精魂重塑出一个新的自我,从两者来看,都是把自我的重生建立在子民的牺牲之上。

  先让鱼从水中生,进而让鸟食大鱼,象征着天地一体,鸟的血液里已经包含了两者,继而以血染玉棺,开启万魂而出,以鬼气凝聚成它的七魄,因为这些人都是它的后代,每一个亡魂身上都记载着它的记忆而那枚权杖则是融合魂魄的关键,有了它,亡魂就找到了目标,用这种匪夷所思的方式重新塑造人的三魂七魄。

  这两种办法,一个是以道来躲,一个则是以神鬼来收,可谓把各自的本领发挥到了极致。

  当时的鱼凫王国,是一个以氏族为单位的社会,几个氏族构成了一个王国的整体每个氏族都由一个祭司带领,氏族里所有的民众都听命于他在鱼凫王死后整个王国则由一个大祭司掌控,大祭司的地位相当于当时中原的皇帝,他掌握着整个王国的生杀大权经济命脉及政治体系,他很有可能就是雪柏船的主人,对于他而言,重生一样十分重要,他窃取了本来在玉棺内的权杖,并以此作为权力的象征,巩固自己的地位,这也就让鱼凫王在余下的三千多年里,一直无法重生。

  但是有一天,这个大祭司突然病亡,这一消息对于古蜀国来说,无疑是一大噩耗顿时,整个王国陷入群龙无首的境地为了防止外族趁此机会入侵,也为了稳定人心,当务之急是要确立大祭司的人选古蜀国对于大祭司人选的确立,并不像中原地区一样,采取继承制,而是推选制种制度,和我们现在的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制类似,国家领导人由群众投票推选而出而古蜀国大祭司的推选权利,则集中在几位祭司的手中。

  在选择了一个适合就任的良辰吉日里,在这一天,新任领导者要带领人们举行一系列仪式,来向众人宣告他的就任于是众人率领自己部落的子民来到了这里,一场盛大的仪式即将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