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一十二章 神树

  望月被扫出去半响都没有动弹,超子艰难的撑起身子,那横肉脸也终于扔掉手中的家伙赶紧去扶起卓雄,两哥们相视一笑,是苦笑,瞬身的疼痛让笑都变的十分别扭,嘴角得抽着气。

  “瞎子,这哥们真当猛,太牛掰了!”超子看着横肉脸身边放着的那个足足一百多斤的青铜柱子说道,“哎呦”一下胸口的疼痛再次传来,不得不重新坐了下去,这下伤的不轻啊。。

  那边查文斌跟老王和冷怡然也一并赶了过来,围着两人检查伤势,好在都没伤到骨头,身上的那大口子也都及时被包扎了起来,休息了一会儿,勉强能自己走动,但再要动手,恐怕也无能为力了。

  老王去看了一下望月,那家伙嘴里还有气,便用绳子把他和桃井姐妹一并给捆到了那个火柱子上,望月翻着白眼看着横肉脸,估计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样一个土里土气的蛮人一下就把自己给打成这样,从小养尊处优从名师学习武道,什么时候吃过这种闷亏,但浑身跟散了架似的身体告诉自己,真的败了←月一木垂头丧气的样子让冷怡然觉得很是得意,不过她还是没忘记调侃一下超子:“超子,你可真没用”气的超子想揍她都没力气。

  那边老王已经在翻弄望月的背包,好家伙,他们的装备还真多,除了他们现在急缺的食物和电池,还有一样更为宝贵的,药品!

  给超子和卓雄吃了药,又分食了些干粮,那根一直被布包裹着的长条,终于被查文斌拿在了手里。

  “支那人,放开帝国的圣物!不然我会把你们碎尸万段!”望月看查文斌动了那东西,就跟发了疯的野狗一般咆哮道。

  “哦?你们的圣物,那我今天倒要看看这到底是谁的圣物!”查文斌毫不客气的拿着白布一抖,一根通体一米左右的器物便露了出来,那边望月更加撕心裂肺的吼道:“放开你们的脏手!”

  这是一根造型讲究的青铜树枝,弯曲的长条形状,上面雕刻着各色雷云图案,做工十分的精美“青铜器物,呵呵,众所周知中国的青铜器都是商周以前的东西,那时候恐怕还没你们日本国吧?盗用我们祖宗的扶神树自称扶桑人也就罢了,如今还想过来偷东西,真是笑话!”查文斌毫不客气的对望月训斥道。

  望月刚想辩解,卓雄走过去一脚揣在他的裆部,本来就受了伤,这会儿痛的他跟只死虾一般,蜷缩在那儿可卓雄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他,“噌”得从鞋子中拔出匕首,好在查文斌反应快,一把抱住他:“不要冲动!”

  卓雄的眼神告诉众人,他刚才是真的要杀人!望月见他那凶样,不再嘴硬,也只好低下头去装死了。

  “文斌哥,我什么都没有了!”只说了这么一句,卓雄嚎啕大哭起来,连日来这一连串的打击让他怎样接受这样的事实,的确从头到尾要说,他才是那个最无辜也是最可怜的人,连冷怡然都不禁落泪,这个汉子哭的真当太伤心。

  查文斌抱着卓雄,把他搂紧:“兄弟,以后我们都是你的家人!”拍拍卓雄的肩膀,查文斌又走过去,把卓老汉的尸体平放到地上,他生前的罪孽怕是要带下地狱了“哎,也罢,自作孽不可活,卓雄兄弟,等我们出山了,我会在村子周围给他找个好穴位,他生前欠你们的太多,死后就让他替你们守着这个村子慢慢忏悔吧。”

  卓雄哽咽着答应了,这个老者,即使凶手又是养育自己的恩人,他欠下的永远也换不清,他给自己的,怕也终生让他难以忘怀所以说,人都有两面性,也许最后他替自己这个“儿子”挡下子弹的那一刻,是想以死来换取卓雄对他的原谅,也是对全族唯一的后人所能做的最后的一件事,虽然这也永远没办法洗脱他该有罪名,大多数人都是到了这一刻才看明白是与非,可惜已经晚了。

  桃井姐妹此时也已经醒了,超子已经帮千代包扎了枪伤,这儿也没那个条件替她取出子弹,简单的消炎和止血是唯一能做的¨代醒来,一双冷冰冰的看着众人,眼中还带着一丝敌意,不过这倒惹得小魔女很是不快:“看什么看!又不是我们把你打伤的,要不是我家哥哥抱着你闪得及时,你早被这个刀疤脸给打死了,算了,不管你了!”

  就在冷怡然转身过后,千代面如死灰,她万万没有想到望月会朝她开枪!其实早在雪柏船,望月逼着千雪去查看,已经让他心生凉意,可是家主怎能这般无情?到底自己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良久,她终于开口:“请问,我妹妹她。”

  超子听到这个冷美人居然用请,也大吃一惊,不过对于这两个日本娘们的身手他也佩服得紧,要论单打独斗,他和超子恐怕都不是对手,毕竟自己也是胜之不武,便答道:“除了你腿上的枪伤,那个姑娘好像之前就受了内伤,不过恐怕也只能先出去再说了,在弄清事情之前,几位还是先休息一下,以你们的身手,我怕放了你们会给自己添麻烦,嘿嘿。”

  “那是谁帮我包扎的?”她轻声问道。

  “额,我怕你流血过多,所以简单得给包扎了一下”超子面对这冷美人,居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千代脸色竟然微微一红,说道:“谢谢,不过我家主。”

  “你家主?那个刀疤脸?别想让我们放了他!他连你都要杀,你还帮着他,真没药可救了”超子撂下这一句,胸口又开始痛起来,只得去揉自己的受伤部位了。

  千代不再答话,脸色又恢复成了刚才的涅。

  查文斌看着手中的树枝,问老王道:“老王,这就是你们一直要找的东西?神树?”

  老王结果那树杈,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激动得说道:“应该没错,就是这个,传说中被后裔踩断的那一根,只要重新接上去,那么扶神树就将能重现天日!”

  “怎么接?拿焊枪?我们可没那技术!”超子不解的问道。

  老王摸摸头皮,说道:“我也不知道,听姜兄说过,要想使神树还原,一定要靠文斌手上的那个青铜轮,至于怎样,我们也不知道。”

  查文斌掂量着手中的青铜太阳轮,怎么看,这两者都没有什么关系啊。

  “他可能知道”老王瞟了一眼地上的望月说道。

  不用查文斌招呼,超子已经走到望月身边,蹲下身子看着那刀疤脸,嬉皮笑脸的说道:“说说看,你都还知道些什么?”

  “呸!”望月扭过头去,超子心里那个气艾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你就来拽,举起沙包大的拳头就要砸下去。

  “不要,他已经受了很重的伤了”千代的声音,虽然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可却带着一丝乞求不知怎么,超子对于这个女人的话似乎特别受用,悻悻的收起拳头,嘴里还不忘丢下一句:“真丢人,要女人为你求情!”

  查文斌也不是那种胁迫别人的主,见望月不配合,便说:“也罢,既然是我们老祖宗留下的东西,犯不着让外人来指点,走,我们去前面看看。”

  说完,便走向三根大柱子的后面,按照从上面看下的位置,这儿应该是整个村子的中心,一般来说,这里是最重要的地方果然,柱子的后方是一个巨大的祭台,祭台的上方隐约还有个什么东西,查文斌拾阶而上,一颗树木的样子在射灯的照射下,逐渐映入眼帘:“神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