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一十一章 秒杀

  “爹!”卓雄大喊一声,便跑过去扶卓玉贵,卓老汉那一把老骨头,这一路上也没少受望月的折磨,如今哪里还吃得消如此打击,嘴角的血丝告诉卓雄自己恐怕伤的不清了╠..om ╣。

  但这卓老汉自知这事如今解释起来完全不知道从何说起,也没脸说艾说自己是一个贪图钱财的小人?是害死全族人的罪魁祸首?如果给他重新再来一次的机会,恐怕他也不会那样选择,只是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至少在这一刻,卓雄还是喊了他一声爹,看着怀里脸色已经苍白的老人,卓雄哽咽的说道:“爹,你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样一回事吗?”

  老头刚想开口,一股鲜血便冒了出来,死死的抓住卓雄的手臂,勉强挤出几个字来:“我对不起你们我”一个我字还没说完,突然卓老汉一把抱住卓雄,用尽了极大的力气把他死死压在身下,于此同时“哒哒哒”一阵枪声响起。

  望月一木心知不好,便立马回赶,刚好瞅见桃井姐妹被超子击倒,知道自己中了调虎离山之计,端起P5便瞄准,就在这么一瞬间,卓老汉见望月袭来,硬是用身体挡住了卓雄。

  卓雄勉强扶起卓老汉的脸,卓老汉艰难的挤出一抹危险,脖子一歪,便再也没有了气息。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从这谷底传出,回荡在这空空的环境之中,“哒哒哒”又是一串子弹飞来,这次的目标是何毅超。

  何毅超同志以其灵敏的身后,一个翻身闪到青铜柱后面,身后留下了一串弹坑躲在柱子后面的超子掏出那把小五四,几番调整了自己呼吸,刚把半个脑袋探出去想看看动静,迎接他的又是一串子弹“铛铛铛”青铜柱上顿时火星四射,P5冲锋枪强大火力的压制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看着离自己不过三米远的卓雄压在卓玉贵的身下不停的嚎哭,而望月一木的脚步声也在越来越近,超子再次深吸一口气,伸出右手凭着声音的方向“呯”得开了一枪←月一木明显没有算到对方手上竟然有现代武器,听到枪声,下意识的就做了一个蹲的动作,就乘着这么一个小小间隙,超子一鼓作气的闪到外边,抓住地上的桃井千雪,一把拎起那个女人挡在自己身前大声喊道:“你给听好了,放下你手中的武器,然后抱着自己脑袋蹲在地上,不然的话这个女人,老子立马送她上西天!”

  望月一木还真没想到他会来这一手,超子抓着千雪的身子一直在前方顶着,慢步走到卓雄身边喊道:“瞎子,带着你爹快闪到青铜柱后面,现在不是哭的时候!”

  可卓雄依旧在那嚎哭,想想也是,又谁禁得起他这样的打击,一天之内接到灭族的消息,亲爷爷才相认就死了,这个“爹”还没交代真相也随着去了,这下他当真是成了孤儿了超子抬起脚上的大头皮鞋,狠狠踹在卓雄身上,骂道:“你给我起来!你给我看好咯,杀你全家的是就在眼前,要报仇,也要像个男人一样站起来,你不想我们全死在这里吧!”

  “吼”得一声,卓雄抱着卓老汉身子一闪便移到了后面,望月一木气急败坏,端起P5便向超子射来,超子见那鬼子竟不顾人质的安全要开枪,也抱着千雪往地上一倒“呯呯”两枪过后,幸亏他闪得快,可脚下还是出现了一片血迹,原来其中一颗子弹正中桃井千雪的大腿。

  “好狠的人”,超子心想,望月一木哪肯就此罢休,已经杀红了眼的他举枪再射,“咔”撞针的空击声传来,不过就是这么一小声,可瞒不过超子的耳朵,对于枪械的熟悉他知道望月一木手中那杆大杀器已经没了子弹!

  “瞎子,上!”,超子几乎是单手撑地,身子腾空而起,拖着长长的武士刀直奔不远处的望月一木快速冲了过去!

  卓雄这边带着早已无处发泄的怒火,举起手中的长刀吼叫着朝着那个罪恶的男人杀去!

  望月一木丢掉手中的P5,缓缓从腰间拔出那柄童子切安,丝丝寒光中,望月脸上一抹诡异的笑容:“来吧!你们两个懦夫!一起上吧!”

  “啊”超子率先举起刀子,高高跳起,迎头就像望月一木劈去,望月一木并没有去硬接,而是身子微微向又一闪,刀锋贴着他的手臂齐下,甚至连脚步都没有移动一下。

  超子一刀落空,正准备收刀跟上一个横挑,望月一木身子向后一撤,右手手腕向上一番,“噗”得一声,一道寒光在超子身前闪过,何毅超的右手臂已经开了一条大豁口。

  超子手臂吃痛,身子稳定不赚望月右脚跟上直踹,正中超子的胸口,只觉得口中一甜,何毅超倒飞了出去,重重跌倒在四五米开外!

  只一个回合,何毅超完败!超子自从进了部队,还从未吃过这样的亏,他想挣扎着爬起来,却发现胸口痛的厉害,不能动弹,腰间还有枪!超子掏出那把五四,对准了望月,扣动扳机,“啪”,没有击发,再扣!“啪”还是没有击发,这把该死的老五四卡壳了!

  望月一木举起童子切,伸出舌头,细细的舔了一口刀上的血,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卓雄举刀已经杀到!

  “啊你给我去死!”,卓雄直直的冲向望月,没有任何技巧的一刀劈出,这一刀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道,望月一木躲无可躲,只能举刀相架,“铛”得一声,望月一木的身子竟被向后震动了一步!这是带着仇恨的一刀,卓雄迸发出了超人的力量,只是在童子切的面前,虽然用尽全力,但他手中的武士刀已然断成了两截。

  “哈哈哈,哈哈哈,支那人,你们也配用刀!今天挡我者死!”望月一木扭曲着自己的脸,那道血红的伤疤已经兴奋成了黑紫色,一个马步过后,举起童子切直扑卓雄而去!卓雄也不闪躲,拿着半截刀片迎敌而上!“铛”,一声金属的碰撞过后,手中的武士刀被击飞了过去,只有虎口已经被震得发麻的感觉在告诉他这一击,望月用了多大的力量,可是望月一木并没有收手,刀锋尚未回头,右脚已经跟上,“呯”得一声,卓雄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重重的跌在超子的身边!

  “就凭你们,也配用我帝国的刀!”望月一木走近超子身边,一把挑开他身边那柄长刀,右手缓缓举起,火光中,超子闭上双眼,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自古成王败寇!

  “啊你们这些杂碎!去死吧!”一声怒吼传来,只见对面黑暗之中一彪形大汉怀抱着一根青铜火柱直冲当中的望月跑来,超子和卓雄抬头一看,是横肉脸!他来了!

  这家伙,虽然体型巨大,但速度却不慢,转眼已经杀到望月跟前,抡起手中那小树般粗细的青铜柱横扫过来!蛮力,纯粹原始的蛮力!望月举刀来挡,“呯”得一声,望月只觉得自己像被一辆坦克撞到,青铜火柱击到了童子切,然后向没有收到任何阻力一般狠狠的砸到了自己的胸部,这一回,轮到他自己了!

  “噗”得一口鲜血,望月像一只可怜的棒球一般被人挥棒直接击飞出去,倒在地上一动都不动。

  超子瞪大着眼睛看着横肉脸把那青铜柱轮得呼呼作响,这是秒杀,没有任何悬念的,华丽的秒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