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一十章 交手

  氐人那种原始社会是绝不会有这种玩意的,那么用灯光的只剩下一个可能:望月一木!

  为了不打草惊蛇,众人正是静静的窝在原地,连呼吸都调整到了最小频率,生怕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好在每过多久,灯光消失了。可查文斌还是按住了卓雄,让他多等五分钟。

  又过了一会儿,见没动静了,队伍里只让卓雄一人开着射灯,其它人小心的按照队伍的顺序跟在后面石阶修的也并不是很工整,不少地方缺一块断一块,有的地方宽有得地方窄,看样子的确是年久失修了,加上这接近六十度的仰角,爬起来可真不是那么轻松,只要队伍之中有一个人没站稳滚落下来,那引起的反应可就是一连串了。

  也不知是不是老王的年纪大了,有好几次他都差点出现了这种闪失,惊得在后方的查文斌冷汗连连,连日来除了冷怡然之外,其它人的体力都已经严重透支,登山这种体力活现在已经是在考验他们的精神力了,心有有挂念,速度自然就快了,但他是以侦查兵的体格在前面带路,这可就苦了后面的人了,横肉脸已经是气喘吁吁,老王只剩下出气听不见进气了。

  这一台阶就足足耗费了他们半小时,等爬上顶的那一刻,一群人都瘫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想必刚才望月也是在这儿歇脚查文斌回头看了一眼,要是在这里滚下去,估计跌得连渣渣都剩不下了。

  在他们的身后,是一个低矮的洞穴,因为着急追赶,休息五分钟,卓雄第一个钻了进去,不到一会儿,他再次出来,做了噤声的手势,轻声说道:“前面有好多火光,如果情况实在不对劲,我们就撤。”

  “火光?”查文斌不解的问道。

  卓雄指着身后,比划着说道:“穿过这个洞,下面像是有一个巨大的坑,我看见无数的火光在跳动,还有嘈杂的声音,我们怕是到了氐人的老窝了。”

  既然来了,查文斌也就做好了各种准备,不去看一看,他那些心头的结,恐怕永远也解不了:“先进再说,但是你们注意一定要安静。”

  几个人猫着腰,鱼贯而入,刚进洞穴一股冷风迎面吹来,让他们都不禁打了个冷颤,查文斌是第一看看见下方全景的人,天,这下面果真是一个巨大的坑,说是坑不如说这里的山体是一个巨大的中空,就像是从被内部掏空了一般,一眼看见下面密密麻麻散步着点点火光借着这些火光甚至能看见一座座石头垒起的房屋尽然有序的排列着。

  其中正中间竖立着三支特别亮的火光,正熊熊燃烧着,不过在这一片黑暗之中,要想完全看清却不是那样的容易,只是查文斌总觉得这个村庄好熟悉怎么看都和外面蕲封山脚的那个村庄有几份相似,不,不是几分,除了材质不一样,这两者的布局完全一致至于中间那团最亮的火焰,不正是古井的位置吗?有人按照那个村庄,完全在这里拷贝了一份!

  “他们肯定摸下去了,文斌哥,你说我们要不要也下去?”超子小声问道。

  一旁的冷怡然立马跟道:“那还用说吗?这地方看着就刺激,如果我们能把这儿的一切公布于公,说不定就是本世纪末最大的考古发现了,哈哈!”

  查文斌真有点头疼这姑娘,心想着你们那蛊虫怎么不在她身上多待会儿,这么早把她弄醒干嘛啊看着一旁的卓雄都皱起了眉头,查文斌决定还是下:“不要发出声响,关掉灯光,摸着黑下去,队伍不要走散,这里面到处都是危险。”

  这儿下山的道路虽说也有台阶,不过比起刚才的爬山,这儿可要累的多,又是摸着黑,只能一个挨着一个,拉着手慢慢挪动着,一边要堤防氐人,一边还要不被望月发现,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勉强下到半山腰。

  这一路下来,除了远处火光燃烧发出的“轰轰”声,便再无其它,安静的犹如在走在外面那个村子里一样,查文斌明白这绝对算不上是个什么好兆头,便决定就在这儿先蹲着,看看情况先。

  这时,不远处突然传出有人“哈哈”大笑的声音,那是一种竭尽疯狂的笑,几个人的神经立马紧绷了起来,抬头一看,三根大火把的下方,隐约有人影在晃动着!

  “是他们!看来他们已经找到了,文斌,事不宜迟,我们必须要速度了!”说话的是老王,这波人里,他是唯一见过望月一木的。

  “先摸到村口,等会儿老王你带着冷姑娘先躲在一边,不要暴露,我们四个人想办法摸上去,不是你们说过,没有我手中的这块太阳轮,他们也没用吗?”查文斌掂量着手中那块轮型青铜器物说道。

  “听姜兄说,太阳轮是唯一的钥匙,至于怎么弄,其实我们也不知道。”

  超子捏着手中的武士刀已经兴奋起来,对于军人,恐怕对于日本这个民族都有一种天生的仇恨,这是骨子里就带出来的东西,无可改变,几个人猫着腰继续往前,没一会儿便到了村口,根据自己那村子地形的记忆查文斌很快便制定好了路线,唯一不同的是外面的村口是石人石马,这儿的确是一块巨大的碑,碑上歪歪扭扭的刻画着三个字符,也没人能够解答出来是什么意思,两个巨大的青铜柱竖立在道路两旁,柱子的顶端是一个盆形器物,里面正燃烧着熊熊的烈火。

  老王看着这些柱子感叹道:“古人取火不易,都是用些耐烧的油脂做燃料,我下过不少墓地,有得通道打开,里面还有火光,也不知烧了几年前了。”

  摸进村子之后,查文斌小心的进了一屋子,查看一番,确定这儿是没危险的,便让老王和冷怡然留在这,那姑娘起先死活不肯,被查文斌连哄带吓才说服,临走之前,又在地上用七星剑画了一个圈,让他们俩呆在那圈内等候,又觉得不妥,把袋里的那六枚灭魂钉给拿了出来,分发给他们二人,叮嘱要是遇上什么古怪,就拿这玩意砸过去。

  灭魂钉上刻画的符箓,查文斌只觉得比他自己所画的符纸要厉害的多,虽然歹毒,但也绝对能镇住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儿距离中间的火台也不过白来米,有个什么事,能够第一时间救援,安排妥当之后。

  横肉脸和卓雄一个小队,查文斌和超子一个小队,这两个侦察兵都有着极强的战术素养,彼此之间核对了一下手势之后,四人提着各自手中的家伙往前摸去。

  蜿蜒的小道和村庄里如出一辙,中间那个空旷的位置,三根巨大的青铜柱拔地而起,查文斌发誓这是他这辈子见过最大的火把,足足有三十几米高,一人都未必能环抱那柱子柱子的顶端巨大的火焰正在熊熊燃烧,三根柱子一字排开而下方,其中一个男人手中正拿着武器顶在一个老头后背上,似乎是想让他往柱子后面走,而那个老头像是畏惧什么,不敢前去。

  虽然看不清柱子后面是什么,但是那老头,他们可都认得,那不是卓玉贵是谁?

  “妈的,德国造P5,这群狗娘养的还真下了血本了!”超子看着手上从老王那拿来的五四手枪咬牙切齿的说道。

  “有几成把握?”查文斌对于这种还真不了解。

  超子看了下地形,说道:“一旦从这里冲出去,我们面对将近一百米的空旷地带,那就无处藏身,全部都会暴露在他们的射程之内,五四的有效射程充其量不过二十米罢了,论火力他们对我们有压倒性的优势,所以必须得造出一点混乱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不然我跟卓雄也很难靠近”说着,超子又用手势跟不远处同样趴在地上的卓雄做了一个交流,两人的看法基本一致。

  查文斌想了一会儿,从兜里摸出几样东西,一张白纸,一炷香,还有一支毛笔和砚台:“我只能给你们吸引一分钟的时间,这种小把戏,我估计他们一眼是看不出。”

  超子用大拇指测算了一下距离,点头道“行,一分钟就一分钟,那就试试先!”

  旁边的查文斌已经变戏法一般用白纸扎起了一个小人,又用毛笔蘸了朱砂给画上了五官,在背面写上了一串小字,独自一人退到一个隐蔽处,点了一炷香,半分钟后,查文斌说道:“好了,你们准备!”正说着呢,超子看见一个光屁股的小男孩提着个灯笼一笑一颠的朝着柱子那走去“那是什么?”超子瞪大眼睛说道。

  查文斌微微一笑:“一个小把戏,我捏了个假人,无魂无魄,只有形态,最多一分钟就会散掉,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正在柱子下逼着卓老汉的望月一木,听到有“咯咯咯”的笑声,心头一惊,回头一看,一个小孩正朝着自己走来!

  自从到了这个鬼地方,望月一木还没看到过人,这个小孩打着灯笼一直冲着自己笑,看着他心里头皮发麻,那小孩的脸非常的白,一丝血色都没有。

  那孩子转瞬间身子一闪,飞一般的朝远处黑暗里跑去,望月一木拿起P5留下一句:“看好他,我!”便追了过去。

  超子对卓雄做了一个手势,“上!”,两人无声无息的向前方快步走去,侦察兵的素质在这一刻得到了完美的体现,空旷的地带上,他俩借助着火光的尚未照到的范围,不断变化着方向快速推进,不到十五秒,超子已经做好了下一个攻击的动作准备!

  “谁?”桃井千雪的耳朵一动,身子立马转了过来,超子和卓雄随即立马分开,各自闪到一边,做了一个大范围转移“噌”,两柄神兵出鞘,冰冷而艳美的两张俏脸立马盯住了各自的目标,这就是默契!

  “铛!”火光一闪,超子已经和千雪交上了第一刀,只觉得虎口一震,心叹:“这娘们好力道!”未来得及收刀,那边寒光又是一闪,鬼丸国纲带着一股劲风只扫超子的胸口而来超子来不及收刀防御,只能身子往后一闪,“呼”得一声,胸口的衣服齐齐被划出一道巨大的口子,他都能感觉到刚才的刀锋是贴着自己的皮肤一划而过。

  “好厉害的娘们!”超子猝了一口痰,捏了捏手中的武士刀,猛的身子一动,一记泰山压顶,势大力沉的劈砍朝着千雪的的门面挥去,千雪巨刀来当,“铛”!一声金属声的碰撞之后,她“噗”一口鲜血喷出,想必是之前的内伤再次发作了,不是超子不懂怜香惜玉,只是他的时间太短了,左手顺势化拳为掌狠狠的砸在了千雪那雪白的脖子上,一声冷哼,这娘们昏迷了过去。

  那边的卓雄呢?千代手中红色的数珠丸恒次虽然挥得虎虎生威,但念珠早已断,对于习武之人,刀浆着自己的精血,这对于她自然也是一个致命得打击!卓老汉见他来救,嘴中只喊着卓雄的名字,卓雄心中有念想,不免出招就急促了一点,高手过招,讲究得就是个心态,论武术之道,千代虽然神兵有损,但依然远远超过卓雄之上,几个回合下来,卓雄虽没受伤,但也狼狈不堪了≯见自己儿子就要招架不赚卓老汉也不知哪来的勇气,从背后冲上去一把薄千代的小蛮腰,千代随即剑柄朝下狠狠一砸,砸得卓老汉气血翻腾,嘴角隐隐已经有血流出。

  千代被困,卓雄哪肯放过这个机会,举刀便劈,千代架着他的刀,身子又被卓老汉所困,超子立马赶了上去,一样的套路,千代连哼哼声都没,便被击晕,连同卓老汉一同摔倒。

  那边的望月一木追出去不多久,那小孩只在村子里咯咯咯笑着满地跑,几次差点抓赚又都被他逃脱当他听见那边的打斗声,知道中计,回头一看,眼前哪里还有什么小孩,地上只剩下一张燃烧了一半的白纸,顾不得再看这些,立马往回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