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零九章 氐人的尸体

  查文斌走过去就给了卓雄胸口一拳,然后笑着说:“以后不要再丢下我们”卓雄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嗯!”,连横肉脸在内,大伙儿都笑了。

  跟望月一样,这条横路挡在他们面前,超子蹲在地上一番查探之后,分析得出两边都有刚走动过的痕迹,无法判断出具体的去向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又是一道选择题,这个选择自然还是交给了查文斌,他现在已经是这支队伍的绝对领袖。

  对于这种毫无根据的选择,查文斌也只能是听天由命了,选择了右边,正准备开拔,卓雄说道:“他们去了左边。”

  “左边?”超子问道,“你怎么这么肯定他们去了左边?”

  卓雄指着身后的石壁说道:“你们过来看,这儿有一个小箭头刻画的痕迹”果然,在卓雄射灯照的位置上,有一条淡白色的箭头蝇线条刻画的十分粗糙,看样子是匆忙之中用小石块刻上去的,看着痕迹,很是新鲜。

  “这应该是我爹”说道这,卓雄顿了一顿,不过脸色随即又恢复正乘“我爹他以前是个木匠,做木工活的时候为了方便记榫头的位置,经常会画这种箭头用来标记方向,只是他画箭头跟别人有个区别,尾巴上会带上一个勾,你们看着箭头上是不是有一个小勾。”

  查文斌凑近一看,果真,那箭头的尾部还有一个很淡的小勾画着,可能是用力不够,所以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个发现真的很重要,查文斌喜出望外的看着他说道:“你小子是怎么发现的?”

  卓雄看着查文斌坚定的说道:“刚才我先下来之后,四处查看地形,无意之中就瞟见了,这一定是他给我们做的记号,至少在目前看来,他很有可能还活着文斌哥,相信我,朝左边走,说不定还能追上他们。”

  “傻小子,不信你我们信谁!”查文斌拍了拍卓雄的肩膀,转过身去,对他们几人说道:“听卓雄的,大家跟紧点,卓雄兄弟走在前面,你们站在中间,我和超子两人殿后,路上尽量不要说话,需要沟通的话用手势代替,另外仔细看看路边还有没有其它记号”正准备开路,查文斌又说道:“特别是你冷姑娘,这儿真的很危险,明白了吗?”

  冷怡然看着这群家伙各个一幅严肃的表情,特别是队伍里那个横肉脸,看着就是一幅凶神恶煞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冲着查文斌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算是答应了查文斌还是放心不下,让她就走在自己前面,又从兜里掏了一道符出来让她塞进口袋里,队伍这才正式行动起来。

  这种山体内部的通道,无外乎两种形式:人工开凿和山体运动,不过看这里,应该属于典型的地震造成的山体撕裂,因为一路上散落的石块和变化无常的地势,证明这儿没有人工痕迹只是那具古怪的尸体,也让他们皱起了眉头,从身形上看,这东西就是他们之前遇到的氐人不过因为最近怪事见得太多了,除了冷怡然之外,其它人倒还算是淡定,查文斌用一句山里的没见过的动物多算是勉强打发了。

  这裂缝大的地方能开卡车,小的地方只能趴在地上钻过去,不过连日来的危险倒也没人叫苦,冷怡然还觉得这种探险很是新鲜刺激,丝毫没感觉到疲劳“方的脚印依旧显示只有四人,每隔一公里左右的位置,卓雄都能在石壁上发现留下的那个记号也让他们心中多了些底,毕竟有人在前面探路,至少证明暂时还是安全的某些路段,需要停下来搬动石块,看着这些塌方,多半是之前那几次动静造成的,好在都不大,除了偶尔有些小石头滚落,连只虫子都没见着。

  给查文斌的感觉,他们这一路似乎是在往上走,因为人多还夹杂着个女人,行进的速度并不算很快,一直到地上出现了第二具氐人的尸体。

  这具尸体横在地上,脖子上的伤口还尚未凝结,黑乎乎的血正在往外渗,这也让他们第一次完全认识了氐人。

  氐人的脖子以上部位和人并没有任何区别,在五官上,甚至能辨认出这是一个年轻男性氐人,只是他的身子太过于诡异,没有任何衣物,从脖子起以下的位置长满了鳞片,只是现在已经被血水污染,但也还能倒映出射灯发出的闪闪亮光氐人的身子要比正常人大上一些,尤其是胸腔,更加圆滑吐出具尸体上看,这家伙似乎没有腰,也就是没有盆骨,更为奇特的是他的腿,氐人的腿很短,直接从身子上分离出一双短小和粗的腿,但是他的脚,根本不是人的脚,而是和鸭子一般,是蹼!

  这氐人的手同样覆满了鳞片,手掌跟人也不同,也是蹼!只是他的手中还握着一杆青铜造的涅十分古怪的兵器,超子和卓雄检查了他的伤口,分析得出是一刀毙命,直接切断了他的喉咙〉人的凶悍他们这些人都是见过的,虽然才他们的身体结构上看,这些人似乎水战更强,但也不至于被人一刀就给结果了,所以超子说下刀的人肯定是个高手!

  这多少让查文斌心中紧张起来,与鬼斗他不怕,但是与人斗,那就难说了,更何况这具新鲜的氐人尸首表示这儿附近肯定还有其它氐人,说不定这只是一个巡逻放哨的,他们已经走进了氐人的核心地段。

  按照老王的说法是以鸟为图腾的颛顼部落吞并了为以鱼作图腾的氐人国,然后才形成了新的鱼凫图腾,那么不排除,其中的某一支残存的部落逃到了这山谷中继续繁衍生息那么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颛顼作为正统的黄帝后裔,氐人自然会把我们汉人视为灭族仇人,新一代的鱼凫王自然也就成了氐人心目中的仇人,所以他们大举进攻鱼凫王的寝陵也是情有可原,至于他们这群人,在氐人的心目中,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杀了自然也不会错。

  只是让查文斌耿耿于怀的是那个台阶,氐人是从那儿出来的,为何鱼凫王最后又从那儿进去了,他们不是仇人吗?再说了那个地狱的洞口,氐人又是怎样知道的?从这具氐人尸体来看,身材相当壮实,他们也掌握相当成熟的青铜冶炼技术,并且这一身鳞片在当时应该是起了相当作用的护甲,怎么会输给当时的汉人呢?不过这一切,查文斌只是深深的埋在了心理。

  在招呼了大会儿小心一点提高警惕之后,队伍的前进速度也加快了,如果这真是个哨卡,那要不了多久氐人就会发现,要是被那群家伙撵上了,虽然是在陆地,又有几分把握对抗这种原始未知的力量,除了脖子之外他们几乎没有任何弱点!

  细心的卓雄发现,前面的地上还有零星散落的血迹,超子这个专业户随手捏起地上带血的灰尘嗅了嗅,拍着胸脯肯定这是人血!

  “人血?”卓雄一下子紧张起来,“那就意味着有人受伤,文斌哥,我们是不是得快点了!”

  这儿乱七八糟的事情已经搅乱了他的心头,查文斌恨不得早点找到卓玉贵,然后马上下山,立马催促还要加快进度,队伍几乎是带着小跑在赶路了。

  在翻过几块巨大的落石之后,一条明显由人工开凿而出的阶梯顺势而上,灯光顺着阶梯一举而上,一眼都望不到头,看样子起码有两百米,正在感叹呢,卓雄说道:“嘘,关灯,你们看那上面。”

  几人立马熄灭了射灯,抬头一看,隐约中台阶的顶部有几道光线正胡乱晃悠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