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零六章 偏枯之鱼

  当查文斌还沉静在退敌胜利的喜悦的之时,花白胡子犹如看见神灵一般,俯首贴地,恭敬的对着玉棺三叩九拜玉棺之中不时传来“啪啪啪”的敲击声,水花四溅。

  第一个发现的是老王,他正准备喊花白胡子出去,却一眼看见玉棺之中隐隐有东西在翻动着,连忙拉扯着查文斌示意他有情况。

  忽然一阵柔和的风就在这谷底刮来,吹到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那种异香随之再次铺满了整个人的鼻孔,当真有一种微醉的感觉。

  “娘娘和王复活啦!”花白胡子一边磕头一边重复的说道。

  查文斌一马当先,几步窜过,还未到达玉棺之时,之间一只硕大的鱼尾在棺中翘起,不等他前行,“啪”的一声,水花一溅,一条通体银白的巨大花鲢从玉棺中腾空而去,直落入地,身子随即湮没在水流之中,眼看就要就被卷入了台阶之下。

  鱼干成鱼了?在查文斌的世界观里,魂魄可以借尸还魂,那也得是建立在尸首保存完好的状态下,可这明明是一条鱼干,刚才就那么在自己眼皮底下活过来了?正在那惊讶呢,突然裂缝处一个黑影直闪而下,一对硕大的翅膀张开足足有四米,眼前一阵飓风随即升起,只听一声鸣叫一只通体漆黑,有着利爪和弯曲的喙,身形硕大的鸟儿直扑水中。

  蓦然,那鸟儿再次腾空而起的时候,双爪之上赫然提着一条大花鲢!

  “是鱼老鸹!”这玩意查文斌不仅认得,自己还养过,就是那种被驯化了可以帮渔民抓鱼的鸟儿,有的地方管它叫做鱼鹰,是捕鱼的能手,只是提醒也就比鸭子大不了多少≯前这一只,看它那体格,别说抓鱼,抓头肥猪怕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正扑闪着翅膀,停在空中,爪下的花鲢不停的摆动着自己的身子,可却被那老鸹的爪子死死钳住。

  鱼老鸹一声嘶吼,弯下自己那尖尖的构型鸟嘴,只一叼,就咬住了花鲢的脑袋,脖子向上一甩,那条大鱼就跟风筝一般被它高高抛起,大嘴一张,那鱼就径直被它吞了下去!

  花白胡子一把抢过老王的五四式,举枪就要打,这只大鸟竟然吃了他的“娘娘”,那还了得!“呯”的一声枪响,也不知打没打中,那老鸹猛的一闪翅膀直接扑向花白胡子,一双锋利的巨爪就冲着他的脑袋瓜子抓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查文斌见情况不对,立马冲过去,一把抱住花白胡子打了个滚闪到一边,老鸹的双瓜在石台留下几道长长的瓜蝇随即再次盘旋到了空中,不再进攻,只是看着脚下这群奇怪的人类。

  见识到这只大鸟的凶悍之后,花白胡子也不敢轻举妄动,刚才要不是查文斌,他的天灵盖估计这会儿已经没了不过对于“娘娘”被吃一事,他是打定了主意要干掉这只鸟了,又再次举起那把五四,准备还来一枪。

  查文斌见状,立马按住他的手:“姜兄,不要轻举妄动!今天这事,我大概已经有些明白了,本以为这只是一段神话,没想到却真有此事,是不是你口中的‘娘娘’在下确实不知道,但关于这门法术,我门中却有记载过。”

  查文斌继续说道:“当年我师祖据说潜尽毕生心血,研究这死而复生之法未能大成,终究没能逃过生死轮回,只留下草草几句,当中就提到了‘偏枯之鱼,当风道北来,天大水泉之时,可以复苏’。”

  正说着呢,那老鸹方向一转,飞一般的直冲谷顶,“砰”得一声,头骨碎裂的声音随即传来老鸹的身子就跟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直落而下“呯”的一声,不偏不倚,刚好落在了玉棺之中。

  刚一面还威风八面的老鸹,居然选择了自杀!这太让他们难以理解了,这变化也太快了,一群目瞪口呆的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还未来得及回味“叮咚叮咚”一阵清脆的铜铃声悠然从这山谷间传来,刚开始时只是零星的几声,渐渐地铃声逐渐响成了一片,整座蕲封山都被这深邃而悦耳的铜铃撞击声所覆盖‖这会儿正在地下洞穴里穿梭的望月一木都听见了,谁都没看见铃,却只听见声。

  当远古的奏章被重新演绎出之时,属于那个时代的电影会即将拉开帷幕吗?

  “叮当”一声,这一声他们听的干脆,就在自己身边,四下寻找,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在了查文斌的身上,这铃声就是从他身上发出的!远处悠然的铃声还在继续,可那毕竟看不见,可自己身边。

  一摸腰间,一直随身携带的辟邪铃在微微颤动着,查文斌赶紧取下铃铛,果然!它一直在抖动着,不时发出清脆的碰撞声!这绝对没有人动过它!这枚铃铛是祖传的,跟了自己这么多年,还没出过这种状况,今儿个自己响起来了!

  看着手中那枚铃铛不停的动着,查文斌嘴中蹦出两个字来:“招魂?”

  “谁在招魂?”老王怎么听这铃铛都觉得十分不舒服,赶紧问道。

  查文斌回道:“人之有魂,本乎天气,轻圆飞扬而亲乎上与阴魄相守,则常存不去;若生神生意以外驰,则滑乱纷纭而不守身中,所谓魂升于天魄降于地而死也,以意存神,以神敛魄,使之凝定融洽于魄中,则其飞扬之机息,而自然静存也顺之则生人生物,逆之则成仙!若万铃骤起,地府门开!”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我不知道是谁在招魂,但如果有人能将魂魄能与“天气”或“水”同一,则他就不再有飞驰升降,也不再有生死存亡,必须借助其它外物,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附体存活,刚才那条大鱼也就是姜兄说的娘娘恐怕就是依靠这个办法不过是谁在招魂现在都不重要了,我想马上就该来了。”

  地上的水都已消退,这个地方不能再呆,查文斌当机立断喊道:“全部出去,再晚一步,可能就得留在这儿了!”

  一声令下,众人匆忙从石台上跳下,争先恐后的往绳索的方向跑去,卓雄第一个上去,因为他攀爬的速度够快,第二个是老王,他那笨重的身子哪里爬得了这地方,只是身下的查文斌不停的催着,他不得不使出吃奶的劲来。

  查文斌腰间的铃铛响的频率越来越频繁了,查文斌回头瞄了一眼,那台阶出口处隐约间有些影子在晃动,无奈只好解开横肉脸的绳子,两人差点交上手了,横肉脸正心里窝火,被这两人算计了,好在被他先喊道:“救人要紧!”,横肉脸倒是个识大局的人,好在力气也大,跟卓雄两人硬生生就把老王给提了上去。

  接下来上去的是超子,就在超子往上爬的时候,查文斌笑着看了一眼花白胡子,说道:“姜兄既然懂得鬼道,那我们的身后此刻已经有多少鬼了?”

  花白胡子也微微一笑:“不下三百!”

  “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完全可以等我们出去了再动手的!”查文斌依然带着微笑说道。

  花白胡子显然没料到查文斌回这样说,脸色一变:“我还是低估你了,查文斌,果然有几分本事!”

  查文斌拿起手中的辟邪铃,猛的一椰“叮当叮当”,花白胡子大骇,喊道:“你要干嘛!”

  “既然你要让他活,我就给你加把劲!哈哈,蜀门鬼道,你殊不知我们是同源不同宗吗!你懂的,我未必就不懂!”

  等超子爬到顶端,正准备喊查文斌爬上来,低头一看,哪里还有他俩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