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零五章 退水

  如浪潮一般的水从台阶处源源不断的向外喷涌,果然这水中还夹杂着一条条跟人差不多大小的“鱼儿”,说它们是鱼儿,完全是因为它们有着鱼的身子,但是却长着两条跟普通人一样的手臂,只是手臂之上布满了鳞片,可那一头乌漆漆的头发下面分明是人的脑袋!

  西方传说中的美人鱼就是这个样子的,她们以美貌和善良著称。但是这古老东方千年遗迹之内,窜出来的确是一群凶神恶煞!

  这些鱼人手中都拿着造型古怪的青铜兵器,把头浮出水面,嘴里叽里咕噜的看着赤色巨石上的众人。

  查文斌只是道士,虽能降妖除魔,但这里可都是实打实的怪物,一下子也没了主张,那些鱼人中有几个正向石台之上跃起做攻击装,众人各自掏出家伙抵抗,老王的五四式在这会儿却发挥出了不小的作用有一个鱼人直扑他的面门而来,被老王一枪顶在胸口,扣动了扳机,“呯”得一声,一朵血红的玫瑰之花瞬间在它的胸口处绽放,跌落水里之后,瞬间染红了周边的水域,周围的鱼人纷纷怪叫起来,一拥而上,将这个受了重伤的同伴啃食干净,没一会儿就剩下了一堆白骨!

  这群家伙都已经凶残到了什么程度,连自己的同类都可以自相残杀,看着它们那副血腥的样子,众人只剩下咽口水的份了,这要是自己掉下去,还能有命?

  不过老王这一枪倒是暂时震住了那群氐人,它们不在尝试着跳起攻击,索性围着石台,但是这里的水位却是在不停的上升中,照这样下去,过不了十分钟,查文斌他们都得没入水中。

  看对方那版型,一瞅就知道是常年在水里活动的,一旦他们落水,胜负几乎没有任何悬念,超子都已经在石台上急得直跺脚了,心里早把老王给骂了一万遍,要不是这老鬼在背后搞出这么一场戏来,他们早就带着查文斌顺利登顶了〓索倒还在那儿挂着,可离着他们的距离也有二十来米,谁敢保证跳入水中不被这群家伙就地给收拾了?

  超子甚至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掏出那枚雷管说道:“要是等下水漫上来,咱们就先抵抗一阵子,要是真不行,老子就索性引爆了,炸死也别落在这群怪物手上做点心强吧。”

  查文斌扫了一眼那绳索的距离,确实是没什么把握,不过超子这人做事过于冲动,他还是事先打了个段:“收好你那玩意,别老拿出来瞎得瑟,一会儿真不行,就先丢到水里去,乘着爆炸的余波,咱能冲出去一个算一个。”

  这时众人的注意力完全都被水里的未知敌人吸引了,根据花白胡子的说法,这群是氐人,也就是被颛顼合并的为以鱼作图腾的氐人国的遗民!他们羌人早就以为把氐人给灭亡了,没想到这儿竟然还隐藏着不少,这氐人看见普通人估计都给当成以前给它们造成灭族结果的仇人了,仇人相见,自然分外眼红了!

  谁都没注意到水中此刻已经起了另外一种变化,第一个发现这种异象的是卓雄,他还正在为自己的身世纠结的时候,忽然瞄到身后水里,不知何时竟然立起了五座石头犀牛,分明是由人工雕凿而成的,分布在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第一时间卓雄喊道:“快看,水里有犀牛!”

  众人一看,果然如此,这儿刚进来的时候可没见着有这东西,难不成也是刚才一并冒出来的?这会儿水势已经涨到离他们不足半米的位置了,那些鱼人各个红着眼睛盯着石台,那样子就是等会儿要把你们给撕碎咯。

  “石犀五头,以压水精!”查文斌看着那些石头犀牛,嘴里就冒出这么一句来“我明白了!之前怪不得有那么的白骨在这儿,这里原来是一个祭台!我们所站的位置就是祭台的中心,他们这是在祈求水神!人死之后葬入水中,然而水中并不平静,充满神怪精灵,灵魂在水中实在祸福难料,于是便建了五座石犀用来镇压水中的鬼怪!我说怎么这儿连半点鬼气都闻不到,想必就是这石犀牛的作用!但是在水中祭祀需要用三种牲畜,所以才会留下如此众多的动物骨含那么他们所祭祀的对象应该就是。”

  查文斌不说,大家也都猜到了,这儿是祭台,那么后面刚才查文斌睡的那口玉棺里,想到刚才确实感觉到背下有东西,这会儿竟然给忘记了查文斌赶紧回过神去,玉棺还在那敞开着的,跑去一看,果然下方铺着一层东西,这东西是什么?是一幅渔网!

  查文斌可不敢大意,轻轻的揭起渔网,里面的景象着实让他吓了一跳,一具已经变成干尸的人形遗骸怀里还抱着一条巨大的花莲鱼,只是那鱼也早已成了鱼干,不过身上的鳞片还都尚在,灯光之下,还有银色的反光。

  用太阳轮做陪葬那倒可以理解,这么一口贵重的玉棺里,陪葬品是一条大鱼?查文斌赶紧喊来花白胡子:“姜先生,你既然是这里的遗民,可知晓这棺内藏的是谁?”

  不想花白胡子一见那玉棺里的景象,拉着卓雄就让他下跪,“咚咚咚“地磕了三个响头,又跟查文斌要回了那渔网,重新给盖了上去,说道:“查先生,这儿藏得果然没出老王的意料,是鱼凫王,也是我们的祖先!那条鱼,不能说是鱼,她就是花鲢姑娘,据说她是受了蚕丛先王的旨意与鱼凫王结为伉俪,新婚之夜鱼凫王后嬗变为花鲢鱼,落入水中繁殖后代,由此解决了我们百姓的温饱问题,这鱼就是鱼凫王后所化,是我们的娘娘啊。”

  在查文斌看来,这哪里是什么娘娘,分明就是一鱼干么,不过关于部落的信仰,他这个外人是不便多嘴的,谁知道是不是鱼凫王为了统治可以编造了这么一段传说,死后还真就捞了一条大鱼陪葬,保持他在子民心中的威望呢?

  不过跟蜀王蚕丛用万人陪葬比起来,这鱼凫王只是用畜生祭祀,这倒多少在查文斌心中给他打了一个高分,眼下大水即将没上石台,查文斌都已经让超子做好了引爆的准备,这里谁逃出去就算谁命大了,他查文斌也不是神,变不了那么多东西出来不再去管顶礼膜拜的花白胡子,便知会了老王和卓雄,交代等下的行动。

  当他们的鞋底已经开始打湿的时候,查文斌知道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有几条鱼人已经跃跃欲试了,要不是老王的枪口暂时还有威慑力,早就开始行动了。

  就在准备下令的时候,超子瞄见水中不知何时又多出了三具石人来,这石人的肩膀以下位置全部没入水中,只剩下一张凸出的眼球的脑袋还留在水面,便招呼查文斌去看。

  查文斌一眼看到那三个石人的位置,众人皆是惊恐,唯独他脸上居然露出微笑来!

  “我想我们有救了!超子准备雷管,给我丢向那三个石人中间!”查文斌出其不意的说道。

  虽然超子向来对查文斌是言听计从,但这会儿手中就剩下唯一的出路了,丢那里去干吗使!见超子犹豫,查文斌马上喊道:“叫你丢就快丢,来不及了!”

  “好!”超子应了一声,手中的雷管化作一道弧线,对于投弹满分的他来说,这个精度不用怀疑“轰”的一声,三个石人上半部分瞬间被现代火药炸的支离破碎,伴随巨大的爆炸声响起的同时是掀起漫天的河水,被卷起空中,然后如瓢泼一般浇了下来!

  众人纷纷举起手臂抵挡,可还是被浇了个透心凉!一时间,石台之上如同下起了暴雨,连同那石棺,分分钟时间都盛满了半棺水!

  那些个鱼人果真被这爆炸给镇住了,加上水中爆炸声音的传输,有几个离得近的瞬间就被炸晕了过去!

  超子胡乱抹着脸上的水珠,正准备带头跳入水中游向绳索,却惊奇的发现,水面之上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漩涡,有几只离漩涡近的瞬间就被卷了下去,脚下的水位开始了消退!而那个漩涡的位置正是刚才的台阶,这也太神奇了!

  查文斌见水位开始退了,这才说道:“刚才老王和姜兄的一番对话,提醒了我,这种水葬,家师曾经跟我说过,要想引魂之法成功,需要‘作三石人立水中,与江神要,水竭不至足,盛不没肩!’《华阳国志》中就有记载这类水中引魂的办法,这三座石人就是引来水源的关键,是要破了这石人,水位自然消退,那么这些氐人也就。”

  老王看见河水果然下降的很是快速,那些氐人甚至来不及嚎叫,就被巨大的漩涡吸进了台阶之下,他对查文斌佩服的是五体投地,所有人都在感叹劫后余生之时,唯独花白胡子一脸的惊恐,嘴中不停的念叨:“活了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