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零四章 老王的叙述(三)

  查文斌摸着手中那枚大蝇思索着说道:“你的意思是这儿很早就被人光顾过了?”

  老王说道:“不错,现在我们怀疑历史上对于这座扶神树踪迹的追查从未停止过,并且一直延续到了现代其中最为有名的那个人便是唐朝时期的大诗人李白!李白外号酒仙,一直以风雅洒脱闻名千古但仔细分析,这人虽然嘲笑当时的朝廷,并以游天下山川美景为乐,足迹遍及五湖四海他本人是出身于巴蜀之地,曾经写过一篇著名的文章《蜀道难》,正是这篇文章让我们推断出他曾经就到过蕲封山,并且极有可能还进山探寻了一番,至于发现的结果,应该是一无所获。

  这篇《蜀道难》,全文二百九十四个字,文中诸多的画面此隐彼现,无论是山之高,水之急,河山之改观,林木之荒寂,连峰绝壁之险,都被描述的活灵活现!

  诗歌之中,开始是山峦起伏连峰接天的远景画面,这岂不就是我们站在村口住宅过夜的地方眺望的景象?;而后,跟踪而来的是飞湍瀑流悬崖转石,配合着万壑雷鸣的音响,这些查兄弟一路过来想必也不是陌生的吧?至于“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的描述,从六龙回日之九重云霄到冲波逆折之百丈深渊这一段,长蛇我们已经遇到了,而“六龙回日”也是一个神话故事,说的太阳之神羲和驾着六条龙每天早晨从扶桑西驰,这里描述的不正是扶神树的传说吗?

  李白一生纵横山水,极有可能就是在寻找这些蛛丝马迹,并最终定格在了现今的蕲封山!但是这个结果必定是失败了,但是他却给我们留下了太多了线索“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也告诉了我们,此番进行必定凶险万分。

  至于姜兄的巴蜀先人,现在也基本可以推断出是李白诗中描述的那段“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

  蚕丛乃是古代巴蜀的第一位王,”《蜀王本纪》记载说:“蜀王之先名蚕丛,后代曰柏灌,后者名鱼凫此三代各数百岁,皆神化不死,其民亦颇随王化去。”

  也就是说统治整个古巴蜀的总计有三位王,分别是蚕丛柏灌和鱼凫,这些人都拥有超长的寿命,每个人都活了几百岁,最后死后成神,而那些子民们在随着王仙去之后,也都跟着一块儿殉葬了。

  关于这段仅有的史料记载,组织上派出史学专家和考古专家研究后最终得出了这么一段历史:上古时期,西南的大部分民族是居住在古康青藏大高原的古羌族支派,大约在三千五百年前,他们开始向东进入平原,与土生的汉人杂居融合,孕育出了后续灿烂的中华文明。

  但是其中的一支向东南迁居进入蕲封山地区,依山势而居,建筑特色以石屋为主,开始过起了渔猎生活,并从捡到的野蚕的蚕茧中抽出丝来,我们把这些居住在蕲封山的这一部分人称为蜀山氏大约在公元前三千年,蜀山氏的有一位女子嫁给黄帝了为妃,所生的后代就是五帝之中的颛顼颛顼的后代又再生了这位古蜀王国的开山鼻祖——蚕丛。

  这位蚕丛王巡视子明常常穿着青衣,因此被人们呼为青衣神!

  蚕丛见这儿的气候很适宜桑叶生长,于是到处劝农种渗蚕当时蜀地居住的民族是从川西北高原上沿邛崃山脉下来的羌人他们以羊为其民族的图腾,作为其民族的名称——羊人,经过蚕丛的劝导终于使大部分羌民定居下来,跨入农杀代。

  蚕丛以蚕伤邦,蜀地的经济迅速腾飞,《华阳国志》中有记载这么一段:“周失纲纪,蜀先称王,有蜀侯蚕丛,其目纵,始称王。”

  在西周末,周幽王烽火戏诸侯,自乱朝纲此时的蜀地在蚕丛治理下,经济发达,人民安定,国力已强大到足可以和周天子分庭抗礼,因此他乘此机会在蜀中称王建立了蜀国,而周幽王的儿子——姬宜臼见镐京已被四夷包围,带着官员逃到洛阳,建立了东周,这就是“平王东迁。”

  至于当时蜀国的文字是一棵弯曲的慎,树下一只虫而构成的,从此蜀国成为蚕桑丝绸之邦而蜚声海内外,直到如今至于这种文字,就是查兄弟在将军庙中所见的那一类,如你所说当年的蛋子和尚极为可能也来过这里,并最终遇见了巴蜀猿猴,也就是跟查兄弟一同跌落悬崖后的那只猴子,并且最终通过它得到了天书《如意册》,至于这本书到底是什么?我也不曾知道,但是查兄弟一定知道,道家中有一位赫赫有名的开山鼻祖,他就是拜了青衣神为师!

  至于这种文字的解读,早已失传,后来政权跌更,一直到鱼凫王的再次出现。

  大约距今4500年前,鱼凫氏族就生活在岷江上游,从事捕鱼活动,他们并不是用网或者垂钓方式,而是用鸟捕鱼,鱼凫是一种捕鱼的水鸟,就是我们现在叫的水老鸹,浑身黑色,嘴巴有弯钩的那种水鸟,也叫做鱼鹰,现在还有人在用这种鸟儿捕鱼他们就是通过驯化这种鸟,从而满足了基本的生存,也积累成了当时的一个部落。

  后经过数代人的迁徙才进入成都平原,其氏族首领吞并代蚕丛柏灌成为新一代的蜀王而这种鸟有认巢的习性,因而在原始宗教的招魂仪式中,它就被作为作为载体,用来认作所招之魂鱼凫氏族的图腾包括鱼和鸟,以及象征着武力的弓箭!也就是查兄弟手里所握的那枚权杖,这枚权杖应该就是当时权利的象征!

  《山海经?大荒西经》上有一则神话:有鱼偏枯,名曰鱼妇¨顼死即复苏风道北来,天乃大水泉,蛇乃化为鱼,是为鱼妇,颛顼死即复苏按照我们研究出来的观点,鱼妇就是鱼凫因而鱼凫氏乃也同样是颛顼王的一个后裔兼并另一氏族的结果!可以说颛顼才是整个巴蜀之地的共同祖先那一只颛顼氏的图腾原本是鸟儿,而用鱼作图腾的便是传说中的氐人国,最终两个部落合二为一!《华阳国志?蜀志》记载:“次王曰鱼凫,王田于湔山,忽得仙道●人思之,为立祠。”

  蜀王蚕丛和最后一代王鱼凫,死后都成了仙,并被埋葬在了这儿!而姜兄他们这唯一一支没有被陪葬而留下来的后人,主要目的不过是为了守护这儿的东西,是什么呢?除了传说中的扶神树,便是这两位王的仙体了!所以他们的祖训便是不得进入蕲封山,也不准外人进入,偏偏卓玉贵犯了大忌,这才拉开了我们进山的大幕!

  还有很多东西,我们日后可以再慢慢解释,不过查兄弟,你之前打开的那第十口棺材里的主,几乎可以确定就是蜀王蚕丛!而那些尸蚕,极有可能也是他从西域带来,至于那些累累白骨,不过是可怜陪葬的子民罢了!

  而这一口玉棺的主人,最大可能的便是鱼凫王!如果说查兄弟的太阳轮是从蚕丛的棺材里发现的,那么鱼凫极有可能并没有找到扶神树,因为若没有太阳指引,就不能找到升起的位置,也就是神树的所在地!

  至于你被安排进来,实在是因为这儿的一切机关和布局,就是道家那位天纵奇才所造,如果没有深厚的道家本事,常人怕是没有机会的,我们也苦苦寻觅了很久,一直到你的出现但是这件事情,关乎到太多人,所以查兄弟,我被迫隐瞒,该说的我都说了,查兄弟你要怪就怪我吧,老王愿意接受你任何处置!”

  老王这一番话听得查文斌是好一番思绪,终于连日来的一些疑惑逐渐有了眉目,看着老王那副任你处置的态度,查文斌反而哈哈一笑:“你这人,真心看不起我,连自家兄弟都要隐瞒,我明白你的难处,这事不怪你至于你说的,我也理解了一部分,为什么这儿的一切都跟水有关!人的一切都是由水构成,水是生命之源因为人生缘于水,所以死而归于水,以水解释生命现象,是相当自然的你说的颛顼帝他生自若水,死后主宰玄冥之境是其中一例;夜郎侯生于水中之竹,哀牢王之母触水中之木而妊;杜宇之妻出自原地井等等,都无意列外的解释了水和生命的不解关系。

  偏枯之鱼,当风道北来,天大水泉之时,可以复苏若这身后真是鱼凫王,当初的设计就不会考虑到这一点,那么这儿的水已经干枯,鱼凫王的重生之路也就。”

  正当查文斌在于老王探讨之时,超子大叫道:“快看那!”

  顺着超子的声音,那个裂出的台阶的洞口,忽然大股的清水只涌出地面,不到片刻,已经重新覆盖了整个地面,水势上升的速度远超他们的想象一会儿赤色巨石已经成了孤岛一座,连同清水一同涌出的还有些奇怪的东西,胡白胡子不可思议的叫道:“氐人!是氐人!他们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