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零三章 老王的叙述(二)

  老王顿了一顿,换了个眼神,招呼卓雄过来,说道:“你先给他跪下吧。”

  “跪下?”卓雄反问道。

  “怎么?给你亲爷爷下跪还不愿意?”老王看着花白胡子呵呵笑道。

  “他?爷爷?”卓雄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花白胡子向前走了一步,看着卓雄,伸出那双鸡爪似的双手,捧着他的脸,眼神之中一扫原本的凶狠和冷漠,转而是无限长辈的恩爱,缓缓道:“哎,你长大了,也应该知道这件事了孩子,你不姓卓,乃是姓姜啊。”

  “姓姜?你这老头在胡说些什么,我父亲卓玉贵,原本是生活在蕲封山下不错,可惜母亲早年误入山林,从此失去联系,这些自幼便是知晓的,你不要拿这些鬼话来哄骗我们,今天这事,怎么处置,文斌哥说了算,你也不用跟我套近乎”卓雄义正言辞的说道。

  花白胡子也不生气,继续说道:“孩子,你听我说完吧蕲封山自古以来就以其四周悬崖绝壁,终年云雾缭绕不见其身的奇特涅,影藏在巴蜀之地的崇山峻岭之中只有在极为特殊的梯子里,才能清晰的望见它那雄伟轮廓,也就是只有在那样的日子里村子里的井水才会化为龙形喷涌而出。

  我们这个族群,世代居住于此,乃是最正统的黄帝后裔,主要由两大姓氏构成,一个就是你现在的姓:卓!另外一个则是你本来的姓:姜!

  祖宗于几千年前便发现此处盛产铜,因此青铜冶炼之术,那是相当发达,想必你们一路人见过的也不少了。

  而我,是上一代的族长,你是这一代的族长,可是我们族人,包括你的亲生父母在内,已经全部都不在了我不知道你那个姓卓的父亲是怎样告诉你事情的真相,今天我也不在隐瞒你什么。

  我们族人以采药为生,一直过着自给自足的农耕生活,目的就是为了守护这儿的一个秘密当年,卓玉贵私自外出贩卖草药,原本就犯了族内大忌,可他不知悔改,反而带了外人进村,并且是一队怀着狼子野心的日本人。”

  “日本人?”超子插了一句,查文斌让超子别说话,示意花白胡子继续。

  花白胡子便又继续说道:“不错,是一群日本人,他们不知从哪里得知蕲封山中秘密的存在,便以花言巧语哄骗卓玉贵,卓玉贵因为贪图钱财,才给这以后的祸根埋下了伏笔那日,你身体欠佳,我便只身一人进山采药◆下族中事物交由你的父亲打理,你的父亲本就是个好客憨厚之人,虽知外人进村已犯下大错,但依然本着我族热情的传统,杀鸡宰猪,好酒好肉的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招待他们当日他们提出要你父亲做向导带他们进山,被你父亲一口回绝,因为祖上立下规矩,但凡我族,终生不能进山,也不能让别人进山!

  那些恶毒的外人,反而在食物中下毒,除了进村采药的我,和养你长大的卓玉贵,以及被人塞进地窖的你之外,连同你父母在内,全村上下男女老少无一人能幸免他们的屠刀。

  这些倭人做下伤天害理之事后,先是在村里大肆搜罗,没得手后,便进山寻宝等我下山后,村子里已是血流成河,唯独不见卓玉贵和还在襁褓中的你。

  我追出山来,苦苦寻觅,终于在紫平铺也就是卓玉贵现在的家中发现你们两人玉贵生平贪财胆鞋没有杀人的胆子,为了追踪线索不打草惊蛇,我便再次潜回村中一直到不久后,老王他们到来而你,一直生活在卓玉贵的身边,从你开始走路,到后来读书,当兵,你的每一件事我都看在眼里,每次隔着不久便下山去偷看你几眼,这么些年虽然没养过你,却是看着你长大,至于我这边能说的我都说了,剩下的老王你继续说吧。”

  听了这么些,恐怕在场的众人,最难以接受的是卓雄了,转眼间养育自己二十几年的“父亲”竟是出卖族人,间接害死亲人的凶手,而自己却还浑然不知的想给他养老,换做任何人都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卓雄涨红着脸,他不想这一切是真实的,虽然卓老汉是有些贪财,但对他可以说是照顾得无微不至:“你有什么证据来说明这些,不要妄图来污蔑他!”

  “啪!”胡白胡子突然一个巴掌甩在卓雄脸色,瞬间留下五道惨白的掌蝇胡白胡子吼道:“不肖子孙,你还不给我跪下!”撕拉一下扯开自己的上衣,瘦骨嶙峋的胸口上一条带着翅膀的红色小龙精致而完美的盘旋在胸口!

  “应龙!”查文斌失声叫道!

  “不错,查文斌果然有见识!孩子,脱掉你的衣服吧!好好看看自己的胸口!”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呆立在原地的卓雄,他茫然,他疑惑,他难受,他接受不了!

  “啊”卓雄仰天一声长啸,在这谷底久久回荡不去,嘶啦一声,他的上衣也被拉开,一模一样的位置,一条一模一样的红色小龙,连那对翅膀张开的角度都是一致!

  “扑通”一声,卓雄双膝跪地,泪如雨下,这个一直以憨厚形象示人,甚至经常被超子捉弄的七尺汉子终于再也忍不住了,他知道这纹身只有在激动的时候才会显现,小时候他一直很害怕这东西,读书的时候每次激烈运动过后,这条红色小龙就会出现以至于他从小就不打赤膊,这个秘密一直被卓雄深藏心底,甚至连卓玉贵都不知道如今,终于另外一条龙的再次出现,让他别无选择的相信了花白胡子后来当兵去了西藏,他曾经在高原上遇到一个喇嘛,他也有着类似的纹身,喇嘛告诉他这是一种远古的图腾,在人出生之时,用初生的鸽子血纹上,只有在身体特殊的时候才会显现,他也问过那喇嘛这是什么意思,可喇嘛念着经文不再回答,便也作罢。

  花白胡子此刻也是老泪纵痕,亲人相认,那种普天之间最至亲的感情,让查文斌想起了女儿,让何毅超想起了母亲,所有人都为止动容了,老头颤抖的抚摸着他的头发,颤抖的说道:“起来吧,孩子,不是爷爷不要你,是爷爷要为全村的人报仇艾如今咱们爷孙终于团聚了,也该为死去的亲人们做点事了。”

  超子紧紧捏着拳头,骨骼发出“咯咯”之声,许久憋出两个字:“是谁!”

  “你先起来,剩下的听老王说吧”花白胡子扶起自己的爱孙,示意老王继续讲下去。

  老王点点头,说道:“当年,组织上成立了那个小组,再得知被灭村之后,紧急入驻,一边调查事情的真相,一边搜寻那些远古的传说一开始姜兄以为我们也是坏人,还险些发生冲突,几番交涉过后,才明白我们的来意。

  据说此地的历史大约有四千年,族人在世代敬奉“青衣神”的同时,也一直在守护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扶桑’神树!

  《山海经?衡东经》:“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袁在黑齿北。”

  《海内十洲记?带洲》:“多生林木,叶如桑又有椹,树长者二千丈,大二千余围△两两同根偶生,更相依倚,是以名为扶桑也。”

  《太平御览》卷九五五引旧题 郭璞《玄中记》中记载:“天下之高者,扶桑无枝木焉,上至天,盘蜿而下屈,通三泉。”

  唐代大诗人李白也曾写过《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将欲倚剑天外,挂弓扶桑。”

  这些传记和文人留下的记载中都提到了同样一件东西,那便是扶桑那什么是扶桑?它是我们汉族神话中的灵地,传说中扶慎是由两棵相互扶持的大慎组成原本共有十个树枝,每个树枝上都栖息着一只神鸟金乌,金乌是一种长着三只足的乌鸦,太阳之灵,是太阳女神羲的儿子棵大树,就是金乌乘坐马车升起的地方,象征着日出和日落,扶慎也是也是神界,人间,冥界的连通大门,各路人马都是通过这儿来往于三界之中所以那个时代,成仙之人比比皆是。

  日本人本是徐福东渡后留下的汉族后裔,对扶神树极为崇拜,久而久之以扶桑人自居,又把那富士山视为神灵,看作是扶神树的象征加以膜拜根据我们掌握的线索,被后裔踩断的那一根树枝极为可能已经落在了他们手中,这群日本人妄图找到扶神树的原型,把神树还原,重新开启三界之门,而这件事已经关于到很多层面我们小组被命令要找到神树的下落,可这毕竟是传说而已,一直等我们到了蕲封山,才发现这些传说原来真的极为可能是存在的!”

  “那你们把我弄来的用意呢?”查文斌依旧那副好脾气的问道。

  “查兄弟,你且听我继续说来”老王继续说道:“等我们进山之后,发现此处有着极强的磁超现代化仪器在这里根本无用,只能凭借经验和有限的风水知识,但那蕲封山中年云雾缭绕,旁人进不得半分就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那群日本人的首领望月找到了卓玉贵,并且像是受了重伤,我们以此为线索继续追查下去,才得知那只队伍几乎已经全军覆没只剩下他一人回国,望月回国后的一系列举动都在秘密监控之中,我们得知他开始弃武从道,便开始怀疑这里的风水布局,请了一些道家人士来看,都是像是,但却没人能破解,组织上也曾派人进山调查,无一例外的全部失踪。

  后来望月的孙子望月一木又再次全图重来,毕竟他的祖父是唯一一个活着出山的人,或许他知道的比我们更多,只是这小子一直在寻找一些道家人士,这更加加深了我们的怀疑,最终根据村中的蛛丝马迹和姜兄的族内故事,我们推断出,此处的建造者乃是一个精通神鬼之术和道家精髓的高人,并且根据姜兄所述,这儿埋葬着巴蜀的几位先人,蜀王蚕丛和蜀王鱼凫!事实证明,历朝历代一直有人在此地寻找,并且先后为我们提供了大量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