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零二章 老王的叙述(一)

  超子把雷管交给卓雄,让他站在外面看着那两个老鬼,迫不及待的冲向玉棺当看见赤身的查文斌一脸无奈的躺在那,这小子竟然没良心的“咯咯咯”笑出声来:“文斌哥,你咋把自己给剥了精光哟?”

  “还不是你小子干的好事,废话少说,衣服拿来“查文斌涨红了脸说道,他这么大个人了,在自己小兄弟面前一丝不挂的躺着,难免难为情了。

  卓雄从包里翻出那套原本查文斌备着的但一直没穿的迷彩服给丢了过去,查文斌接过衣服,正准备起身来穿,见那小子还盯着自己看着,没好气的说道:“转过去!“。

  “哦!”超子强忍着自己的笑意,转过身去,还不忘教训那两个老鬼,立马换了副小人得志的涅,黑着脸叫道:“文斌哥让你们转过去,没听见吗?”

  现在是自己被人捏着,老王和花白胡子刚一面还压着他呢,这会儿反过来被他欺负了花白胡子明显是个硬汉,瞪着眼睛直瞅着超子,他那样子就是我就不转,你能咋地超子那个倔脾气,早就想发火了,要不是看着老王那一丝情面上,刚才就准备先收拾了他们,这会儿你自己往枪口上装,那就别怪我了!

  “妈的,今天收拾的就是你!”超子一个箭步冲过去,举起拳头就要砸。

  “超子!住手!”查文斌已经穿好了衣服站在外面了,阻止道:“事情没弄清楚之前,不要乱来。”

  超子悻悻的收回拳头,指指那老头,嘴里还想说点什么,还是收住了花白胡子并不买账,只是冷哼了一声,这让超子更为恼火,举起拳头就要砸下,被查文斌一把捏缀“叫你停下,听见没。”

  超子收回拳头,恶狠狠的说道:“刚才老王指着枪逼我们走开,那老头还拿怡然做人质,我们两个要开棺,是他们俩死活不干,非要说你已经死了我看要不是我们回头,你八成也已经被这两个家伙给害死了。”

  查文斌拿过超子手上属于自己的家伙,熟悉的大印依旧别在腰间,还有那柄七星剑和那乾坤袋,不知怎么,这些陪伴自己多年的东西,一旦离开了,他还真的就那么的不习惯。

  一边整理东西,查文斌还一边看着老王和那花白胡子,花白胡子一直是那副你能把我怎样的样子,而老王,则显得十分忧心忡忡,心神不安的样子。

  整理完毕,查文斌终于开口了:“老王,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是醒的,只是你那么做就一定有你的理由,既然不愿意说,我也不强求,这枚青铜轮本来也就是准备拿给你的,既然你们要,拿去便是,至于我们,我想也该走了”说罢,查文斌手一扬,青铜轮便扔给了老王。

  老王赶紧接赚看着手中那轮型器物,心中真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很不是滋味:“慢,能说的,今天我都会说,不能说的,也请你别问。”

  “说吧”查文斌笑着看着他。

  老王看了一眼花白胡子,叹了一口气,花白胡子还想阻止,但老王却不再征求他的意见开口说道:“你可以先说是怎样发现我醒的吗?”

  查文斌指着那枚青铜轮,说道:“发现它的时候,在古井之下那第十口青铜棺内,我打开棺材发现了这东西,当时超子被鬼魂附体,不得已我用了镇门之宝返魂香,里大山的孤魂野鬼都被引了出来,用了这东西,刚死之人都能返魂,而你和冷怡然却昏迷不醒,我看过你们两个你们两人虽然都是昏睡状态,但情况却截然不同,她的呼吸远比你要平稳的多如果我猜的没错,你是装的,而冷姑娘怕是中蛊了吧,也只有蛊术能够不受返魂香的作用,因为它根本就是和主体合二为一了,我虽然懂的不多,但也多少有些了解不过,既然你要装,那我还是那句话,你有自己的理由,合适的时候自然会醒来老王,我说的对吗?”

  老王点点头,“查文斌,你果然厉害,连蛊术都了解,不过你放心,冷怡然再怎么也算是我的侄女,她中的只是一种嗜睡蛊,再过三个时辰自然就会解开了至于我,我说的你们信不信,如果信,那我就说吧。”

  超子听说他是装的,那气就不打一处来了,立马咆哮道:“亏我们一路都没有抛弃你,你竟然给我装!早知道丢你喂尸蚕了。”

  “行了,超子,别说了,老王,你继续吧!”这个时候还是需要查文斌出来平息,能够控制这两小子的也只有他了。

  老王现在倒不是很介意超子了,见查文斌回话,便继续说道:“三十年前,有一队日本人乔装成游客,在四川青城一带搜寻一件东西,当时我的组织接到密报,便一直在暗中调查此事,想要了解到事情的原因,便暗中也派人进行跟踪可那群日本人实力远超了组织的想象,很快线人就被发现并被杀害,此事所有的线索便全部中断了。

  我们也是后来才得知,三十年前这群人要找的是一件远古传说中的东西,文斌,你是道士,又精通神鬼之术,甚至能入地府但是你可知,在历史上,不仅地府原本真得和人间界有通道,甚至连神仙界也有。”

  老王讲到这里,他们三人都没有答话,老王又继续说道:“我从事考古工作已经大半辈子,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都见过,其实有很多历史的真相是超越了我们现代思维的,就像你所擅长的道法,在平常人眼中是不可想象的,也是超自然的。

  我国的历史到底起源有多久,史学家比较流传的一句话叫上下五千年,其实在三千年以前的文化,我们现在几乎一无所知,但偏偏这前两千年里流传了一段又一段的神话故事你精通神鬼,道家里的那些神仙,地府里的那个王爷,哪个不是在几千年前就有了的,可为什么越靠近现代这种神话就出现的越少呢?

  当时,组织上一位管理者对此事很是有兴趣,便专门成立了一个小组研究这事,我当时刚毕业,因为底子干净,就被抽中了参加这个小组,研究讨论的对象就是那段失落了将近两千年的远古洪荒神话时代因为但凡中国流传已广的传说,都是具备一定的可考证性,即使要讲故事,也必须有一个原型来让他们讲,更何况像你所熟悉那套三界五行,四象八卦,到底是何人所创?当然传说中那些是伏羲所创立,但是你真的信有伏羲这个人吗?有证据吗?不信,没证据,那就要找到证据,不然这套看似奥妙非凡的东西难道会凭空出现?

  同样的道理,为什么近代就出不了这样通天彻地的人呢?我们所做的,只是在延续古老的神话和传说,没有人能够对这些体系进行更新和补充,所以对于那段不为人知也无文字流传的历史就显得格外神秘。

  我们就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成立的小组,以考古的名义搜寻那段历史的蛛丝马迹,一直到组织上后来接到报道,四川青城山附近有一座荒山下,一个没有任何记录的小村庄,一夜之间被人屠杀的干干净净,并且在那座村子里发现了很多超越已知历史的存在。

  后来,我们就成立了一个工作组,驻扎了进去,那个村子就是你们看到的。”

  查文斌饶有兴趣的听到这儿,才插了一句话:“这么说,你早就来过这里。”

  “不,”老王接着讲:“确切的说,我只到过那个村子,这座山里的一切都是神秘的,一直到我们驻扎的第二天遇到了他!”老王指着身边的花白胡子说道。

  老王接着讲道:“卓雄兄弟,你过来,原本在你紫平铺的家中,留了一份信,那信中会有事情的真相,可如今你又回来了,那么也就没必要在让你看信了就在这儿说清楚吧,姜兄,你意下如何?”

  那花白胡子仰天长叹,再次低下头,一双老眼之中竟闪着泪花,点头说道:“哎,你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