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章 醒

  棺盖被轻轻得放到一边,玉这种东西虽然名贵,但却脆的很,容易碎┠ 飞& 速&中&文⊿ &网┨老王迫不及待的探头一看,三魂立马吓掉了两魂半,为什么?因为这里躺着的主可是他认识的人!

  花白胡子见老王那副涅,以为是见着什么骇人的东西了,毕竟开棺你放到哪都不是件光彩的事,急忙起身去看,好家伙,这里面怎么躺着个现代人!

  棺材里面躺着一具全身赤身的男子,头发剪得就是我们平常男子的短发,些许胡渣布满了嘴唇,脸色不是一般死人那般惨白,反而红彤彤的很是有光泽男子身上有着结实的肌肉,但皮肤却嫩得犹如新生儿一般细腻,若不是说他是躺在棺材之中,定会认为是哪家的富豪公子睡着了男子双手放在自己胸间,一根涅古朴的金色权杖被他紧紧握在双手之中,而他的脑后,也并不是常见的枕头,而是一枚轮型青铜器物,这些不伦不类的东西跟这么一具男子尸体搭配在一起,花白胡子也觉得十分奇怪,还有那令人心醉到窒息的香气,自从打开棺盖的那一刻起,霎时充满了整个鼻孔,直入人心。

  不过让花白胡子颇为兴奋的是他果真在这里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按耐不住自己喜悦的心情,颤抖的老手就朝着棺内伸去,嘴中还念叨着:“终于找到了,终于找到了!”

  “别别动!”老王颤抖着自己的音节说道。

  花白胡子停下双手,疑惑的看着嘴唇微微抖动的老王,问道:“咋了?”

  “我叫你别动!这人我认识。”

  “你认识?”

  老王指着棺材内那男子缓缓说道:“他就是查文斌!”

  胡白胡子显然不会想到从老王口中会说出这句话,直直朝后退了一步,等着老眼看着已经想哭的老王说道:“查查文斌?那个道士?那两小子不是说他死了吗?他怎么会在里面,难不成是那两小子给放进去的?”

  “你看他那样,像死了的吗?分明就是睡着了”老王话语间这会儿都带着哭腔了,下洞前他做了一万种理由的猜测,有文斌还活着,也有他们全死了,一直到下洞后看见超子和卓雄的举动才确信查文斌真的死了,甚至是死无全尸了只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千辛万苦才找到的这口玉棺里面躺着的竟然会是他怪不得何毅超那小子说什么也要打开这口棺材,看来他们是早就知道了的老王可以坦然的面对卓雄,也可以坦然的面对何毅超,但他唯独面对不了查文斌因为从自己在村庄内消失后,查文斌的一举一动其实都在他的视线里无论是幽冥地狱还是青铜大阵;无论是尸蚕大军还是河童双棺;无论是饿蛇相逼还是猿猴来袭,查文斌始终没有放弃过他,没有抛下过他,以至在他跌下瀑布之后嘴中念叨的最后一句话还是嘱咐超子一定要带他走出去。

  老王想起在将军庙里初识查文斌时他的出神入化,在西湖边三人饮酒时的英雄豪迈,在何老家,在王庄,在青城,他无时无刻不把自己当做兄长而自己却只是一味把他当做一枚棋子,老王可以对不起全天下的人,唯独不能对不起他查文斌!

  “姜兄,如果我这位兄弟不在了的话,拿完东西,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老王张眼睛,忍着自己的泪水说道。

  花白胡子倒也是个通情达理之人,过去老王也没少跟他提起查文斌这人,他们也是反复研究之后才觉得查文斌是进山的最佳人熏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恐怕是时间,万一那群日本人先找到那东西,那么所有的努力都将付之东流。

  “你说吧,能做的我一定做到。”

  老王看着眼前这个胡白胡子,咬了咬嘴唇,终于像是决定了什么,说道:“我知道姜兄是精通鬼道之人,你看他还没有还魂的机会?”

  花白胡子对老王这番话反应很是激烈,立刻阴着脸说道:“不要胡说,我哪里懂什么鬼道,人死了就是死了,你见过还有死人能活过来的?”

  “可是你明明就是”老王还想说什么。

  “好了,老王,你再说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了,拿了东西走人便是,哪里有那么多废话!”胡白胡子很是恼火,看样子他对老王刚才的表现十分不满。

  老王见胡白胡子要翻脸,也不敢再说什么,只好岔开话题:“姜兄,你确定那就是我们要找的太阳轮?”

  胡白胡子冷哼一声,“你以为就凭望月手中那根树枝就能行了?没有这太阳轮,那还不过是一个装饰品罢了,我们姜族守护这个秘密已经不知有几千年了,要不是他答应帮我报仇,你以为我会和你们合作?做梦!拿了东西,赶紧走吧,此地不宜久留!”

  说罢,那花白胡子便弯腰就要去拿垫在查文斌脑后那青铜轮,可就这么一个被拿来做枕头的东西,此刻却被棺中男子压的死死的,花白胡子试了几番,都不能抽动,他心里捉摸着是不是这人死后过于僵硬,给卡住了,便喊了一声:“老王,你给过来帮帮,抬起你那兄弟的脑袋,看样子他死后还不愿意交出这东西来。”

  老王本不忍心再去看,可眼下确实是迫不得已,只好走到棺边,看着查文斌那张熟悉的脸,老王转过头去,轻轻捧着他的脸,想往上提,纹丝不动。

  “用点力,都是个死人了,坏不了什么事“花白胡子看见老王那样子就十分来气,不满的说道。

  老王也觉得手中的查文斌此刻重如磐石,不由得手中加了把劲,一直到手臂青筋暴起,却丝毫不能移动查文斌半分距离。

  这下花白胡子可是看在了眼里,两人合计了一下,决定一人抬一边,就是硬扯也要把这人给拉出来。

  两人齐心协力一同用劲,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除了那张沉睡的脸庞没有变化之外,查文斌的尸首还跟原来的位置一模一样,这两人合计起来,不说力气有多大,但就是头牛躺在着,也得挪一挪了吧,这两人忙的满头大汗,就是不能得手,在一边气喘吁吁。

  胡白胡子瞅着里面的查文斌,逐渐把目光注意到了他手中那根杖子之上,便问老王:“这查道士身前有这么一根杖子吗?”

  两人一开始全被那青铜轮所吸引,对于他们来说,这玩意才是目的,还真没仔细看那杖子,老王眨巴眨巴看了看,嘬了嘬嘴,摸着下巴说道:“我还真没见过他用杖子,他有一柄剑倒是常年带在身上,不过已经给超子拿去了,今儿还是头一次见这玩意。”

  花白胡子俯下身去,贴着那杖子仔细看了看,猛的一抬头:“咦,不对,这东西怎么会在他身上!”

  “你认得这东西?”老王问道。

  花白胡子说道:“我虽然没见过这东西,但却认识这杖子上的标记,鱼鸟箭纹是氐人国的图腾,传说中氐人国有一位黄金大祭祀手中就有一根权杖,能够通神问地,是氐人国的精神象征,莫不是说的就是这东西不过那也是很早以前的事了,你做考古学问这么久了,也应该明白我们两家的关系,虽然有诸多不同,但毕竟跟我是同源不过有一点很奇怪,你这兄弟我明明感受不到一丝魂魄的气息,但他却死而不僵,重若千斤,不但不腐臭,反而能香气扑鼻,我也说不准这是为什么,不过死后重如泰山的法门也不是什么奇怪之物,我也会。”

  “你也会?”

  “不错,”胡白胡子捋了捋自己那点点胡须,闭着眼睛念道:“一飘金欧,横端日月流;倒下千斤坠。”

  “一挑鬼神愁!”突然发出这么一声!

  “谁?”花白胡子和老王同时喊道,两人面面相觑,同时把目光对准了那口玉棺,挪着步子走近一瞧,棺中的查文斌还是一副睡相,这好歹让他们两人暂时松了口气,胡白胡子抢先说道:“先拿了那杖子!”

  “精通鬼道之术,我看你还没学到家!”棺中的查文斌突然睁开眼睛,张口说道,惊得老王脸色瞬间苍白,吓的花白胡子一个倒退差点就跌下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