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九十九章 挟持

  来的两人之中,其中有一人胖乎乎的,戴着副小眼镜,只是之前经肠嘻嘻的那张脸换成了阴沉沉的表情,这人不是老王是谁?

  超子自小就跟着这位考古队的王叔屁股后面混,对于这个人他是再也熟悉不过了,怎样都不会认错,但他不是一直昏迷着的吗?超子一下陷入了一片空白之中。

  “老王,是你吗?”超子冲着来人喊道。

  那人依旧不紧不慢走到赤色巨石之下,看着一脸疑问的何毅超说道:“超子,有的事情,我没法给你解释,这里也不是解释的地方如果可能的话,你马上带着卓雄兄弟下山,让他也不要再逗留在四川了,跟你一块儿回杭州吧,至于小怡然,她在三个时辰之后自然会醒来,你大可放心,这会儿上面有个人正看着她,你们走吧!”

  何毅超怎么都不敢相信这人真的就是老王,但是他的容貌,他的声音,甚至是他的打扮都的的确确是老王,这一点他是绝对不会认错的超子心头有太多的疑问,甚至不知从而问起,只能捡眼下最要紧的东西说:“文斌哥不见了,他,很有可能已经去了。”

  超子说这段话的时候,老王的脸部明显抽搐了一下,不过立马又恢复了平静:“查兄弟是我敬佩的人,不过这也许就是他的命,尘归尘土归土,故人已去,你们两个还是先下山吧回到杭州去,跟你父亲说一声,就说我已经不在了,让他多保重。”

  何毅超怎么都不会想到眼前这个熟悉的人在听闻查文斌的死讯之后会是这样一副冷静的表情,他即使再冲动,但作为侦察兵的敏锐嗅觉还依然存在,为什么老王会急着让他们走,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我叫一声王叔,我知道你这样做肯定有自己苦衷,眼下晚辈也不想在这个场合刨坑问底,但是我们得先打开这口棺材看看.”说罢,超子和卓雄就作势要搬开棺盖。

  “呯”得一声枪响传来,老王厉声喝道:“别动那东西!”,超子转身一看,老王手中已经多了一把五四式手枪,枪口还在冒着缕缕青烟,这分明就是在开枪警告了!超子难以置信的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老王会对自己鸣枪示警?这还是那个骑着自行车带着自己满大街买糖葫芦的叔叔吗?这还是那个跟自己父亲把酒言欢,通宵彻谈的老王吗?这还是那个在考古现场对自己指点照顾的领队吗?老王居然也会开枪!

  超子冷哼一声,淡淡的说道:“枪?你以为你们两个有把枪就能吓唬我和他?论考古我是不如你,不过论玩枪,即使你们手中再多上一把,我保证最后倒下的也是你们!”这倒不是他口出狂言,就一把五四式,他和卓雄绝对有把握干掉对方,在这种黑暗的地方,枪未必是最管用的。

  “你们在这搅和,死了没关系,上头可还有个姑娘在,自己好好掂量!”一直没有动作的旁边那个黑衣人终于开口了,这人的语气带着明显的一口四川腔,脸上已经花白的胡子告诉他人年纪已经不鞋只是那对锐利的眼睛很是有力。

  杀气!超子跟着这么远的距离都能从那人的身上感受到,“老王,你可知道上面那姑娘是谁?她是冷所长的女儿,是你从小就抱在怀里的抢着认干女儿的冷怡然!我不知道你究竟怎么了,但我真得没想到你竟然会以她做威胁,你还是不是那个老王!”

  “超子,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有的事情不要去纠结对与错,现在你只要带着卓雄兄弟下山,其它一切都与你们无关”老王说道。

  “与我无关?若这一切真得的是你安排的,那你就是杀文斌哥凶手!他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超子问得义正言辞,问得铿锵有力,问得老王脸颊再次抽动!

  老王一罢手说道:“你不要再说了,就算是我对不起查兄弟,那也是逼不得已,我。”

  超子是得理不饶人的那种,更何况今天他是占足了理由,不等老王继续,马上呛声:“你什么你!什么叫逼不得已,等他死了,你再出来说这些,早干嘛去了?他不过只是一个道士,只因为帮你才认识的你,如今你反过来逼不得已的让他不明不白的死在这座破山里,你安的什么心,还一口一个兄弟,你有什么资格叫他兄弟!”

  “超子!”老王吼道!“我告诉你们两个不知轻重的娃娃,再不走,我要你好看!自己抬头看看上面!”

  超子和卓雄抬头一看,冷怡然正被人提着,头朝下的悬在裂缝中!

  “老王,你敢!”超子愤怒了,彻底愤怒了,他想不到老王真的拿她来做人质。

  “手提着人,是容易酸的,要是一会儿上面那个朋友一不小心,那可就别怪我们了”旁边那个花白胡子冷冷的说道。

  从那上面跌下来,必死无疑超子不甘心的看着那口玉棺,虽然他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也不知道老王的目的,但这确实是眼下找到查文斌的唯一消,他不想放弃,但更加不可能赌老王会不会对冷怡然下杀手,起码在现在看来,老王真的不是以前那个老王了。

  “好,我们走,瞎子,拿着文斌哥的东西,我们先出去!”超子妥协了,他怕那个人真的失手,这个后果是他们现在所承担不起的。

  两人拿着查文斌的东西先后跳下赤色巨石,擦过老王的身边的时候,老王刻意的避开了超子的视线,连同那个花白胡子也背过身去,像是在故意躲着而超子的眼神里只有恨,当他们二人走到绳索下方的时候,花白胡子再次开口了:“慢着,有两件事交代一下:第一,卓雄,你下山后回紫平铺家中一趟,在你房间的抽屉里,有一封信,看完你们就会明白了第二,如果在这山里遇到一群陌生人,你们小心避让,不要起冲突,那是一群装备精良的日本人,他们可没我们这么好说话要说得都说完了,你们走吧!”

  卓雄正想答话,却被超子一把拉过,只能作罢,两人先后爬上了绳索,回到了裂缝顶端∠面果然还有一个黑衣人,这人长着一脸横肉,涅很是凶恶。

  超子看着他身边躺在地上的冷怡然,冷冷说道:“滚开!”

  横肉脸显然对这个毛头小子的出言不逊很是生气,满口黄牙的吼道:“小子,有种再说一遍!”

  “滚开!”超子一字一顿的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

  见着小子张口就喷人,横肉脸也绝对不是什么好脾气,举着铁钳一般的拳头就朝着何毅超打来,超子并不闪躲,待拳头即将到达门面的时候,身子微微一侧,一阵拳风贴着脸颊划过超子突然一个转身,抓住横肉脸的手臂,往前一带,又顺势往后一拉,好一个四两拨千斤!横肉脸失去了身体重心,一个趔趄没站稳,超子右脚飞起弹出狠狠的踹在他的屁股之上,“啪”得一声,横肉脸摔了个狗吃屎。

  “瞎子,我们走!”超子背起地上的冷怡然,不再看那横肉脸,带头便朝着前方走去,卓雄拿着余下的东西紧跟其后,消失在一片丛林之中。

  横肉脸揉着自己的屁股,半响露出笑容,自言自语道:“真是两个挺有意思的小鬼。”

  “他们会恨我们吧?”谷底的老王看着花白胡子说道。

  “恨?你以为我们不出手,他们就不会遇上望月那个怂孙子?三个高手加上七条枪,他们有几成把握带着那东西出去?”

  老王看着台阶上的斑驳血迹,心头一阵绞痛,眼角含着泪水说道:“只是害了无辜的查文斌了,兄弟不是老哥对不住你,我也没想到你会命丧于此,如果没有你,我想任何人都进不了这蕲封山半步,哎,天妒英才啊。”

  花白胡子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查文斌看样子的确是个人物,为了这个东西,已经死了太多的人,别说了,开棺吧,只有找到钥匙,才能打开那扇轮回之门如果猜得不错,这玉棺里八成就是了,查文斌已经为我们做的够多了,接下来的路就只能靠我们自己走了。”

  “动手吧!”

  两人一前一后的站在玉棺两头,缓缓抬起棺盖,一股异香随即传来,沁入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