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九十八章 玉棺

  静,死一般的寂静,只有那一片废墟仿佛还在诉说着刚才的惊天动地,第一个醒过来的人是在裂缝顶上的卓雄,连他这个在阵法之外的人都被震晕了过去。

  卓雄朝着裂缝下面喊着,叫着,没有人应答他不知道到底下面发生了什么,但一定是动魄惊心的,因为他只看见一道惊雷劈下,便晕了过去由不得他再做什么思考了,下去查探是唯一的选择。

  速降,如飞驰一般奔向谷底。

  “文斌哥!超子!”卓雄大喊道,除了一遍又一遍的回声,这儿没有一丝生气提着射灯,隔着老远卓雄便看见了那高高的赤色巨石,在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朝着那儿跑去。

  这点高度对于他的身手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双脚一蹬,两手一扣,转瞬间便爬了上去。

  洒落一地的鲜血和查文斌的七星剑以及象征着道家掌门的大蝇还有那查文斌从离身的乾坤袋,这些东西七零八落的铺满了整个台面,唯独没有查文斌本人。

  卓雄害怕了,打从自己心眼里害怕了,他意识到文斌哥肯定是出了大事,否则怎么连这些东西都放弃了,还有那一滩血,尚未凝结。

  卓雄低头一看,巨石的下方正躺着一个人,背部朝上,一动也不动人不是超子是谁?卓雄立马跃下高台,翻过超子,试探了下鼻息,还好,人还活着,只是脸色有点苍白。

  “超子,你怎么样,醒醒”卓雄扶起何毅超,抱在自己怀里,使劲的拍打着他的脸庞,一直到把超子那苍白的小脸拍出一堆红印子,那厮才有了一丁点反应,“水”超子模糊的喊道。

  卓雄那个急艾掏出随身带着的水壶,拧开盖子就把壶嘴给塞进了他嘴里恐怕是倒的太快了,超子连喝了几口便呛了出来,连咳嗽了几声过后,终于醒了过来,开眼睛看见卓雄,一把抓住他的领子问道:“文斌哥呢?他怎么样?”

  “我没看见他人,只有”卓雄别过脑袋去哽咽的小声说道。

  超子一把扯过卓雄吼道:“只有什么?你快说啊。”

  “只有一滩血和他随身的东西。”

  “在哪?”

  “在那”卓雄指着身后的赤色巨石说道。

  超子挣扎的爬起来,踉踉跄跄的走向巨石,他在跳,可是已经没有了力气,这个两米多高的巨石现在犹如一道巨大的屏障,超子没有办法逾越☆后还是卓雄,他把这位战友,自己的兄弟架在了脖子上,顶着他爬了上去。

  当超子看见眼前的景象时,再也按耐不住心情,嚎啕大哭起来,这个七尺汉子跪在了地上,他不明白通神知鬼的查文斌为何就这样烟消云散了,他是看见他站在这巨石之上施法喊咒的,他是看见他那个无敌的文笔哥天神下凡的涅的,可是眼下那滩刺眼的鲜血和不远处已成了焦炭的木船成了鲜明得对比。

  超子跳下石头,疯狂的搜寻着这里的每一寸土地,他喊着查文斌的名字,呼唤着自己的大哥,他渴望他能够听见,他多么想下一秒查文斌就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只是他不知道查文斌其实是因他而去,若是知道了,他又该如何面对自己。

  卓雄虽然不清楚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从超子接近崩溃的举动来看,他也猜到了七七八八,在他的字典里,这位乡村野道士似乎有着无尽的智慧和通天的本领,他也不相信查文斌会倒在这儿。

  当超子用尽自己的力气,终于再次倒在了赤色巨石之下,除了哭泣便没有更好的宣泄方式,就在绝望之际,唯独还算清醒的卓雄有了新发现。

  卓雄正在石台之上收拾着查文斌的“遗物”,发现有点点血迹一直延伸到了傍边那口玉石棺材,这口棺材他也是早就看见了的在这么个地方,一块大石头上突兀的出现这么个东西,想不引人瞩目都很难,只是查文斌的消失让他暂时忘却了疑问会儿看见那点点血迹的路线才引起了自己的注意。

  这口玉石棺材通体晶莹流光,虽然他不懂玉,但是从这气质上看,这东西肯定不是凡品看着这大小尺寸和一般普通棺材并无二样,卓雄便装着胆子走了过去。

  轻轻抚摸棺盖,一股清凉之意瞬间传入心中,叫人有说不出的舒服来,在那一刹那,卓雄的脑海中甚至有想趟进去睡一会儿的冲动他赶紧拍拍自己脸颊,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想法,再怎么着,这也是一口棺材,棺材那是给死人睡的,自己这是怎么了。

  这座山里,邪门古怪的东西太多了,超子心中当即判断这玩意估计也不是什么好货,便想转身离开,可想到那点点血迹,又转过头去,仔细查看了一番。

  战术射光的优点就是光线集中,穿透力强,如果有玩玉的朋友一定知道有一种顶级玉石叫做“透光照”,就是在手电筒的照射下,光线能够穿透整块石头,看清里面的东西,这会儿也看见了,射灯把这玉棺照得通体发出柔和的温色光芒,更神奇的是,这光芒像是在游动着的,围绕着整具棺材不停的运转,煞是好看。

  隐约中,馆内有一具人形黑影的轮廓显现出来棺材里有人不奇怪,这本来就是给死人睡的吗,不过那血迹。

  “超子!你马上给我上来,有情况!”卓雄扭头朝着下面喊道。

  何毅超现在已是万念俱灰,听到有发现,就像是落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擦了一把哭花的小脸便立即往上一跳,卓雄在上面拉着他的手,几下就给拽了上来。

  超子欣喜的问:“你找到他了?”

  “你看那口棺材!”

  “我是问你找到他了?”

  “不是,你先别急,你看着地上有点点血迹,最后是滴到那口棺材边上,我刚才透过棺体,看见里面有人”卓雄耐心的说道。

  超子也看见了卓雄所说那血迹,确实如他所说,刚才自己怎么就没发现呢“你是想说文斌哥在里面?”

  超子可不敢保证查文斌躺在里面,只说到:“你不觉得这棺材有些奇怪吗?照你的说法,文斌哥是在这儿施法的,身边还放着一口玉棺,难道是他知道自己会死,特意给自己准备的?”

  “瞎子,别给老子胡扯,文斌哥怎么会死,那么高的瀑布上跌下去都完好无损!不过,这棺材确实够邪门的,你说我们要不要先打开看看。”

  “我看行,只是他不在,我们两个开棺会不会有问题。”

  “你怕个球,我在外地挖过的棺材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还是头一次见着玉做的棺材东西绝不是什么凡品,古往今来用特殊材料做棺材得要么是王族,要么就是歪门邪道!文斌哥的家伙事不都在这儿,你拿着宝剑,我拿着大蝇要一会儿正蹦跶出来个什么,咱一股脑的全给他砸下去!”超子说着就拾起地上的大蝇走了过去,卓雄知道自己辩不过这位战友,只好也跟着上。

  要说开棺这种事,对于超子来说还真是家常便饭,对于活跃在野外考古的他来说,这只是一项工作而已,只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带着考古的心态接过卓雄的射灯,他确实看见里面若影若现的那个“人”,既然有东西,开出来看看便知。

  超子绕着这玉棺走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榫头之类的东西,看样子这棺盖就是凭空架上去的,不过做工确实是相当精美,以他的角度,这东西绝对是国宝!棺盖和棺身之间的缝隙紧密得连匕首都插不进,两人商量了一番,决定一人抬一头,直接拎起来试试。

  两人正欲动手,突然暗黑中有一个声音喊道:“慢!别动那东西!”

  咦,这儿怎么还会有人,超子和卓雄立马放下手头的活,抬头一看,登山索的下方两个穿着黑衣的男人正慢步朝着这边走来。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卓雄喝道。

  那两人并不理睬,依旧慢腾腾的走着,待超子看清那两人时,手中的匕首啪嗒一声掉到了地上,喃喃喊道:“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