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九十五章 跌落

  就在这谷底的气氛即将到达诡异的阿辉,外面又发生了什么呢?

  望月一木那波人自从被这突如其来的地震摇晃的七零八落之后,发现蜿蜒曲折的河流也已经走到了尽头,穿过一片乱石堆之后,他们也已经走出了右边的河道,幸运的是任何怪异的东西都没遇上,这也让望月对卓老汉的态度有所好转。

  周边竟是些合腰围般粗细的大树,漫天的藤萝把这些树木连接在了一起,各种叫不上名的奇花异草随处可见,除了脚下泥泞不堪的道路比较难受之外,最让他们纠结的不过是蚊虫的袭击。

  这儿的蚊子个头远小于外界,黄黄的身子,尖尖的屁股,却异响凶猛见有人在此活动,一下子就涌上一大群,没一会儿四人就被叮的浑身是包。、老汉那粗皮糙肉倒还好,只是可怜那对姐妹,本就有伤在身,哪还有力气驱赶蚊虫。

  纵使三柄神兵在手,可打蚊子用不上艾望月一木明白要再不快点走出这片林子,迟早也得让这波蚊子给吸成人干,一边用袖子舞着,一边喊道:“我们得快点冲出去!”

  这森林的地面并不平坦,厚厚得一层落叶早已,脚踩上去软绵绵的很是无力由着卓老汉在前乱窜带路,望月一木搀着桃井姐妹在后。

  林子很茂密,遮天的树枝让光线都透不进来,这也让他们失去了方向的辨别,眼下只能像没头苍蝇那样到处乱窜,事实告诉我们,这种行为是非常危险的。

  被蚊子叮咬的实在难受的卓玉贵,只顾舞动双手狂奔,哪里还有心去看脚下的路,只依稀看见前方没有障碍物,便大步就冲四人距离前后相隔不过半米,等到望月一木觉得脚下一空的时候,便已经来不及了。

  这儿原来应该有一个垂直向下的洞穴,只因洞口被些枯枝树叶所掩盖,跟周围那些并没有任何区别,四个人先后踏上便和中了陷阱的野兽一般,只听见桃井千雪喊了一声“啊”,这波人便消失在了地面之上。

  背气,这是通城高空跌落后人醒来的第一个反应,接着便是痛。老汉觉得自己这把老骨头现在都要散架了,不过好在这洞穴下方也铺着厚厚一层树叶,起了缓冲作用力,几人大口的喘着气,先后坐了起来,望月一木的脸都成了猪肝色,举起绞就向卓老汉砸去老汉见要被打,随手从地上抓起一东西放在身前一拦,准备抵挡。

  望月一木绞已经抡在半空,现在却退下来,双眼盯着卓老汉手上那个东西,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看样子这应该是一只布包。

  “给我!”望月一木一把抢过卓老汉手上那包,脸上的表情逐渐开始扭曲起来,颤抖的双手告诉他们应该是有什么重大发现。

  “家主,发生什么事了?”千雪经过这么一摔,内伤怕是更加严重了,苍白的脸毫无血色,但作为望月家的护卫,她不得不随时待命为家主分忧。

  “你们看,这是什么?”望月一木拿起布包,指着包右下角的一个金色花纹问道。

  这是一枚菊花!或许对于卓老汉来讲,这枚菊花不过是秀在包上好看的装饰,但是对于望月一木来讲,这里面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因为这枚菊花印是一朵‘十六瓣八重表菊纹’!它可是大有来头,这枚图案原形是幕府时期的萨摩藩的菊纹家徽,在八世纪末,日本将都城移至平安京(现在的京都)开始了在日本历史上具有转折意义的平安时代在平安朝初年,皇室乃至公卿贵族和文人墨客都大力推崇菊花之美中国每年的九月初九重阳节在日本又称菊节在这一天,皇太子率诸公卿臣僚到紫宸殿拜谒天皇,君臣共赏金菊共饮菊酒月,天皇再设残菊宴,邀群臣为菊花践行也许日本皇族族徽上的菊花便是此时镌刻上去的。

  所以,这枚花瓣乃是日本皇室的家徽,也正是因此,日本的皇室亦被称为为“菊花王朝”!

  “你在哪里得到的这个包!”望月一木指着卓老汉吼道。

  老汉眼见逃过一劫,心中暗自庆幸,忙说道:“就在刚才胡乱在身后抓的,不知这包。”

  望月一木一个纵身跃过,像拎小鸡一般提起卓老汉,给扔到了一旁;“你给我起开!”老汉不明白为何,只见望月跟疯狗一样扒拉着那堆枯树枝,结果还真让他给扒拉出了点东西来。

  三柄武士刀分别插在三具白骨腹部的位置,这三人依偎在了一起,面朝东方跪下,武士刀刀柄上的菊花纹戳得望月心里隐隐作痛,不用说他已经知道自己遇见什么了当年祖父进山一行一共四人,最后只留下祖父一人受伤逃出,另外三人的下路,也没听他再提起过,想必是已经遇难不想今日竟然在此地相遇。

  看着这些帝国先辈,望月一木第一个跪下,之后便是桃井姐妹,三人恭敬的朝着先人磕头,然后用日语叽里呱啦的念了一通,想必是悼念的意思么一阵子弄完之后,望月叫道:“卓先生,你负责把这三位帝国英雄埋葬起来,要有半点闪失,我要你小命!”

  卓老汉听说要自己埋死人,心中就咒骂道:你们这些小日本,跑到中国来捣乱,死在这里也是活该!

  不过虽然心中一万个不愿意,但是面对明晃晃的钢刀和望月那随时要杀人的臭脾气,他也只能照办,好在这儿枯枝烂叶得很厚实,就地用手扒拉出了一个大坑,又小心的把尸骨给搬了进去,就地掩埋了起来。

  “这些剑呢?”卓老汉问道。

  “你不准碰,这是日本皇室的东西,你这个低劣的中国猪,怎么可以拿,给我放到一边!”

  不拿就不拿么,还那么凶!老汉这是造了什么孽遇上这群日本人,早知今日,当年就不该带他们进村想着这些,卓老汉看着离地足足有二十几米高的出口,这怎样才能出去?四周的石壁都是结满了苔藓,光溜溜的,想爬上去肯定比登天还难,要不然这群日本人也应该不会死在这儿了,难道自己一把老骨头了到头来给他们陪葬?

  望月在那包里找到一些东西,有一个尚未被打开罐头,一本笔记本,还有一个指南针以及一张严重泛黄的照片≌片上有四个中年男人,看背景应该是在富士山下拍的其中一人跟他长的有几分相似,望月一眼就认出那人便是自己的祖父了。

  这群人应该都是家族里最顶尖的好手,才会一起参加这次行动,只是不明白为何祖父回去后一直闭口不提这次行动的遭遇,只是让他们学习中国道法←月一木小心的把那张照片放进口袋里,这个他打算带回国去给亲人看看。

  至于那三柄剑,望月拿起分别插在了枯枝上,就当是给立了墓碑,心想将来有机会一定再来带走先人的遗骨不过想归想,现实总是很残酷,他也注意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试着去攀爬那石壁,发现根本没有着力点!

  望月一木这才明白为何包里还剩下一罐罐头没有起开,定是这些前辈发觉无路可走了,也无心再吃,人在绝望中死亡是唯一的解脱,他们也不列外,就是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也从上面跌落的,那当年的祖父呢?他是怎样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