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九十四章 结阵

  忽然,这空无的废墟之中,阴风大起,招魂幡随即扬起,不断抖动着的幡身“呼呼”作响╠ ╣风大的让超子睁不开眼睛,沙石迷住了视线,模糊中他看见查文斌手持长剑傲然立于巨石之巅,迎风摆动的衣角衬托着那伟岸的身躯,真有如天神一般!

  查文斌举皆右起,在身前对着那木船缓缓划破虚空,至左边而下,形成一个虚圆◇手食指放入嘴中,狠命一咬,鲜血便滴了出来,进而在那圆中以一条“S”线将圆分成了八卦的涅。

  招魂幡反而风力大盛,抖动得越发厉害,超子几乎都要站立不住自己的身形,可此刻查文斌周边却无一丝风劲,想必是那圆起了护身的作用。

  乘此间隙,他迅速从包里拿出一根蜡烛和一小香炉,分别放在身体的两侧,以火折子点燃蜡烛后再点高香,两者同时一一燃起。

  查文斌屹立不动,举剑向天,高声喊道:“以灯为魂,以香为魄;香灯不熄,直应天罡!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轰”,一时间,那小小的蜡烛燃起的火光竟似光芒万丈,那高香一柱也似强风吹起,青烟徐徐,一时间把查文斌像是影藏了起来,可他实际上这会儿可停不了⌒未交手,查文斌已经知道今天遇到了得是此生最强劲的对手,心中已是气血翻涌,只凭着一股正气还能勉强支撑。

  憋住那口气后,不等前方有任何变化,查文斌踏出左脚一步,嘴中喊道:“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急急如律令!”说罢手中符纸一扬,恰好落在巾第一颗星的位置之上,左手举起大蝇厉声喝道:“北斗第一,阳明贪狼星君!现身静心,保我安宁!起!”巾之上那枚符纸果真就站立了起来。

  容不得酮,查文斌右脚再跨第二步,巾平上,嘴中喊道:“丹朱口神,吐秽除氛∴神正伦,通命养神罗千齿神,却邪卫真喉神虎贲,炁神引津.心神丹元,令我通真思神炼液,道气常存,急急如律令!”又是一张符纸落下,盖在了七星剑的第二颗星上,大印照旧,喝道:“北斗第二,阴精巨门星君!现身净口,保我真言!起!”第二枚符纸再次站起!

  两步过后,连超子都感觉到了风力有所减鞋终于能够再次睁开眼睛,看着查文斌的样子,心知他在做法,却又帮不得什么忙,见那白幡鬼气森森,就估摸着要不要一把火把它给烧了,于是便猫着腰艰难的向前走去。

  查文斌可完全顾不上超子了,两步过后,左脚往回一收,再踏一步,是为天玑宝剑也跟随往身前一拉,嘴中喊道:“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龙白虎,对仗纷缁朱雀玄武,侍卫我真,急急如律令!”第三章符纸落下,紧贴宝剑,纹丝不动,周边依稀可见四象灵兽的幻影,虽未虚构,但也另他气势大涨§中再次念叨:“北斗第三,真人禄存星君!现身净身,去我尘土!起!”第三枚符纸站立起来。

  右脚再次跟上,步位天权,口中念道:“元始安镇,普告万灵岳渎真官,土地祗灵◇社右稷,不得妄惊回向正道,内外澄清各安方位,备守坛庭太上有命,搜捕邪精护法神王,保卫诵经皈依大道,元亨利贞急急如律令!”如法炮制的第四枚符纸贴剑而上,之后便是:“北斗第四,玄冥文曲星君!现身安土!起!”第四枚符纸站立。

  左脚第五步,踏玉衡,咒语念道:“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宝符命,普告九天;乾罗达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度人万千中山神咒,元始玉文,持诵一遍,却病延年;按行五岳,八海知闻;魔王束手,侍卫我轩;凶秽消散,道炁常存急急如律令!”这咒便是净天地神咒,当年查文斌大战将军庙就一此咒化去满堂血腥,当下再念,风声已经就要停止,连那招魂幡也摆动不了可他嘴中还未酮:“北斗第五,元廉贞星君!现身净天!起!”呼啦第五张符咒豁然立起。

  眼下整柄七星剑,还剩余两星未立,招魂幡就已经完全停止了摇晃,这可让何毅超大喜,他可是侦察兵出身,右手此刻已反握匕首,几个箭步便要窜到,无奈查文斌现在无暇分身,立阵要紧,也没看见超子的动作,只是全心施法。

  这等大阵,需用心血所祭,也让他必须得一心一意,不如一旦分心便功亏一篑,到头来落得个神魔反噬,则极有性命之忧!

  查文斌乘胜追击,第六步,踩开阳位,咒语一念:“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之不见,听之不闻包罗天地,养育群生≤持万遍,身有光明三界侍卫,五帝司迎◎神朝礼,役使雷霆鬼妖丧胆,精怪忘形内有霹雳,雷神隐名洞慧交彻,五炁腾腾金光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律令!”

  咒语刚落,外面“轰隆”一声雷鸣,正在洞上的卓雄也给吓了一跳,蕲封山上“咔嚓”一道闪电落下,不知多少树木瞬间成了焦炭,此咒威力远超当年的御雷咒,若无宝物护体,只怕查文斌已经被胸口那股已经翻腾到了嗓子眼的血气击倒,咬着牙齿,硬生生就把那口血给咽了下去,不做调整,第六道符纸已经扬起,“北斗第六,北极武曲星君!赐我金光!起!”

  还剩下这最后一颗星了,只要再盖上这枚,大阵即将完成,任它什么妖魔鬼怪,今日都难逃天网!

  第七步踏出!重踏神位摇光,金口大开,一字一句顿顿而出:“道由心学,心假香传香爇玉炉,心存帝前℃灵下盼仙旆临轩☆臣关告迳达九天急急如律令!”七星剑巾“铛”得一声响起,平起竖立直冲头顶,第七枚符纸缓缓而落,不等它贴上,查文斌已经率先喊起:“北斗第七!天关破军星君!赐我神力,破!”

  “轰”得一声,七道符纸一齐燃气,把那七星宝秸的遍体通红,查文斌屏住呼吸,眼中布满了血丝,额头青筋杠起,脖子已经鼓得比脑袋还要粗了!

  此刻他的眼中只有那招魂幡,巾一挑,纵身跃下高台,身后的香烛烧的越发明亮,直刺那白幡!

  忽见眼前有一人影手持匕首高高跃起,查文斌当即大惊失色,正欲喊停,无奈口中已经尽数是血,一时心急,“噗”得一口喷出,已经来不及了!

  何毅超那小子匕首已经刺到,这削铁如泥的匕首刺到软绵绵的白幡之上竟像是牛入泥潭,比说划破,似乎连力都没用上,也不知是用力过猛还是被白幡所裹着,超子一个趔趄就栽进了船篷之中。

  随之,已经停止一阵的阴风再次大起,招魂幡“呼”得一下扬上了天!查文斌全凭一口真气结下大阵,正要破敌,半道杀出那小子,刚吐一口鲜血,这会儿自己气势竟是下去了大半,隐约之下就要支撑不住自己的身子。

  就在他打算再起的时候,船篷之中坐起一个人来,背对着查文斌,看那背影,不是何毅超是谁?查文斌正想吩咐他走开,“超子”慢慢转过身来,一张黄金面具赫然立于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