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九十三章 危险来临

  人在暗处呆久了,视力就会自然增强,但是猛地见到自然光难免会刺眼,只是这会儿的亮光不亚于已经饿了三天,突然有人在你面前放了一盘红烧肉。

  查文斌自从下了古井,就一直在找寻出路,此刻硬是给蹦跶出一个口子来,那种激动是难以言喻的,情不自禁的暂时忘记了周边的一切喊出了那一声。

  这一声喊,让被地震惊醒的超子和卓雄也听得真真切切,这声音是来自于裂缝下方〗人对视一眼,超子不可思议得问道:“是文斌哥?”卓雄不住的点得脑袋,或许是太激动了,嘴中只剩下“嗯嗯嗯”的声音。

  超子瞪大着眼睛,抓住卓雄的肩膀,使劲摇晃,喊道:“真是文斌哥?他在下面?”

  “是他,是文斌哥的声音!他还活着!”卓雄也是激动万分,率先朝着裂缝里大声喊道:“文斌哥!”

  正抬头看着光线的查文斌忽然觉得有人在喊他,便四周环顾了一下,周围除了三足蟾没别得人艾可那声音的确是在喊自己的名字,很挺耳熟。

  “文斌哥!是你在下面吗?”这是超子的声音!查文斌这会儿可是听清楚了,何毅超这小子在喊自己,难道他们在顶上?查文斌大喜,用双手罩着嘴巴做扩音状:“超子,是你们吗?”

  这下,上面两人可乐坏了,没错,确实是查文斌!原本超子都以为他即使没摔死也早已经淹死了,情绪受到强烈打击的他马上就回过神来了,恨不得立即就跳下去,喊道:“是我们!马上就下来找你!”说罢,立刻翻出那一捆登山索,在旁边找了棵大树给系上了,绳子的那一头就给丢到了裂缝里。

  查文斌只见那裂缝中有一条长绳从天而降,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人在落单的时候格外想念集体,这下可好了,三兄弟又能一起并肩作战了只顾着这一抹喜悦的查文斌丝毫没有发觉身边的变化,眼睛紧盯着缝隙那儿。

  因为上次古井的教训,超子和卓雄决定这次只下去一人,这人选问题,几乎没有商量的余地,何毅超当仁不让的要下去找他的文斌哥倒不是说卓雄不愿意下去,其实他也很想,只是他心中明白查文斌对于何毅超的重要性,便不再争辩。

  背着一些紧急用品的超子一把抓过登山索,“哧溜”一声便从那刚好容纳一人的裂缝中挤了进去,下方的查文斌隐约看见一个人影,便认出是那小子,喊道:“超子,你慢些!”

  这时,身边的三足蟾突然叫道:“咕呱!”,这伙计没事是不会叫的,查文斌转身一看,我的天,这哪里还是刚才那副地下湖泊的样子,不远处的地上也同样裂开一道宽约数米的缝隙,更让他惊奇的是,一条石阶顺着那裂缝延展下去。

  而此刻自己所占的位置正是那石阶的入口,自己得身边不知何时立起了两根巨大的青铜柱,从之前在水底看见的那个出水口钻出来一根,另外一根在自己的另一边,看那位置就像是隐约看见的那个进入口。

  每根柱子上都各自拴着一条硕大的青铜链,链子的那一端从台阶的两侧没入,也看不清到底通道哪里,更让他惊奇的是现在那两根柱子就是是两台电动机一般,不停的打着转,台阶中的链子也不停地再往回收,向是在往这儿拉扯着什么。

  台阶之中也隐约传来阵阵轰鸣声,那声音越来越大,很像是什么东西卷着水流从里面走出,冲着地面呼啸而来,意识到情况不妙的查文斌连忙向下垂的超子喊道:“别下了,赶紧给我上去!”

  超子是听到他的喊叫的,那头顶的裂缝离地面也不过就七八十米,这会儿他都已经马上要到底了,索性装作没听见,他知道查文斌每一次的警告都是意味着危险已经错过一次了,超子不想再错过第二次,能和查文斌共同面对危险是他弥补上一次遗憾的唯一方式,加快了下滑的速度,折间已经落了地,顺着查文斌的光亮跑了过去。

  一边跑超子一边喊道:“文斌哥,可终于见着你了”他只看见不远处的查文斌使劲的冲着他摇手,还以为是在跟自己打招呼呢,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查文斌看着那小子,又看着前方的台阶,那股轰隆声越来越大,终于在超子离他只有五米远的时候,“轰”的一声,一股清水喷涌而出,不只是这些,一条通体雪白的木船迎着水花冲天而起,直直的向前滑翔,冲着查文斌的所站的位置飞来。

  “咔!”得一声,那两根青铜柱终于停止了转动,白色得木船也跟失去了动力一般,终于在离着那块赤色巨石不到一公分的位置骤然同就这样放在了查文斌的跟前。

  若是这会儿望月一木在,肯定得吓得尿裤子,这玩意他可是认得,也吃够了苦头,没错正是他们在右边河道里见到那艘“雪柏”船,而且顶上的船篷还是那样开着的,并未合拢。

  查文斌站得高,所以也看得清,不用和他们那样走近,这会儿他便已经瞅见了,那张脸跟他在梦里所见的一模一样,一张带着黄金面具的人正躺在其中!

  只是这一次,跟望月他们所见还不一样,船上多了一样东西,什么呢?一面帆!说是帆,也不是帆,因为没有人会把船的帆做成那样。

  这张帆通体白色,像是用丝绸所织,并剪拼成一个直径五十公分长约一米五的长条形,而这个长条形的帆上,上端镶一块三角形黑布头,下边镶上五指状黑穗,中幅下边镶锯齿状黑穗,最下方还挂着白色的流苏帆体上画着几个符号,那符号是文字,他认得,正是将军庙上所见的,也在青铜棺上见过,它们都是属于同一种。

  不光认得这字符的出处,这帆的出处他更加认得!说是帆,与其不如说是“幡”!这玩意,他自己兜里就有好多个,只不过体型小了很多,是平时用来引魂招鬼的,也叫做“招魂幡”!不是死人出殡,是绝对不会采用这种形状的大幡的,这艘木船竖着“招魂幡”突然出现,决然不会有什么好事!

  连一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三足蟾此刻都相当不安,嘴中不停地“咕呱咕呱”叫着,显然它是知道这东西的厉害,查文斌正欲去摸它的鼻子,想让他安静下来。

  木船背后一个巨大的黑色身影缓缓升起,一对铜铃大小的眼睛正盯着查文斌超子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呆了,文斌哥在这下面到底是在闹哪样艾怎么这么个玩意也被整出来了,木船是什么他不认得,可那个黑影他超子绝对不会忘记,正是那条追逐三足蟾的蕲蛇∞蛇的尸体是超子亲眼所见,没想到这儿还遇上了,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首!

  蕲蛇已经做好了攻击姿态,上半身完全弓成了“S”形,不吐着蛇芯子的大嘴已经微微张启,查文斌一看那菱形图案,也明白是那东西,还没等他来得及跳下石头,蕲蛇已经动了,向箭一般朝着他射了过去,不,应该说是飞了过去!蕲蛇凌空跃起,直扑查文斌!

  眼看着就要到达门面,查文斌甚至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这种距离想要逃脱蕲蛇的攻击简直是天方夜谭。

  忽然,之间那蕲蛇脑袋一偏,擦着查文斌的肩膀飞了过去,他能闻到那股风声中所夹杂着的腥臭当意识到蕲蛇的目标不是自己的时候,转身一看,三足蟾也不见了。

  “文斌哥,快看,在那!”超子大叫道。

  查文斌顺着超子的声音,只见台阶口得位置,一只金黄色的蛤蟆正对着自己。

  蕲蛇一击扑空,立马调转身子,冲着三足蟾呼啸而去,地上的沙石被它打的吧啦作响。

  “伙计,小心,快跑!”查文斌大喊道,“咕呱!”这是三足蟾给他最后的回应,猛地向台阶下方那黑漆漆的入口里一跳,紧接着“扑通”一声,像是入了水,后面的蕲蛇也跟着追了进去,只留下他们兄弟二人跟那艘挂着“招魂幡”的雪柏船还留在原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