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九十一章 探底

  手中那个轮形器物,中间一个实心的小圆,由五道青铜柱跟外面的大圆链接,这个东西正是他从古井下那第十口棺材里发现的,也是那个活死人唯一带在身边的陪葬品。

  原本查文斌指望把他带出去给老王研究,所以就一直搁在了自己袋子里,在查文斌的眼中这块不寻常的东西应该是代表太阳,所以就叫它太阳轮在那口棺材里它象征着太阳,也就是天界,正是依靠它再成就了那个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超级大阵最后一环:天界。

  而此刻,他脑海中关于这片地下湖的平面图,却实实在在得告诉他,这里正是另外一个被放到了好多倍的太阳轮。

  五道由动物白骨堆彻起来的路就是这块圆盘上的五道青铜杆,按照之前的判断,这应该是象征着太阳的光芒,均匀的把这片湖分成了五个等份而中间那块出温泉的地方就是手中这块圆盘的实心小圆,外面这一圈就是圆盘最外围的圆。

  这两者之间的差距不过是大小和材质一个选用了青铜所铸,一个是利用了天然水域单从造型上来讲,两者如出一辙要说这青铜太阳轮因为体积鞋分成五个等份的圆还相对简单,但是这里可是十足的水域,硬是被人用五堆白骨给分成了五份,在没有航拍和测量仪器的古代,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骑在三足蟾的背上,查文斌第一次仔细的研究起手中这块不起眼的青铜器物单纯从做工上来讲,如果刨开那如精确计算过一般的面积划分,甚至比不上那些青铜棺来得精美从材质上看,这也不过是一件普通的青铜物件,拿在手中沉甸甸的。

  反复观察之后,除了实心圆盘上有一处小小的凹陷之外,没有一丝花纹或者铭文的记载,也正是这个小小的凹陷,让他再次提高了兴趣。

  如果说这个凹陷代表着脚下的温泉出水口呢?查文斌不再多想,拍了拍三足蟾的鼻尖,一个翻身,落入了水中。

  这儿的水比他想象中要深一些,几次都没探到底部,只好扶着三足蟾的身子,在那踩着水。

  射灯的光线,也没有穿透整个水底,因为又向上泛着水花,看也看不清,看来自己对这片水域刚才的理解还有些偏差四周向中间靠拢的确是越来越浅,但随着骨头没了,水又突然加深起来,看来这下面至少在前段时间以前出水量都不会小到哪里去,才会形成这样的水底地貌。

  试着把身上的东西都放到了一起,又系了系乾坤袋的扎口,确保不会偏离之后,查文斌深吸了一口气,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水里因为这儿水流是从下往上,加上人本身又有浮力,每次下潜不到两米,就再也不能继续,越往下就觉得浮力越大,反复尝试了几次,累得筋痞粳只好作罢。

  看了看四周,除了那一堆堆骨头之外都是些细小的鹅卵石,连块压重的大石头都没,对于自己心中圆盘中间那个凹陷的判断,查文斌总觉得不去看一眼的话会有些遗憾↓扶着三足蟾喘气的它,忽然想到,这家伙精通水性,不知道它能不能带着自己下去游到三足蟾的跟前,查文斌轻轻抚着它的鼻子讨好的说道:“伙计,能不能带着我潜到水底试试?”

  没等他有所准备,三足蟾身子一沉,大半个身体已经没入了水中,查文斌见机一个翻身,死死的薄了它的脖子三足蟾那强壮有力的大腿一蹬,瞬间就把两边的水分开,持续向下潜去。

  一开始,因为那些水中的杂质和气泡,查文斌连眼睛都睁不开,只是觉得周边的水温再逐渐上身,浮力也越来越大,不得不抓紧了三足蟾才得以继续等到他觉得耳朵里开始有了嗡嗡声,那意味着这里的深度已经达到了人在无保护状态下能承受的最大值,便再次尝试着睁开眼睛。

  借着射灯的光线,他们貌似已经到了水底,暖烘烘的皮肤告诉他这里的温度起码在三十度上下也不知是他们停止了动作还是这儿的水质更好,他已经能看清三米范围内大致东西。

  三足蟾的眼睛在水底一样泛着绿光,也正是这一丝光线让他有了暂时的安全感,放眼看下,脚下似乎是一块比较平坦的地儿,从水中那汩汩向上窜的热浪来看,那个出水孔似乎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大,便四下搜寻起来。

  离着三足蟾不过一米远的地上,有几块光滑的黑色物体,出水孔应该就是在那了,他催动着三足蟾往那边挪挪位置,可是连续几次都这蛤蟆都没有动,水底下没法用语言沟通,查文斌只能尽力的用手摸了摸了它的鼻子,再指前方一米远的位置三足蟾像是不怎么情愿的,终于向前走去,不过随之因为这一动,水里的环境也起了变化各种水底的尘埃被带起,让他一时陷入了模糊。

  水下越是深,氧气的消耗量就越是大,现在下水已经差不多有两分钟时间了,他觉得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只好两腿一夹那蛤蟆的肚子,三足蟾这下倒是挺配合的,用力一瞪,便朝着水面浮去。

  临走前,借着这一次机会,查文斌终于看清,这水底之下,赫然躺着一张八卦图,分别用黑白两种颜色石头构成了阴阳两条鱼,他那看见的那个位置正有一个脸盆大小的出水孔,而模糊的视线中,好像刚才蛤蟆汪的位置也还有另外一个孔。

  未来得及观察,三足蟾已经带着他脱离了水底,浮出了水面,大口吸着新鲜的口气,查文斌好一阵子才缓过神来,在他的脑海中,似乎后来那个孔和最先看见的那个孔之见还放着一个条形的东西,具体是什么,已经看不清。

  饥饿和体力的严重缺失是现在遇到的最大难题,经过这么一折腾,仍是他查文斌有再好的精力也去了七分,在三足蟾的背上趴了好一阵子才勉强有些恢复脑海中那副八卦图显得十分工整,阴阳两界区分的无可挑剔他对自己说再去看一次,最后一次,不管结果如何,都马上找其他出路。

  贴着三足蟾的脑袋,查文斌轻轻说道:“伙计,我们在下去一次,你就带我去刚才上来的那个点行吗?”

  “咕呱”,三足蟾一个下潜,这一次比之前那次速度更快,等感觉已经到底了之后,查文斌再次搜寻起来。

  果然,在他的身边,有一个长方体的东西被放在那儿,论大小和涅,倒还真得挺像一口棺材,只是看着材质有点像石头,不过更让他兴奋的是双手胡乱的一通摸索之下,他在那个长条石头背上摸到了一个凹陷,而这个凹陷让他有了一股自然的反应,更或者说是不由自主的反应。

  水下的查文斌,从乾坤袋中再次拿出了那块太阳轮,没有任何先兆,没有任何比划,他把手中的太阳轮朝着那个凹陷放了下去。

  离着凹陷还有几公分的距离,太阳轮放佛被那石头之上的凹陷吸住了一般,“嗖”得一声从查文斌的手中脱离,死死得朝着凹陷贴了下去,“啪”得一声,青铜轮放佛是一块磁石一般和凹陷处连接在了一起,两者吻合的天衣无缝,整个长石像是终于恢复了本来的面貌!

  等到手中的青铜轮脱手,查文斌才如梦初醒,正准备伸手去抓,却感觉青铜轮已经被牢牢地固定在长石之上,而等待他的变化远不只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