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九十章 地下湖

  这条通道,蜿蜒曲折,宽不过两米,高有三米,虽然一路上不乏人工开凿铺平的痕迹,但不知是年久失修还是经常有地下水冲刷,不少地方都已经乱石遍布查文斌倒是还好走,只是苦了三足蟾,若不是这家伙皮糙肉厚,恐怕早就被划得遍体鳞伤。

  查文斌不得不经常下来等它,或者是帮忙移动一些碎石,这进程比起之前是要慢上好多了,加上双脚一直泡在水中,小腿渐渐有些麻木,可现在必须咬牙坚持往里走从地势上看,他们是一直在往上的,射灯所能提供的电源再一次变得昏暗起来,告诉他能坚持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拍拍袋子里还剩下的两组电池,查文斌估摸着要再走一段路还没到底,只能索性回头了。

  这一路,类似前面的那种青铜树,又陆续发现了五个,每棵树下或多或少都有些尸骨残含这会儿已经走了三里多路还没见有新的树出现查文斌想既然是祭祀场地,那么收取鲜血的位置应该离祭台不远了,否则这盆血拿过去都得凝固了,这可是血祭里面对神灵的大不敬鬼怪的事这一路倒是没有什么发现,除了自己的脚步的回声,便无其它了。

  他也尽量挑选从一些露出水面的乱石上过,这样可以节省不少体力,低温下赶路对于人体热能的消耗是巨大的,在这个通道里除了偶尔有一两只小娃娃鱼路过,便是一种没有眼睛的小鱼查文斌想若真是饿的受不了,也只能抓些小鱼垫垫饥了,在这荒郊野外可没那么多讲究,他现在的主要目的就是活下去,安全得走出这片区域,然后跟超子汇合,带着老王他们上医院

  又陆续走了段路,耳中听到一阵阵水流的声音传来,查文斌不觉得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在穿过几堆乱石之后,终于再次见到了一个巨型地下湖泊。

  乘着休息的时间,准备组电池,卸下旧的也没舍得扔,只是放进了包里,还未等新电池上进去,只听见“扑通”一声〕上有水花溅起匆忙重新打开射灯,仔细一照,身边那个伙计三足蟾这会儿不见了。

  正抬头仔细寻找呢,水中一道波纹划过,一个黄色的身形“呼”得浮了起来,好家伙,这不是三足蟾是谁,感情是好久没下水了,看见这么大一湖泊,能不兴奋得下水吗?在湖里划拉了几下,有朝着岸边游了过来,查文斌正欲拍拍它的鼻尖,却低头看见了最不想看的一幕:一块块骨头细细得铺满了整个水底形成了一条路,互相重叠着向远处蔓延开去,视线所见范围内都是白晃晃的一片,这和古井之下的白骨寒潭如出一辙。

  查文斌蹲下细看,和前面那个水潭又略有不同的是,这里得骨头要大的多,也粗的多,基本都是动物的,特别是那些羊角和牛角十分明显,因为水面不是纯粹静止的,所以他一时也分不清这儿到底有多少种动物。

  虽然能够确定这不是人的,但也看着十分扎眼,联想到外面那些取血用得青铜树,查文斌猜想这儿差不多就是那个祭台了看来这些动物多半是当年拿来祭祀神灵的贡品,看着这累累白骨,可以想象出当年这儿祭祀的场面是多么大的浩大。

  三足蟾跳出水面,蹲在查文斌的身边,被水重新湿润过的身体又恢复了之前的精气神,一对眼睛也更加明亮惹得查文斌说道:“伙计,让我进来就为了带你来洗澡?”

  蛤蟆明显对他这种小人思想不屑一顾,“咕呱”一声叫,纵身再次跃入水中,把查文斌浑身又浇了个透心凉它在水中再次钻出的时候,只是隔着查文斌静静的浮在水面,见查文斌半响没动静,那蛤蟆朝前方游了一小段,再次游了回了他身边,还转了一个圈。

  虽然查文斌不懂蛤蟆语,不过这一路上还是配合出了一点默契,看着三足蟾这副举动,查文斌问道:“伙计,你该不会是让我坐到你背上来吧?”

  三足蟾后腿在水中一蹬,叫道:“咕呱。”

  查文斌额头冷汗连连,骑着水牛在河中戏耍的他见过,这骑着蛤蟆。

  反正这儿也没人,大不了就试试,万一它真的是来背自己的呢?就算不是,就权当洗了个澡了,瞅准了三足蟾半天没动静,查文斌往下一跳,恰好就跳到了他的脖子上三足蟾的身板那是相当的结实,不过就是有点滑不溜揪的,幸好反应快,一把死死抱住他的脖子才没让自己掉下去。

  等到他挣扎着几次过后,终于能勉强坐稳,三足蟾三腿一蹬,果真就载着他缓缓向湖中心划去越往中间去,水的深度反而越来越浅,这倒是完全出乎了查文斌的预料,一般的湖泊因为水流的关系,中间永远是最深的,这里可倒好,这最浅的地方查文斌估摸着也就齐他的脖子。

  终于,他们到了看似中间的地方,这个中心位置有一点很奇怪的是不再有骨头,查文斌四下环顾看了看,总计有五条这样的骨头通道从这儿向五个方向分开延展出去其中有一条就是通向他们来的位置,剩余的四条应该也是到了各自的边缘。

  这五条骨头通道不约而同和最中间保持着五米左右的距离,使得这儿空出一片小小的圆形水域来。

  有一点让查文斌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儿的水源头在哪?因为这四周都没有看见水流的迹象,四周都是光秃秃的石壁,头顶倒是比较高,黑乎乎的一片,也没看见有个洞来着如果找不到源头就意味着自己可能已经走到底了。

  正想着呢,因为在水中浸泡时间已经麻木的小腿突然有了一点暖丝丝的感觉,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像是有人在轻轻抚摸着,很是舒服,当他的神经开始恢复的时候,才觉察到了那一点异样那并不是谁的抚摸,而是来自水流!

  弯下身子,用手试了一把,果然,这儿的水温要比外面高上几度,而且还汩汩的往上涌着,查文斌仔细的观看脚下水纹的变动,有一些杂质正向上翻涌着第一时间他就反应过来了,这儿是一个地下喷泉!而且还是温泉性质的,只是因为这儿常年照不到不到光线,室内温度太低,所以这点热量还未走到边缘就已经冷却,不到这中间来是绝感受不到的。

  “伙计,能不能带我去外围走走”查文斌贴在三足蟾的脑袋上轻轻的说道。

  身子一动,三足蟾便载着查文斌向对面游去,脚下水温的变化证实了他的猜测,等到达边缘的时候,又是那种刺骨的冷,三足蟾载着他绕着这个面积在两个足球场那么大小的湖泊走了一圈,没等查文斌的吩咐,再次回到了湖的中心。

  这一圈下来,让查文斌对这里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以现在他站着的位置为中心,下面有一个温水喷泉正不断得向上喷出水流,水流随之向四周扩散,为整个湖提供了水源湖接近一个比较规则圆形,看样子是天然形成,分别有五道动物白骨堆起的白线向中间延生,却各自在离着中心五米远的位置退下来。

  查文斌最聪明的地方是在于他的头脑图像处理能力,只是闭了下眼睛,整个湖的平面图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缓缓,他从八卦袋里掏出了一个东西,看着它久久不愿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