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八十七章 钥匙

  三足蟾舌头卷着那杖子朝着青铜门使劲一扔“咚”的一声,掉到了地上,然后挪着身子重新看着查文斌。

  查文斌看着它这莫名其妙的举动,只好走过去,拾起那跟杖子说道:“伙计,你这是要干嘛?发脾气了?”转身就打算回去,可那三足蟾身子一挪,挡住了查文斌的去路。

  “合着你还不愿意让我走了是吧,可是你也看见了,没办法,被堵着了艾这门几千斤重,怎么弄得开”查文斌看着跟前这个大家伙耐心的解释道。

  三足蟾自顾自得走到那青铜门前,用舌头朝着那门上“咚咚咚”的连敲了三下,然后再次退到他的身边,对他看着,“咕呱”叫了一声。

  虽然查文斌听不懂这蛤蟆到底在说什么,但是这一路走来,他明白眼前这个家伙绝对是通人性的,而且还十分聪明,对于它的这种反常举动,一定是想表达什么意思。

  还在思考着的时候,那蛤蟆舌头一卷,查文斌手中的杖子再次被它拿了去,又重新的扔向了那青铜大门,查文斌不得不再次跑了过去还未等他捡起杖子,“咚咚咚”,又是连续三下,那大舌头再次砸到了大门,而这一次查文斌发现,这三足蟾前后两次用舌头点的位置居然是同一个!

  三足蟾的舌头上具有黏液,查文斌很轻易的就找到了那三个点,青铜门上有三处地方湿漉漉的,用手一摸,那股清凉的感觉立马传来而这三个点恰好成了一个“品”字形,更让查文斌意外的,每个点上都有一个特殊的符号,这些符号他见过,正和手中这杖子顶端雕刻的一样,分别是鱼鸟和箭。

  查文斌看着手中的杖子和那青铜门上的雕刻,门上的三个符号都被影藏在了鬼篆之中,要说一眼就能看出来还真不容易,难不成这门和手中的杖子有关?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查文斌先从左下角的那只鸟开始。

  这是一只象形鸟,从雕刻的手法来看,虽然不是那么栩栩如生,但也能有尾巴有翅膀要是它真有什么特别的,就是和附近的青铜颜色略有不同,比较偏黄,但是夹杂在这么巨大一堵门上,若不是被这三足蟾特意的给点了出来,还真发现不了。

  查文斌用手轻轻摸过,并没有什么很特别的感觉,这只是一只巴掌大小的青铜鸟,越是这种时刻他知道越是不能浮躁,索性闭上眼睛去感受。

  这只鸟的雕刻似乎刻意用了一个圆形,整个身子恰好处在一个比较规则的圆中,放下手掌,查文斌恰好捏住了那杖子,心头一动,对了这个圆的大小似乎和手中这杖子的粗细是一致的再次联想到那三足蟾几次三番的动作,把杖子都丢向了青铜门,他的心中多了一个词汇:钥匙!

  “如果这杖子真是钥匙,那总得有钥匙孔啊”查文斌对着三足蟾自言自语道,可那老兄除了在那鼓着自己的肚子,就冲着那青铜门盯着。

  查文斌心想,难道说这门真的有钥匙孔,只是自己看不见?这杖子的头部分别也刻着鱼鸟和箭头,管他了,我就当做没有钥匙孔试试。

  查文斌索性拿起那杖子,准备就往那门上的鸟戳去,想想不对经,又转动了手上的杖子,使得那只鸟朝上,对着青铜门上就杵了过去,要说这有的事情真的就那么出人意料青铜门看似坚不可摧,可查文斌却觉得此刻手中的杖子根本是戳在了豆腐上,当他发现手中的杖子已经半截都没入了青铜门的时候,“咔嚓”一声传来。

  在这古老的地下世界千百年来,青铜门终于发出了第一声,宣告着有人触动了它的内心深处,机械而沉闷的这一声也让查文斌惊愕在了当场明明是座青铜门,怎么这杖子就轻而易举的插了进去?

  只轻轻一用力,杖子就被他拔了出来,在青铜门上留下一个黑漆漆的窟窿,两边散落着类似金箔的东西还挂在那,顺手一撕,那东西就被扯了下来。

  查文斌看着手中的这片片,上面还刻画着鸟的头部,他终于明白了,原来这只鸟不过是一个后天加工贴上去堵着这洞眼的,其实材料本身并不厚实,只是用了一层薄薄的青铜片,然后用金箔贴在外面封住了本来的洞眼刚才自己用力一戳,这层阻隔被轻而易举的的击穿,看来自己真得蒙对了。

  找大了第一个钥匙孔,那么接下来的两个都被那三足蟾已经点出,要做的不过是重复刚才的动作,查文斌很是兴奋,对于这种未知世界的探索,每个人心中那种好奇的心态都会被激发出来,他也不列外。

  回头朝着那三足蟾“嘿嘿“一笑,竖起大拇指,称赞它的聪明,转而走向右下角,这里是一条鱼查文斌用手指量了一下,果然,大小跟刚才那只鸟相差无几,也是处在一个圆中。

  这心中有了谱,办事自然就快了举起杖子,把上面那条鱼的图案朝上放着,对准目标,杵了进去,跟刚才一样,不费吹之力,“咔嚓“一声传来,这个机关也被打开了!

  查文斌退了几步,看着那青铜门,现在就就剩下那最后一个了,这个位置处在门的最顶端,看样子是两扇门链接的地方刻着一支箭头,古代人需要狩猎,所以这武器的好坏往往就决定了收获所以箭头被放在顶上,也是好理解的,谁能用武器饱肚子就能生存,谁能用武器统一部落,谁就能当首领可是这个箭头的高度足足有二米多,查文斌试着跳了几次都够不着,而脚下也每个垫着的东西,这可怎么办?

  就在他四下寻找垫脚石的时候,把目光落在了三足蟾的身上,“嘿嘿“一笑,朝着那蛤蟆走了过去,一手摸着它的鼻子,一手指着那最顶端的箭头说道:“伙计,你看,那儿实在是太高了,你看能不能委屈你,让我骑在你背上?”

  三足蟾对于他的这番对话,完全不为所动,只是站在原地查文斌摸摸自己的头,两手一摊:“既然这样,我也没办法了,只好先出去了”说完,就假装要走,想着后面一个转身,走了几步果然,后面那三足蟾见他真的走了,马上“咕呱”一声叫来,查文斌停下身子扭头一看,那蛤蟆极不情愿的挪着自己笨重的身子朝着青铜门走去,在门口把身子一低,像是在等待查文斌。

  查文斌笑嘻嘻的走过去,拍拍它的鼻尖说道:“这才是好搭档么”正准备一个翻身骑上去的时候,看着那蛤蟆背上的疙瘩,他又不敢上去了,自己可是亲眼所见尸蚕王是怎么死在这疙瘩上的又啪啪它的鼻尖说:“把脑袋低低。”

  三足蟾那对那大眼珠斜了一眼,估计是想你这人还真不客气,我好歹也是一灵兽,就这样被你骑在头上,那还有面子嘛?

  不过不情愿归不情愿,它还是配合了,看来这洞中的东西,对这只三足蟾的诱惑力真不是一般的大。

  有人骑过马,有人骑过骆驼,但这古今往来,恐怕骑着蛤蟆的人查文斌算是第一个了一个翻身,骑在了它的脑袋上,虽然有点光溜溜的,但还是比较稳三足蟾慢慢抬起自己头,它那水牛大小的身材优势立马体现了出来,查文斌已经能够得着那箭头标志了,心想就看你这最后一下了。

  带着对这门后面世界的期待,查文斌举起手中的杖子,用力的朝着最后一个点杵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