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八十五章 鬼篆

  虽然时隔千年,但此处依然能跨过时光的距离,嗅到远古时代那一场无情和残酷的杀戮,查文斌皱着眉头小心翼翼的捧起一个头骨,轻轻的拂去上面的灰尘,从牙齿的磨损程度和整齐程度来看,此人死的时候决不超过二十岁,是怎样的势力能够屠杀这样一群年轻人?

  “咦,这是什么?”这头骨之上有一个小小黑点,一开始查文斌只是以为是块污渍,几次擦拭过后还依然存在,并且微微向外凸出。

  查文斌对着那头骨说了一句:“对不住了!”然后,突然手指发力,猛的一扯,嚯,还真的不是什么污渍,而是一根细长的黑漆漆的金属物。

  取出腰间的水壶,细细的把那东西给冲洗了一遍,等那些因为凝固而变成黑色的物质都清除后,一根长约七公分的青铜钉显现了出来查文斌仔细的观察了一番,心头大惊,这东西可不是普通的钉子,因为在它身上刻满了花纹,而这种花纹不是普通的装饰,而是一种查文斌认得的文字:鬼篆!

  这鬼篆是什么,查文斌再也清楚不过,他是道家文字中最难读懂的一种种文字也被他们称为“雷篆”,据说当人被雷劈死之后,被雷电击死者身上或附近物体上会出现一种图文,这种图文就被叫做“雷篆。”

  道教认为雷霆有神司,主宰生杀赏罚之权是一种神权的体现,蕴含着天地神雷的力量,能够有无上力量,因为这些文字非常难以读懂,所以又叫做“鬼篆。”

  道家典籍中有记载:“世间不忠不孝,负命造业,恶贯满盈,而阳法所不及者,三官鼓笔,社令奏□,付五雷斩勘之,司以击之;或前世为恶,罪该雷诛,仍罚为六畜,以为报偿;或宫观寺院公宇,有妖孽凭附其处,或树木器皿,其下有毒虫隐形;或淫亵秽渎,以致震击其处,必有天书以彰其咎或现于锅底,或书于屋壁,或书于其形体,皆非后世市里字形,实乃天书云篆,或与籀文蝌蚪鸟迹古文相近※曰鬼书,杂体细昧,非人所能解也。”

  端详着手中这根青铜钉,无论是做工还是材质,都属于上乘,尤其是在这么细小的一件青铜器物上还要刻画出如此繁琐的鬼篆,其难度可想而知而偏偏这枚青铜钉还被钉入了一个看似已经被处死的人,这是何故?

  查文斌放下这个头颅,接着又去旁边寻找□起第二个头盖骨的时候,同样发现了一个黑点,拔出来一看,跟前面一个一模一样,这人的脑袋里也钉着一枚钉子。

  他把这两根钉子放到一块对比,无论是从材质大小还是刻画的鬼篆,都如出一辙,根本就像是批量生产出来的要知道青铜器基本都是各具一格,很少出现雷同,因为在用泥土做模具的古代,别说浇筑出这么精巧的东西,就要做两个一样的模具都是很难办到。

  除去这两具遗含又接二连三的发现了另外的四枚青铜钉,都是从人的头顶正中钉下去人死之后干嘛还要补上这一手?查文斌百思不得其解一个很意外的动作,让他有了眉目。

  查文斌拿着其中一根钉子,在自己的脑袋上比划着,联想当时被砸进去的场景,突然心头一闪,他想到了一个东西,脱口而出:“灭魂钉!”

  他的脑海中又出现了这样一幕:不知道因为事情,一群人在这条很长的通道里往外奔跑着,后面跟着一群手拿武器的人在追杀着,因为体力的关系,终于在这个地方倒了下来后面的杀人者挥舞着手中的利器,把他们一一砍翻在地。

  然后在人马上要断气,还没断气的时候,用这种刻着鬼篆的青铜钉从头颅正中砸了进去,让这些人死后魂飞魄散,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成了一堆堆的白骨些人是有多大的罪恶,才会被这样惩罚查文斌心想怪不得在这样的屠杀场地都嗅不到一丝戾气,原来是根本就让人打散了魂魄,想做个鬼都做不成。

  正想着呢,那原本一直安静着的三足蟾“咕呱”一声叫来,把查文斌从远古时代拉到了现在,耳朵微微一抖,大声喝道:“出来吧!”

  果然,在他身后的拐弯处一个白色的人影若隐若现地飘了出来,离着有二十来米,查文斌一看,一个亡魂而已!

  在这种地方出现一个亡魂,虽然不在意料之中,可也不是很奇怪,只是他竟然出现在自己的身后,查文斌这才想起刚才进来的时候推倒的那堵石墙前面就有一具遗含难道这是那个人?刚才自己真的是大意了,竟然都没发现还有这个东西的存在,查文斌看了一眼那蛤蟋说道:“伙计,你刚才是没发现,还是根本不在乎它?”

  三足蟾根本对他这句话不敢兴趣,眼睛看着前方再无动作查文斌笑了笑,左手一翻,手中已经多了一枚大蝇现在可不是装好人的时候,尤其是在这么个说不清道不明的地方,还是秉承着他们天正道一贯的作风:先下手为强!

  右手的七星烬准备出鞘,那白色人影随即身子慢慢变矮,查文斌仔细一看,那亡魂居然给他跪下了!这是干什么,难道是怕自己了,那它也没必要一路跟着艾难不成是因为刚才替它收拾了一下骨含现在跟自己感恩来了?

  只是那团白色影子很模糊,查文斌并不是看得很清楚,于是就朝着后面走了几步,想离它近些,好弄个明白可那亡魂见他走近,反而起身向后退去,在不远处又给他跪下了。

  查文斌心想,你这亡魂倒是怪了,既然是来感恩的,为何一定要跟我保持距离,要真是那样,我还可以送你一程,让你早点超生呢,他又试着往前走了两步,那影子果然又立马起身,往后退去真是奇了怪了,难道它怕我?查文斌索性放下大印和宝剑,再次走了一步,那影子还是往后退。

  查文斌看了看自己,这幅邋遢破败的样子难不成也能让这亡魂尊敬成这样?因为阴阳两隔,这人跟鬼之间直接沟通其实是无法实现的,所以很多人都是反映在睡梦中才会有死去的亲人或者朋友来托梦,其实道士也一样查文斌对眼前这个模糊的亡魂多了一点兴趣,索性掏出一根香来,点燃之后就地插在自己跟前,还不忘跟那三足蟾打了个招呼:“伙计,我找前面那个人谈谈,一炷香的时间就回,你帮我看着点”说完,也不管那蛤蟆听不听得明白,眼睛一闭,立刻入了定。

  当查文斌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身前的那个人已经看得十分清楚了,看他那涅,是个中年男子,衣衫跟自己比还要破烂不堪,身上邋里邋遢,披着乱七八糟的头发跪在自己跟前。

  查文斌说道:“你起来说话吧?”

  那亡魂像是能听明白,微微抬起头看了一眼查文斌,立马又低了下去。

  见还是没效,查文斌故意把声音降低了八度,做了一个起身的手势,带着凶狠的语气再次说道:“我让你起来说话!”

  这一下果然奏效,那亡魂见他发了脾气,终于慢慢起身,站立着身子哆哆嗦嗦,一幅奴才的样子。

  “见着我为什么躲着?”

  没反应好吧,既然你能出来,我就有办法让你开口,右手从破兜里一掏,六枚灭魂钉出现了在手中,作势就要扔过去。

  “@#!@”终于开口了,但是让查文斌始料不及的是那亡魂在地上一个劲的朝着他磕头起来,嘴里念着的全是叽里咕噜的,半点都听不懂的话。

  “你到底要干什么?我又不是你的救命恩人,要不然我送你一程,让你早点进入轮回?”查文斌已经没耐心再跟它耗下去了,摇摇头说道。

  就在他准备回去准备做个小法事的时候,那亡魂伸出双手,朝着查文斌指着,接着再次做了顶礼膜拜状,查文斌心想你真把我当神仙了?咦,不对,这亡魂指的方向并不是刚好对着自己,而是自己的旁边,他转过身去一看,是自己地上那堆包袱!

  我的包袱有什么好让你拜的,恩,包袱!包袱里有什么特别的,对了,里面有一根棍子,查文斌想起来了,在三足蟾旁边看见的那个金色棍子正被他放在包袱里!难道说这亡魂一直在忌惮的并不是自己而是那根棍子?他决定拿出那根棍子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