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八十四章 洞穴

  这是一根杖子,长短也不过就五十公分,拿在手中还有点沉∑ ≥从表面上看,金灿灿的,上面刻画着一些图案,这些图案一下子就让他想起了古井井壁上的那些线条∪子明显一头比较大,在顶端那部分刻着一组奇怪的符号:鱼箭和鸟。

  看着手中这东西,查文斌放到嘴里轻轻的咬了一下,留下一个细微的牙蝇这是金的!这地方怎么会出现一根金杖子?

  嘿,这家伙倒好,着杖子看着那只蛤蟆说道:“伙计你知道这是干嘛的?”

  那蛤蟆大嘴一张,巨大的舌头往外一甩,瞬间就刮走了查文斌手上的杖子文斌看着自己两手空空,在看那蛤蟋它就跟一点事都没发生一样。

  准备问它呢,那巨大的舌头又往外一吐,接着那杖子就飞到了查文斌怀里,连咚好几把才接住查文斌端详着这宝贝玩意,不禁乐了起来,笑道:“这是你的东西?”

  那蛤蟆不再理睬它,反而朝着他身后的洞穴跳了一步,又慢腾腾的挪过自己肥硕的身子,冲着查文斌“咕呱”一声。

  “你的意思是让我进去?”查文斌指着前面的那个黑乎乎的洞穴问道。

  三足蟾继续保持沉默,查文斌只好收拾了一下地上的行礼,又给射灯换了一组电池,拿出一块已经湿透了玉米饼子啃了一口,还不忘对蛤蟆说道:“你要不也来一口?”,三足蟾可对这种低档食物完全没兴趣,连搭理都不带,索性转过身子去了。

  再次看了一眼那个水潭入口,查文斌心想:也罢,反正自己现在连在哪都不知道,万一从这里出去又遇到个蕲蛇或是修蛇,不是刚好做了它们的点心,倒不如朝着这洞里走走看,要是身边这只三足蟾,不管它是不是真的能通人性,至少从目前看来,这个大家伙对自己还没有什么恶意,不然以它的能耐连尸蚕王都能毒死,要弄他还不是小菜一碟得,就从这里进,真要不行,再退回来试试。

  “伙计,咱走着!”查文斌背着八卦袋,右手拿着七星剑,腰上还别着自己那大蝇头顶上射灯,就朝着那黑漆漆的洞里走去那三足蟾,他走一步,自己就在后面跟着一步,始终保持着一米左右的距离,一人一蛤蟆就这样在一个完全未知的世界一前一后,倒也真是一个奇观。

  不过查文斌也知道,在他们道家传说里,有三足蟾在的地方多半是有什么宝物的,因为这家伙还有个更加吉利的象征,那就是钱财,也有人说这是因为它嘴边那串铜钱花纹,总之这东西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给它什么恶意的评价。

  再一个,它背上那串疙瘩,别人看着是挺恶心的,但在查文斌看来可是再也熟悉不过了,因为那七个疙瘩完全是按照北斗七星的位置排列,可以说这东西跟道家自从一出生就是能扯上点关系的就这样,一个衣衫褴褛的道士后面跟着一头牛大小的三只脚蛤蟆暂时组成了一个小队,若是论战斗力,这两货可都还真不差劲,所以查文斌虽然不知前方如何,但在心中还是有把握能全身而退。

  这个山洞,刚走进去那阵子像是天然形成的,有几段十分窄鞋甚至需要他低着头才能通过,这个苦了后面那蛤蟋肥嘟嘟的身子几次都差点卡着了,好在它也挺聪明,知道吐气,把肚子给缩扁一点,才勉强通过查文斌一边赞叹它的智商,一边笑道:“活计,你的皮也真够厚的,这都擦不痛。”

  要说那三足蟾通人性还真不假,它好像知道查文斌在嘲笑它,每次被笑过后,就吐出舌头甩向查文斌的脖子,虽然不痛,但是被偷袭还黏糊糊的也不会让他感觉很舒服,这也越发让他觉得这路走得一点都不无趣,反而比之前在外面更加轻松了。

  终于在他们走了一个时辰之后,查文斌见到了第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死人在他的前方不远处,地上散落着几跟零碎的骨头,有不少都已经腐烂干净,剩下的部分比如头盖骨和盆骨和大腿骨还能辨认出,这是一个“人”,而不是其它动物。

  查文斌试着用剑扒拉了一下四周,也并没有发现任何能证明这个人身份或者年代的东西,除了这几根骨头,就没有其它了。

  简单的把这些骨头归拢,又撬了些石壁上的苔藓给盖上,准备继续赶路向前走了几步,但他心里又觉得不是个滋味,转过身来从乾坤袋里掏出一根香,用火折子点了,插在那堆骨头前面,这才转身离去。

  三足蟾可不管这些,见查文斌赶路,立即挪着步子,这会儿空间够了,它总算是能用跳跃的方式了,一蹬腿,就能射出去好五米远,好几次都冲到查文斌前面了查文斌看着这只大蛤蟆笑道:“我不跟你比赛,慢点”留下那支香的火苗在那慢慢燃烧,等到查文斌转过一个弯,那支香“啪”的倒地,一缕青烟过后,立马就熄灭了,只是这一幕是查文斌所没看见的。

  也不知转了多少弯,也不知过了多少坎,前面一堆乱石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查文斌两手一摊说道:“伙计,前面没路了,我们过不起了,还是回头吧。”

  说着就调转身子,准备回去,不想那三足蟾猛的甩出舌头,刚好就砸中了查文斌的额头,这下出手还真有点重,都觉得有点痛查文斌刚想发作,那蛤蟆“咕呱”一声叫,挪着自己的身子向前走了几步,接着甩出舌头卷起一块碎石向后抛去,查文斌正看它想干嘛呢,那蛤蟆竟然用自己的前爪在那使劲的刨石堆,然后停下来看看查文斌,又接着刨。

  查文斌这算是明白它的意思了,感情你是想让我把这堆石头搬开,说道:“伙计,你确定这后面还有路?”

  三足蟾“咕呱“一声叫,又接着开始干活。

  好吧,干就干,反正都进来了,总得相信你,于是撸起袖子,走了过去,拍拍那蛤蟆的鼻尖,笑道:“这活还是我来干,你到后面等着。”

  本以为有好多乱石,查文斌刚从顶上搬了没几块,就豁然发现这后面真的还别有洞天,已经露出往里的通道来,查文斌索性用手使劲一堆,“哗啦啦”一声传来,那堵石头瞬间坍塌,感情这堵石墙真的那么弱不禁风,这倒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没用半小时,就已经被他清理出一条能够让他和三足蟾继续前进的道路。

  随着他们继续往前,渐渐的,这个洞穴的空间开始慢慢变大了起来,查文斌几次停下仔细检查周边的岩石,得出一个结论,这里很有可能有人曾经活动过因为他发现,虽然年代已经久远,但是一些人为开凿留下的痕迹还是依稀可辨。

  顺着这条道,一直往里走,又接连发现了几具尸骨,其中有一具保存的还比较完好,干道士这一行也有几年,这种东西见到得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查文斌看得出这些人都是男性,而且都处于青壮年,怎么就死在了这里呢?他们究竟是从里面出来的路上死的,还是从外面进去的路上死的?

  蹲下来,就着射灯的光,查文斌仔细检查了那具比较完好的尸骨,发现这人的颈椎有着明显的断痕,从痕枷来看,很像是被利器所斩杀,也就是被砍了脑袋。

  这一发现,让他觉得这些人很有可能不是死于非命而是死于杀戮,而且随着他们的深入,这种尸骨越来越多,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频繁,越接近里面就是扎堆的出现地上的颜色也逐渐出现了黑色,用刀尖细细刮了一点下来,放在鼻子前闻了闻,确定了这些都是血迹。

  看着四周石壁之上的斑驳和脚下的大片的黑色,查文斌可以在脑海中还原出那个杀戮的场景,从这些人的身边没有发现任何器物可以推断出这群人当时是手无寸铁,后面被人追杀,一直杀到了他之前刚进来发现第一具尸体的地方,那极有可能是最后一个被杀的人,除非有人从这个人间地狱逃了出去,那么这个洞穴深处究竟埋葬了怎样的秘密才能让他们如此狠下杀人?对于这个失落的世界,查文斌不仅仅是怀着当初到来的目的,而是陷入了更多的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