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八十三章 梦醒未知

  浑身上下就跟散了架似的,使不上一点力气│”m │好不容易贴着周围勉强坐了起来,想动动手脚,却觉得十分酸痛,伸手不见五指,眼前一片漆黑。

  自己的左手还拿着七星剑,右手拿着绞,双手都已经发麻,“这是在哪里?”查文斌自言自语道。

  使劲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做了几次深呼吸,发现自己除了肌肉疲劳带来的酸痛,身体的各个零部件都还在,用手搓了几把脸,他开始回忆起之前的事情。

  查文斌依稀记得从瀑布高处和那巨猿扭打在了一起,混乱中一同跌下山崖,但那猿猴死死抓着他的肩膀,就在落水前,自己抽出七星剑好像扎到了那猿猴,接着便“轰隆”一声一同跌进了水中。

  巨大的冲击力让他一下子便沉到了水底,只觉得无限的压力向他涌来,身体被水面所带来的撞击让他浑身无力,他只记得好像在闭上眼睛之前在水中看见了什么,但是始终想不起来。

  身子还是很虚弱,查文斌索性不再去想,闭上眼睛又睡了一会儿。

  睡梦中,查文斌梦到了从舅舅那要来的小黑狗黑子,黑子见到他很是亲热,一个劲的扑到他的怀里打滚也许是好久没见到这个伙伴了,便低下身子抱着它的脑袋,这让黑子更是兴奋,不停的用舌头舔着的脸,查文斌一个劲的笑骂道:“黑子,痒,别舔了,痒。”

  可黑子可不管这些,照旧在那舔着,查文斌觉得自己的脸上湿漉漉的,这种感觉是那么地真实,根本就不像是一场梦。

  猛地一下,他被这种感觉惊醒了,脸上一阵湿滑过后,一种痒痒的感觉传来,还未来得及等他用手触摸到自己的脸庞,眼前一对铜铃大小般的眼睛正看着他,两团幽绿在黑暗中显得那么明亮,接着右边的脸颊又被舔了一下,不仅没有黑子的舌头那样粗糙,反而更加滑嫩。

  “什么东西!”查文斌大叫一声。

  那团绿色,听到叫声也吃了一惊,当即往后一闪,退了几步,又在那静止不动了,只是绿色的眼睛忽闪忽闪的,挺像萤火虫,不过可比萤火虫大了多了。

  查文斌赶紧摸了一下胸口,两手胡乱的一抓,还好,乾坤袋还在一边哆哆嗦嗦摸着包,一边紧张的看着眼前那对眼睛,生怕有突发情况,片刻,终于摸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一根火折子。

  这玩意,是他自己做的,不知怎么,查文斌总是用不惯现代这些火柴或者是打火机,在他的眼里,用自然界的东西生出的火才是真正的火所以平日里便砍下小竹子,以竹节做成一段段的,然后用白薯的蔓藤浸泡在水中,一直到泡出浓来然后取出捶扁,再泡加上棉花芦苇缨子再捶扁接着就去晒干,然后把硝硫磺松香,樟脑等易燃物质和多种香料放在一起,之后折成长长的样子拧成绳,晚上放在火堆边烘烤,但是有个技巧,这烘烤到它马上要着但是又没火的时候就塞在竹筒里用的时候取出晃一晃就能着火了。

  其实他那些扔出去就着火的符纸,也是这么个道理,只是纸张的材料比较特殊以前还有人专门做这种纸,到了他这一代,这项手艺基本都已经失传了,需要他自己平时自己做■这种纸难度远比火折子要大,不然揣在兜里就立马着火了,得让纸头必须实在扔出去的一瞬间和空气产生那点摩擦力来点燃,这也算是他那门派所剩下不多的以前道家必备技能了。

  这火折子被翻了出来,查文斌拔掉前面的塞子,放到嘴边用手挡着,嘴里“呼”地吹了一口气,立马就有一小团火苗起来,红兮兮的颜色,随着时间,慢慢的就成了平时我们所见的黄色火焰。

  有了光线,心里就像是有了底,查文斌稍稍把火折子往前探了探,没等看清那对眼睛,“咕呱”一声巨响传来,把他惊得身子又往后一挪,后背恰好撞在了石壁上一块凸起的岩石,痛得自己“嘶”的一声倒吸了口凉气。

  那对绿眼睛也跟着往前挪了几步,就要贴到他的脸了举着火折子,首先引入眼帘的是一只巨大的嘴巴,上方有两个小鼻孔,查文斌抬头一看,那对眼睛正盯着他呢。

  “三足蟾?”查文斌这才看清那对眼睛的真面目,不是其他的,正是那个和他几次三番相遇还救了一命除了大害的蛤蟆三足蟾,因为它嘴边那串白色的铜钱印再也明显不过了。

  “呼”,那蛤蟆大嘴一张,一根硕大的舌头瞬间就朝着查文斌的甩来,脸上又是一湿,还黏糊糊的,他这才明白,感情这蛤蟆一直在舔着自己的脸蛋呢。

  查文斌伸手摸了一把,除了那不怎么让人好受的黏糊,别说凉悠悠的还挺舒服顺手举着火折子准备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觉得大腿挺疼的,脱下裤子,刚摸了一把,那种舒服的凉意再次传来原本还疼的发麻的大腿,竟然开始不疼了,心中立刻想到难不成是这三足蟾的唾沫还是治伤良药,这样说这只蛤蟆舔自己的脸颊岂不是一直在救自己的命?

  想到这,也顾不上什么恶心不恶心了,搓了几把脸上蛤蟆留下的唾沫星子,把瞬身上下酸痛的地方都给抹了一个遍,就当是拿来做跌打酒使了别说涂完之后,阵阵凉意传来,那叫一个舒坦,没一会儿就觉得自己的外伤全好了,心里想着灵物就是灵物,口水都有疗伤奇效。

  那只蛤蟆还蹲在自己跟前,查文斌壮着胆子伸出左手缓缓向着它那鼻尖伸去,那蛤蟆并没有躲闪,当手指触碰到的那一霎那,那对绿色大眼睛闭了起来。

  查文斌很是新奇,又试着摸了一把,三足蟾并不反抗,反而很享受的把身子微微压低,好让他摸的更到位,这完全出乎了查文斌的意料,从轻轻的扶着它的鼻梁,慢慢的扩展到了额头,他心里也越来越放松到最后便就跟平时对待黑子那样,甚至比黑子还要乖,每当他停下的时候,那蛤蟆就睁开了眼睛,抚摸的时候又闭上,两人合作的那叫一个顺溜。

  查文斌也不管三足蟾听得懂不,随口说道:“伙计,是你救了我,我得好好谢谢你啊。”

  那蛤蟆听他讲完,张着大嘴,就“咕呱”一声叫来,像是在回答他的对话一样,这也让查文斌暂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哈哈”大笑起来,一人一蛤蟋在这不知名的地方相处的其乐融融。

  过了好久,他这才想起来,得看看自己身处何方,身子也不疼痛了,举着火折子起来查看,不远处有一点反光传来,跑过去一看,原来是自己带着的射灯镜头。

  捡起射灯,使劲的用手拍了拍,“啪”的一声,一束亮光射出,想必是刚才跌入水中,把灯丝给摔断了,现在一拍,又搭上线了。

  举着射灯,查文斌这才看清了整个地方,自己的身后是一处幽深的洞穴,前方地面有一个水潭,开口不大,直径也不过就两三米。

  查文斌正打算走过,那蛤蟆猛地从身后窜来,往那水里一跳,一下子就没了踪迹,正纳闷着呢,蛤蟆再次从水里钻了出来,跳回到他身边。

  查文斌摸着跟自己差不多高的蛤蟆脑袋笑道:“伙计,你的意思是我们从那个洞里来到了这里?”

  蛤蟆“咕呱”一声,算是肯定了他的回答,查文斌“嘿嘿”一笑,看着身后那不见底的深洞,“伙计,那你知道那后面是什么地方吗?”

  说完看着那蛤蟋可是这次蛤蟆却没搭理它,只是左右抽动着脑袋,像是在思考什么查文斌看那那副涅,自言自语道:“我也真傻,你是和蛤蟋怎么能听懂我的话”说完就准备去拾起自己的包袱,打算从那水潭再次出去。

  “咕呱!咕呱!”那蛤蟆一阵大叫,查文斌转头一看,它正在对着那洞穴里面不停地叫着呢管它呢,再怎么神奇的三足蟾也不过是一只蛤蟋正拿起自己的宝剑,忽然看到绞旁边放着一根明晃晃的东西,“咦”,这是什么,查文斌弯腰捡了起来。